過動車、火車站檢票口被查和不查的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八日】三月底,去外省看婆婆。婆婆家在外省的一個小縣城,要先從我地坐動車去我省省會城市,再轉到婆婆所在省的省會城市,再坐火車到婆婆所在縣。於是在網上提前訂了動車及火車票。

因以前上班常出差,在火車站安檢時被查過,知道火車動車站檢票時要查法輪功學員。我一般不帶大法書或有大法書的手機等。出發前,我想:不管我有沒有帶大法書或其他,都不允許動車火車檢票口的相關人員來查我,查大法弟子對他們不好。於是我針對檢票口發正念,不允許檢票口的機器檢出我的身份證。臨出門時,我想:師父就在我身邊,不准許任何人查我。

到了當地動車站,我拿出身份證一刷、拉著行禮進去了。到省城轉動車,再到婆婆所在省城轉乘火車,一直到出婆婆所在地的火車站,一路也沒有人問過我。

在婆婆家呆了幾天,幾天中陪婆婆時間多加上懶散,放鬆了修煉。返程時在去火車站的路上只在心裏匆匆發了一下正念,進站時一掃身份證,「嘀」的一聲,安檢人員問「誰是某某」,我回答:我是。然後要我將身份證拿去說要檢查,我說:「怎麼你們還在幹這個事呀?」他們說:「甚麼還在幹這個事,你幹了甚麼了?」我說:「正當事呀!我一路過來都沒人查我,你們竟還在查?!」回答說:「現在有點嚴」。於是一穿警服的人叫我拿著行李跟他去,我又跟他說我來時都沒人查,他說:「我這是工作」,叫我將箱子和提包打開,只象徵性的看了一下叫我走,我對他說:「我也知道這是你的工作,但電視裏說的不一定是真的。」

通過這次來去經過檢票口的不同的經歷,真的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起作用的。

就在我準備寫出此經歷的那天,煉功時一個念頭打入我腦中:邪黨公安通過大法弟子的身份證數據來迫害,但我們是修正法的,不能承認邪黨所做的。我們進站時發正念是不是被動的承認了它們的標記而發的正念呢?我們應該將它們在我們身份證上所做的標記都給清除掉,這才是主動出擊。建議大法弟子都發正念清除邪黨警察通過身份證對大法弟子的追蹤。

近感期悟,如有不正,請同修慈悲指正。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