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否定迫害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在一個炎炎的夏日裏,我去公園講真相救人。這裏風景優美,環境幽雅,溫度適宜,讓人流連忘返。我在林蔭小路上,一邊散步,一邊向過往的遊人講真相、勸三退、發資料,告訴有緣人躲過大瘟疫的秘訣。

一個多小時之後,我帶的資料發完了,正要準備騎上電動車回家,卻迎面碰上了兩個警察。這可怎麼辦?沒有別的路可走,再說,看見警察就跑,也不對勁呀;我做的是好事,是救人的事,又沒犯法,跑甚麼呀?我把心一橫,一扭車把,騎著電動車就過去了。心想:各走一邊,你們走你們的,我走我的,心裏穩穩當當的,沒有一絲怕意,只把他們當作遊玩的人。

「站住,你幹甚麼的?」他們伸手攔住了我的去路。我腦子一片空白,還沒等反應過來呢,其中的一個警察就把我放在車筐裏的包搶去了。他們翻包時,發現裏面有大法的護身符,就大聲喊叫著:「你是法輪功學員,你別走了。」隨即,一個警察看著我,另一個去旁邊打電話叫人。

我大聲的質問看著我的警察:「憑甚麼拿我的包呀?你們是在搶劫!煉法輪功的人多了,我們也沒犯法,你們看見就抓,土匪一樣了。」我準備騎車衝過去,他一下把我的車鑰匙拔下來,搶走了。我心裏這個急呀。

這時圍上來許多看熱鬧的遊人,他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著。我心裏好難過呀,事已至此,我顧不上別的了,再難也得把人救啊!於是,我振作起來,面向人群大聲的開始講真相。

人群中有個人說:「國家不讓煉,就別煉了唄,何必自己找苦吃?」我說:「我是法輪功的最大受益者,我年輕時得了絕症,醫院都治不好了,修煉了法輪功,我的病好了,要不然,我哪能還站在這裏和你們說話啊,早不在人世了。我修煉二十多年了,也沒得過病,身體一直很好。」身邊的警察說:你二十多年沒得病,你要省多少醫藥費啊?我說:「省錢是小事,關鍵是我不遭罪了啊!」警察不屑說:「不信。」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警車來了。從車上下來幾個警察,連同原來那兩個警察一起拽我,要把我拽上警車,我一直不配合,並大聲對他們說:我沒犯法,大法師父一直告訴我們按真、善、忍的原則,做個好人。他們不放手,要強行的把我拖上車。

我嚴厲的對他們說:「你們這是綁架,是非法的,我會依法控告你們的。」但是我忘了發正念了,當時感覺他們就像幾個木偶一樣,機械的幹著惡事。我一個老太太怎麼抵得過他們的強拉硬拽,他們把我強行拽上車,拉著警笛,橫行在充滿人群的大路上。

他們在車上哈哈大笑,而我的心在滴血。我哭了,我有些絕望了。突然有一念在我腦海閃過,我要喊:「法輪大法好。」我右手握緊拳頭,大聲的喊起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大法師父清白。」他們聽我這麼喊,都慌了,趕緊把警笛關掉了,對我說:「大姨,別喊了,別喊了。」我沒有聽他們的,還是大聲喊:「警察執法犯法,幹壞事。」我喊了一路。

到了派出所,他們把我扔在一個沒有陽光的小黑屋裏後,就都走了。我一個人坐在那裏,心情非常低落,也非常悲苦,不知如何是好。這時《洪吟》裏的一首詩浮現在我的腦海裏:「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然後,我趕緊向內找,其實都是自己懈怠了,人心太多,讓邪惡因素鑽了空子,找出所有人心與缺點和不足,發正念解體它們。師父的法又一次點悟我:「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我的心裏一下輕鬆了很多,我在心裏對師父說:「謝謝師父!我知道怎麼做了。」

折騰了一天,到了晚上十點多,我又累又餓,就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睡夢中,隱約的看見我已故的母親,她在悲慘的哭叫,周圍一片黑暗。我猛然驚醒,心想:「是我沒做好,使得我的世界的眾生受苦。」我心裏很難受,忍不住又落淚了,我想:「慈悲的師父為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承受的太多了,以後我一定修好自己,多救人,唯願師尊笑。」

這時我睡意全無,我坐在屋裏唯一的一把破椅子上,開始發正念。我不斷的念著正法口訣,堅定的除惡。在定中,我看到,奇形怪狀的各類邪惡生命都被我銷毀了,呈現在眼前的就是一條河,我光著腳從河對岸走過來了,清清的河水,還沒沒過腳面。

我繼續發著正念,邪惡因素又變換了新的伎倆:空間場又出現了一個正在製作水泥棺材的場景,一群醜惡的生命正在忙著製作中。我見狀,趕緊說:炸它,我們都好好的,讓邪惡死去吧。

這個也銷毀了之後,空間場又出現一頭瞎了一隻眼的驢,拉著一輛破車。我使用功能,連驢帶車被我一把火給燃盡了。

空間場又出現:一件衣服,衣服上的扣子正在扣上。想把我扣在這裏沒門兒,我拿起一把剪子,把扣子剪掉了。

空間場又出現了:兩朵盛開的黃色牡丹花,非常好看。我知道邪惡沒有了,我鬆了一口氣。一看錶,已是早上七點多鐘了,我在那張破椅子上一動不動的坐了將近八個小時。

我本以為可以回家了,他們卻給了我一張拘留十五天的非法拘留通知書,讓我簽字,我拒絕簽字。我拿起來想要撕毀,突然看見那上面有一行字,說我違反了所謂的「甚麼治安條例」,我指著這一行字,要求他們把這個條例拿出來給我看,警察說:「不給看。」我質問他:「法律是公開的,為甚麼不給看?你們是在犯法啊!」他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因為是疫情期間,他們為了所謂的防疫,要給我做核酸檢測,還要進行全身檢查。我想:「我是修煉人,不會有病,也不會有甚麼病毒,病毒不敢來的。」所以我一開始時是不配合他們做檢查的。但是,又想到要證實法,證實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啊!接下來,我就隨他們去醫院做各種各樣的檢查。檢查結果是,我這老太太的身體各個機能都很健康,一點毛病沒有。先前那個不相信我二十幾年不吃藥,沒有病的警察很震驚,在醫院說了好多次:「神奇,太神奇了。」在回派出所的路上,我再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願意接受了,也明白了。

由於在醫院體檢身體健康,他們就強行把我送去拘留所。由於怕擔責任,拘留所有個規定:就是到了拘留所後量血壓,測體溫,如果一項指標高,拘留所就不能收的。派出所的警察也折騰累了,為了儘快把我甩給拘留所,在去拘留所的路上,司機把車開的飛快。到了拘留所,馬上打開車窗戶通風,怕我體溫高。

在拘留所裏,我在心裏求師父幫助:「師父,我不能在這裏,這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還要去講真相救人啊!」只要我們在法上,正念正行,慈悲偉大的師父就會幫助弟子解除危難。

拘留所的獄醫給我量血壓的時候,我的血壓把血壓計的指針給衝破了,我的血壓都不知是多少了。血壓計壞了。他們就又換了一個血壓計,還換上了新電池,又給我量,這次是高壓220,他們不相信,就又換了新電池,從新量,這次是高壓195,還是高。

送我的一個警察說:「是不是血壓計還是壞的,給我量量看。」給他一量,血壓正常;拘留所的一個大約五十多歲的警察也量了,血壓也是正常。他們無話可說了,拘留所拒收了。就這樣,我在偉大的師父慈悲保護下,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拘留所。

在回來的路上,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也都願意聽了,也接受了,看著這幾個明白真相的警察臉上洋溢著得救的喜悅,我心裏也是很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