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病業關也是過心性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六十一歲。我沒修煉之前,身體很不好,有很多種病,頭疼、胃疼;肚子裏長了一個瘤子,後來做了手術;還得了嘴歪眼斜的病;還有產後風。學法修煉後,我的各種病很快就都好了。

最近兩年,我的身體又出現了不好的症狀,從下身里長出來一個東西,像瘤子一樣。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沒在意,也沒把它當成是病,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今年,這個症狀就更嚴重了,這個東西越來越大,走路時下邊很難受;要是騎自行車,有時就把它給磨出血了;坐著的時候也很難受,首先壓著那個東西,頂的小腹發脹。

我沒得法之前,盆腔裏長了一個瘤子,做了手術。但這次的症狀比那時還嚴重,身體不好受,心裏也難受,思想中還經常出現不好的念頭:「是不是得甚麼不好的病了?快跟孩子說一說吧,去醫院看看吧。」但是我的正念又出來了,心裏想:「我也不是常人,為甚麼要和常人說呢?」就這樣,我的事情我只跟身邊的一個同修說了幾句,同修也說沒甚麼。

可是,這個症狀時間太長了,就總有不好的念頭往出返:「師父不管我了,不要我了。」我馬上認識到,這個念頭不對。師父不會不管我,也不會不要我。雖然我有沒做好的地方,也還有很多執著沒有修掉,但是我一定要努力的修好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我又找出了不應該有的心:顯示心、瞧不起別人的心、怨恨心、委屈心、還有怕心、高興心。身體好一點,我就高興了;嚴重了,我又害怕了,就這樣魔我這顆心。

有時又反映出:快找同修幫你發正念吧!你自己不行。我心想這個念頭也不對,我不能依賴別人,不能給同修找麻煩。我是有師父管的,怕甚麼。就這樣,這個不好的念頭又沒了。在這個過程中,我的正念強了,它就不行了;我要是沒有正念,它就強了,這些不好的念頭就想擊垮我的正念。我時時提醒自己:主意識一定要強。我心想,不要把這個魔難看的太大,我就把它當成是假相。

但是心還是放不下,心裏總是想這件事情,不想都不行。那個地方時時刻刻的難受,就這樣魔我這顆心。有時候,師父看我沒信心了,就鼓勵我。在夏天的時候,我的症狀又加重了,師父就讓我在家裏的菜上看見了優曇婆羅花。當時,我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怕我失去信心過不了這一關。到了秋天,妹妹求我給她家摘蘋果袋。那幾天,我身體不好的狀態又加重了,一幹活更是難受。就在這個時候,師父又讓我在蘋果袋上看到了優曇婆羅花。我心想,我走到哪裏,師父都在看護著我呢,這讓我更加相信師父、相信大法。這段時間,我的執著心也修去了不少。

有一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兩個人對我說:「給你下面做一個手術。」我說:「不打麻藥多疼啊!」說完,那兩個人就不見了,也沒看見他們給我做手術。可是神奇的事情出現了,在那以後,那個東西就沒有了。後來我想是師父把我那個不好的東西拿掉了。太感謝師父了!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還有,去年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件神奇事情。我以前淋巴結經常疼,有時大腿根疼,有時脖子上的淋巴結疼。尤其脖子上的淋巴結經常疼,我也不拿它當成是病。以前我也有過病業關,都是很快就過去了。我也不知道這個事情這麼長時間了也沒過去,都二十多年了,還是這個狀態,我自己也悟不明白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後來我一想,不管它了,反正我也沒有病,心放下了。

有一天晚上我正睡覺,一下把我驚醒了,有個聲音說我脖子上的淋巴結長的很大,是一個大包。我一下就坐起來了,我的手就對著那個大包拍了一下說:「假相。」說完,我也沒管它,我又接著睡覺,這都是在夢中發生的事情。可是從那以後,我脖子上的淋巴結再也沒有疼過,就這樣好了。又是師父在我睡覺的時候幫我把那個不好的東西拿掉了。

不管我們遇到甚麼魔難,我們都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們,同時師父也在看我們行不行。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