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闖過病業假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我是在一九九九年有緣走入大法修煉的,由於修煉不精進,長期陷在家庭魔難中。因為受邪黨打壓,我丈夫一直反對我修煉,並且長期在外面和別的女人有不正當關係,後來發展到向派出所舉報我和母親修大法,並以離婚要挾我放棄修煉,最終在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份我們辦理了離婚手續。

由於前夫前期做生意賠錢,我還要分擔一萬四千元債務,是欠我娘家的。我離開了生活近二十年的村子,母親幫我拿錢在鎮上臨時租了一間小房,算是安頓下來。

我先找了份不是太忙的工作,心想要把握好自己的修煉,可是沒過太長時間魔難也隨之而來。

早上起床,覺的下身不舒服,去了廁所,發現下身有一個像雞蛋大小的東西露了出來,當時正趕上有一同修在這,她連忙幫我發正念,我堅持做了一個小時的第二套功法,感覺輕鬆了許多。可是上班到了工作崗位,下身一直有黃色的髒水在流,半個小時就得去一次廁所,隨著時間的推移,下身的異物變的越來越大,呈不規則的黑紫色球體,最後我無法工作,就請了假回家。

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悟不好,認為是師父幫我淨化身體。後來同修提醒我悟的不對,是邪惡利用病業假相在干擾。我發出一念,就堅定的信師信法。這時同修又通知附近的同修幫助我發正念。因為下身的異物越來越大,不能正常的坐著,多數時間是站著學法和發正念。而且發展到大小便都費力,憋的難受。

我想起明慧網上一些同修的修煉故事,在闖關的時候都很堅定,通過向內找,學法修心,身體都有很大變化。我沒有動上醫院的想法,把心一放到底,就堅定的信師信法,一切都交給師父。

我知道我對前夫的情比較重,怨恨他違背良心有外遇,並以離婚的方式逼迫我放棄信仰,我雖沒有妥協,但回想起自己二十年來和他生活省吃儉用,吃苦遭罪,離婚了不但沒有任何經濟補償還要承擔債務,心裏的委屈、恨、不平衡湧上心頭,都來了,這不都是修煉人要去的心嗎?我想起了師父說:「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1]「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1]我一下子明白了必須修去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色慾心、不讓人說的心、對錢財利益執著的心,還有嚮往常人美好生活的心,種種不平衡委屈的心。

我也感到我和前夫緣份已盡,就一切順其自然,我現在可以不受家庭阻礙,安排時間做我該做的事,這也是我修煉路上的一個轉折吧,抓緊時間實修。

我加強學法和煉功,把這些人心人的情都放下,並且發正念中也加強去除這些人心。在這一階段,我睡眠很少,睡覺不能翻身,穿的是紙尿褲,鋪的是尿不濕,下身這個墜出的肉球子不圓不扁的,足有一斤重。過程中,我還生出急躁的心,想利用常人的辦法解決問題的心,細想這不是信師信法的成度不夠嗎?我悟到這些,我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弟子錯了,這是急於求成的心。

通過大量學法,煉功發正念,無條件向內找,我的心變的平和了,就想我有師父管,心性到位了身體自然會出現變化。這個肉球子開始一天天變小了,壞死的肉球子開始蔫巴了,我把壞死的部份用剪刀剪下去,它發出腥臭難聞的氣味,到了第31天,縮小的體積有雞蛋大小吧,我請師父加持徹底解體這個敗壞的物質,讓它儘快離開我的身體。我想只有堅信師父堅信法才能突破難關。

在歷經第三十三天的時候,凌晨兩點我醒來去廁所,卻發現這個身體異物消失了,心想一定是師父幫了我,非常感謝師父,心中的感激無以言表,對著師父法像跪拜磕了三個頭。當我放下了執著,身體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正如師父所說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弟子唯有精進,在這有限的修煉時間,我要踏踏實實的修煉,講清真相,救度更多的有緣人,回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