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翁:明法理 正念過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八十二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修煉二十多年了。我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在師尊的保護下,一步步前行,經歷了風風雨雨,大小關難。過程中,我對大法堅定不移。

一、以前欠的債也要還

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開過電鋸加工木材生意,後又轉入賣水產生意。我先用冷凍櫃儲存水產,做小本生意。後來生意很紅火,我就想擴大,建冷庫。因為資金有限,如果建完冷庫,就沒有進貨款了。所以,建冷庫前,我先找到已經熟悉的供貨商家,說明情況,協商是否能先進貨,然後等下次進貨時,再付上一次的貨款。能不能幫助我一下?商家同意了。

經營了一年以後,供貨商經理跟我說:「差了一萬元錢,我們有三個會計,不知道差在哪裏了,你看看你們那裏錢對不對?是否與你們有關係?」我說:「是我老伴掌握財政,這些事情我不清楚,我回家問問。」

回家後,我問老伴,老伴承認是多了一萬元錢,但是她不想拿出這筆錢,理由是供貨商又不知道這筆錢差在誰那兒了,並說:「你要想給,你把外邊欠咱們的賬要回來,再給。」見到供貨商經理後,我無奈的說:「沒差在我們這兒。」

這件事,在我的心裏留下了陰影,我感到很內疚,總琢磨:困難時,人家幫了我們大忙,可是我們現在還行這種事,不缺德嗎?但是時間長了,這件事情漸漸就淡忘了。

我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明白了「不失不得」[1]、「欠債要還」[1]、「業力的轉化」[1]等法理。修煉後,我的身體得到了淨化,心性得到了提高。身體不舒服,知道是師父給我消業,幾天就能過去。

有一次,我感覺身體沉重、失眠、吃不了東西。時好時壞,這種狀態持續了三個月,搞的我精疲力盡,三件事也無法做好。我向內找,也找不到是哪裏出了問題。在小組學法時,我和同修交流,同修提醒我:「你往回想一想,曾經做過甚麼不對的事情,把它曝光出來。」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我馬上想起了欠債這件事,怎麼辦?還吧!可是多年過去了,那個供貨單位散攤了,沒人了,怎麼辦呢?

師父說:「我得這不義之財,我得給他多少德呀?」「回去後,越想越不是滋味,乾脆去給他們送錢吧。轉念又一想,獎券也沒了,我把錢送給他們,他們不得分了嗎?乾脆我拿錢送單位去贊助。」[1]

我就想,把錢捐給大法項目救人吧。決定後,我和老伴商量。當時老伴就是不同意,我還不能強為,要根據老伴的接受能力,就一直往後拖。幾年前,我長時間腿疼,闖不過去關,很嚴重。我看到《明慧週刊》上的一篇交流文章,大意是大法弟子挪用做資料的錢,應該還上。如果不還,你還修不修了?

我向內找之後,就再和老伴商量,她同意了。連本帶利拿出了一萬五千元錢,捐給了大法項目。之後,老伴覺的拿出去的錢多,心裏承受不住,總跟我叨念。我一看,這錢的事讓老伴成了負擔,就又找到同修,又要了回來。當時自己有一念,以後有機會還得還上。腿疼的假相不長時間就消失了。後來,我自己賣廢品,攢了兩千元錢,捐給了大法項目。平時也不斷的為大法項目捐一部份錢。

今年老伴去世了。孩子們在老伴屋裏找出來一張一萬五千元錢的存摺、四千元錢現金。孩子們聚在一起說:「爸爸又不吃藥,花不著甚麼錢,給你一部份零花錢,沒了錢,我們再給你。」我說:「原來欠水產供貨單位的一萬元錢我得還。」他們說:「那個攤子早沒有了,你還給誰?」我說:「我捐給大法項目。」小女兒認同大法,能理解,他們就同意了。

最近,我管孩子們要了一萬元錢,捐給了大法項目,了卻了我的一樁心事。我認識到,修煉人就得嚴格要求自己,在法中清洗、純淨自己,不斷的提高、昇華。

二、把自己交給師父

二零二零年中國新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各家各戶不能上街,不能聚會、拜年,村口也被人把守,不准隨便串村。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這種形勢帶動,我們肩負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越是這樣,越得抓緊時間救人,和舊勢力搶人。我每天都沒有停止救人的腳步。

正月初十這天,我和同修約好去一個地方見面,我騎上電三輪就出發了。我想避開被人把守的村口,就繞路而行。騎到另一村口上大馬路時,有一個大斜坡,上到坡的半腰時,上不去了。我踩車閘,閘失靈了,車子迅速的向下滑。猛然間,車翻倒在地,一下子把我摔下來,摔在水泥路上,我被摔出去三米多遠。

我想起師父的法:「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想:「沒事。」就坐了起來。我想站起來,但站不起來。這時,旁邊有認識我的人,看見了就說:「這可夠嗆了,趕快告訴他兒子吧!」兒子、孫子、女婿開車趕來了,就要送我去醫院。我說:「你們送我回家吧!我沒事,我有師父。」他們把我抬上車,直接就拉到醫院去了。

經過檢查,我大腿胯骨骨折,需要做手術,住院治療。我堅決不同意。兒女們都勸我要住院,我說:「我是大法弟子,不需要採用常人的治療手法,我有師父管,你們要不拉我回家,今天晚上買飯就不要買我的了,我就不吃飯了。」他們看我態度堅定,沒辦法,只好把我拉回家。

回家後,我躺在床上,一動不能動,前胸後背剜心透骨的疼,大腿胯骨痛徹心扉。我忍受著極度的痛苦,心裏背著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求師父加持弟子。我讓家人拿來小播放器,聽師父的講法。一切生活起居,由家人照顧。家人看見我痛的整夜不能入睡,他們看不下去,還是勸我到醫院去治療。

兒子說:「你放著不受罪的辦法不用,非得遭這個罪,受這個苦,咱們又不是沒錢治。我看你以後癱瘓了怎麼辦?八十多歲了,胯骨摔折,在醫院治療的話,還沒幾個好了的呢。你一個藥片不吃,不醫治,會好了?」我勸他們:「你們別著急,大法師父管著我呢。大法是超常的,無所不能。我可能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多,我承受點痛苦沒事兒,把業消掉,咬咬牙就過去了。」

這件事情全村人都知道了,都在觀望。我這樣做,是人們還沒有見過的。我叫家人給同修們打電話,輪流和我一起來學法。這樣過了幾天,慢慢的,我一天比一天好,在師父的保護下,同修們的鼓勵下,家人的照顧下,二十天,我能下地了。

在這二十天裏,師父給我清理了三次內臟的瘀血,我吐了很多黑血。四十天後,前胸後背不痛了,吃飯喝水也正常了,我也能靠著床煉功了。我堅持學法、發正念,漸漸的,越來越好。同修們每來一次,都看到我有一個變化。

到七十多天時,我帶著拐杖,騎上電三輪,又去貼真相不乾膠救人去了。大街上見到我的人都說大法真神奇,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家人和親友,都從內心信服了大法,為眾生得救奠定了基礎。現在,我的身體基本正常。

從此,我要更加堅定的信師信法,在修煉的路上精進實修,完成大法賦予我的使命,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以報師恩。

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