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保護我過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年弟子,修煉前患有頸椎病、膽結石、貧血、婦科病等多種疾病,修煉後這些疾病不藥而癒,全都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我曾多次被中共邪黨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勞教所、洗腦班迫害。在師父的保護下,我過了一關又一難。下面我談一下最近一次被迫害的經歷和體悟。

二零一九年六月,我在超市購物,被國保警察跟蹤,我使用了一張真相幣,被國保警察綁架,後被劫持到看守所關押迫害。在看守所,警察三番兩次對我非法提審、逼供。警察揚言:只要我講出真相幣的來源,甚麼都好說。真相幣是救人的,用真相幣沒有錯!借「提審」之機,我不斷的給警察講真相,他們不聽,後來我發出一念:既然真相都不聽,就不要再對大法弟子犯罪了,除非哪天放我回家。這一念發出後他們果然不來「提審」了。

在看守所裏,我和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有次碰到一個牙醫,我給她講真相,她似信非信,突然有一天她背部疼的難忍,她問我怎麼辦?我告訴她:退出邪黨組織,然後念九字真言。她聽了也信了,不斷的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第二天她的背就不痛了。更讓人稱奇的是,當時連警察都認為她要被判刑的,但自她念了九字真言後,一個星期就被釋放回家了!

八月底,在看守所,我出現了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症狀,甚至出現昏厥,九月底被家人「取保」回家。回家前兩小時,兩個警察把我帶出去,用手銬把我銬在床上,在警察的監視下,強行給我打了針,問及打甚麼針?無人回答!回家後,我渾身難受,站不住、躺不下、說不出話、連呼吸都困難,甚至整天整夜都無法入睡,就像隨時都要斷氣似的,腦袋一片空白,沒有思想,不想動,不想吃,神志恍惚。連上廁所、開門、接電話都喘不過氣!每次出現要斷氣的險情,我都喊:「師父救我!」

這些以前從沒出現過的現象,這時我才意識到這是我被注射了不明的毒物所致(太可悲了,他們連七十二歲的老人都不放過)。我相信:我不會死,因我有師父。師父把我救起,還在地獄中除了我的名。我也不能死,因為我還有講真相救人的使命!倘若我死了,豈不是讓給我打毒針的警察背負了命債,太可悲了!他們也是為法而來的,一旦他們明白了真相,是可以得救的。

我不斷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兩個多月後上述症狀才有所緩解。這些是假相,我不承認它!我是大法弟子,師父早就把我身體淨化了,而且把我推到了最高位,這些是舊勢力安排的,我不承認它,不承認就要做我應該做的事!我要出門去找有緣人。雖然行走艱難還是要出去。

出門在馬路人行道上行走,人行道上綠化帶的樹枝就是我的支撐物,從這棵到下一棵樹我都要休息一下,緩解喘不過氣的假相。記得有一次,一個行人看到我的狀況,出自好心,他要打110,我謝絕了,但我那時氣喘得連說話的能力都沒有,我連連搖手,這時監視跟蹤的協警跟上來對那好心人說:我們是一起的。那好心人才離開。

兩個多月後,雖然喘不來氣的假相緩解了,但我又出現了全身浮腫,甚至連眼皮都是水,腿蹲不下,腰也彎不了,走路像木偶,後來毒氣又竄到小腿上,小腿上先是發出密密麻麻的大、小水泡,水泡破了就流水,小腿開始潰爛,不斷的流血水和膿,破了結疤,疤又爛了又流膿水……腿像要斷了剜心透骨的痛!這情況一直持續至今。現在我的小腿只有少量潰爛了,我闖過來了。

二零二零年九月,我被構陷到檢察院。我請了律師,先與律師講真相、溝通,我要求他作無罪辯護,律師說沒底!我加持他、鼓勵他!我底氣十足,正念正行!律師去檢察院,我請律師帶去我給檢察官講真相勸善的信及我腿部潰爛的多張照片。我想多可憐的檢察官,他們也是為法而來的可貴生命,行了惡他們要入無生之門的。最近,檢察院已撤訴。當我謝謝律師時,律師說:真正要感謝的是李洪志師父!

是偉大的師父讓我闖過這關!師父無量慈悲,大法無邊的法力,使我在巨難中過關。沒有師父慈悲保護、救度,我早就不在人世了。無論怎樣,我都報答不了師父的洪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