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化」之後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中共搞的「轉化」,是舊勢力操控跟隨中共的壞人對大法弟子的徹底迫害,後果是使大法學員脫離大法,億萬年的等待白挨;對大法弟子寄予無限希望的天國眾生乃至無數佛、道、神在正法中失去得救的機緣;被利用參與迫害的壞人及其代表的天體被毀滅。

轉化的標誌是大法弟子在中共事先準備的「三書」、「五書」上簽署自己的名字。

何謂「三書」?反悔書、決裂書、保證書。「五書」是加上檢舉書、揭批書。簽了這些東西,不僅是自己徹底背叛師父和大法,還參與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

師父不承認甚麼「轉化」:「甚麼叫悔過?甚麼叫轉化?往哪轉哪?大家在做好人,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你想把他轉化到哪去?甚麼叫轉化?真是邪惡醜態百出。 」[1]

從去年開始,派出所、社區、司法所、單位又開始大規模上門騷擾,逼迫、哄騙大法弟子「轉化」,這是舊勢力邪惡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安排的最後表現。它們的誘餌,是對在多年、殘酷迫害中堅持修煉的大法弟子,許諾給一個正常的、不受迫害的生活。

回看現實中,那些在壓力下、暴力下被「轉化」的學員,真的過上了太平日子嗎?沒有。例如:

Z曾是一個農場大法輔導員,迫害開始就放棄了大法修煉,還換了單位。結果一次出國經歷,才讓她明白自己一直被盯著;不但出國不被允許,還動不動要表個態,戰戰兢兢活的很辛苦。不僅自身失去了修煉大法的萬古機緣,而且因為害怕,拒絕接受真相,使自己及親友面臨巨大危險。

N同修是在勞教所上大掛抻刑痛苦中答應轉化的。邪惡為了打擊她,在她簽字之後,特意對她大放邪黨的歌曲《紅梅讚》羞辱她,給她造成巨大的精神傷害。她曾說:在勞教所最痛苦的,不是吃發霉的窩頭、喝帶泥的菜湯,甚至不是坐鐵椅子、受各種酷刑,而是被迫轉化後聽邪黨的《紅梅讚》。

很多在大法中受益的生命在被各種酷刑強迫轉化後,精神極度痛苦。曾有一位同修出獄後,眼睛周圍還大片青黑,她說自己走路都在陰影裏走,覺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有的在肉體與精神雙重摧殘下甚至被逼瘋。

法輪功學員王丹曾詳細記述自己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轉化後的迫害經歷,簽字後,邪惡迫害一級一級升碼:原來是打印的「三書」簽個字;後來要自己寫「三書」;後來要念「三書」;再後來被要求不能含淚、不能痛苦,要微笑著念謗師、謗法的內容。

「一個大法學員,由於執著,在這期間一旦寫了書面保證不修大法就算他自己定下了自己的未來。如果不是發自內心的,是在強迫中造成的,從新開始走入正法中來,那麼就會加大魔難過關。」[2]

有的轉化減刑出獄後,還要到派出所定期彙報。

有的轉化判緩刑,一個月到所在住地司法所寫一次「思想彙報」,每天要用手機刷臉發給他們。有一次G手機沒電了,忘了刷臉。中共人員把電話打到她丈夫手機,要求她一定刷臉。

另一位被判緩刑的大法弟子,因為不接受社區矯正、不接受洗腦、不寫思想彙報,被撤銷緩刑裁定書,改判有期徒刑。

總之,邪惡勢力就是千方百計的阻止被「轉化」學員走回大法的路。

目前,除了各方施壓,邪惡欺騙的手法也更隱蔽了,有的簽字時怕刺激到學員,不說內容,打印件不讓看,指個地方說簽個字就行,就除名再無麻煩了;有的拿一張白紙讓你簽字;家屬代簽也行。有的錄像說能不能做好人,說個「能」就行。到了看守所,更以「簽個字回家煉唄、誰管你呀,在這不寫,你也煉不了」等等說辭為誘餌。一旦學員上當,有的照樣批捕、判刑。任何僥倖心理帶來的後果都是可怕的。

在看守所,一個堅決不寫「三書」的大法弟子被判刑半年,另一個放不下兒媳要生孩子而「轉化」的學員卻被判了兩年半。

師父明示:「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 [3]

邪惡就是要千方百計把大法弟子拽下來,而「轉化」是最明確的毀神、毀人伎倆。大法弟子對此要堅決否定和正念清除。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建議〉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