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拘留期間 正念破除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我是得法近二十五年的大法弟子,因為自己修得不紮實,二零一九年被非法拘留,這裏交流被非法拘留期間的點滴修煉體會。

一、利益之心不去 遭綁架

在輪迴轉生中,自己早已迷於紅塵,每一個細胞都浸泡在名、利、情中,有些已經習以為常,自己都感覺不出來。比如在利益方面,自我感覺放的很淡,其實與大法修煉對我們的要求相差太遠。

兩年前,我花了一萬元錢在一家農產品連鎖店辦了一個購物卡,因為有我家孫輩們喜歡吃的食物,加上又有比較多的回扣,回扣的錢用完了,當時只等著下個月把那一萬元本金取回來。

一天,我路過其中一家店鋪,進去看看情況,結果發現店裏完全不是先前的情況,物品很少,一打聽,該店因為經營不善,面臨倒閉的危險,已經有幾家連鎖店鋪關門了。而且得知,那一萬元錢也不能按時兌現現金了。因為有好些顧客半年前應該返還本金的,都沒有兌現。我一時不知所措,因為我從來沒有買過這樣的購物卡,沒有這方面的經歷,心想那就趕快多購物吧,儘量減少損失。

第二天,正是中共的一個敏感日子,早上六點半發完正念,我騎著電動車,直奔那家門店,想在店鋪開門時趕到,以便多買些雞、鴨、魚肉之類的食物。結果,我如願了,手慌腳亂的拿了不少東西,可是因為店裏東西本來就不多,所以後面來的人想買的東西很少很少了,其中一個老太太看到我筐裏買的鴨子說:我今天本來是想買鴨子的,沒想到你比我還來得早。那人表現出一副無奈的樣子,我聽了也不入心,好像與我沒有關係似的。結完賬,我騎著車往家趕,準備趕到另一家連鎖店,再搶購一些食物,心想多買些東西,這樣能減少損失。

走出店鋪不遠,見到路邊有一對八十多歲的老年夫婦,老太太坐在輪椅上,一副病態模樣,老先生為她做著按摩。見此情境,我把電動車停下來,關切的問道:老人家身體不舒服嗎?你們知道「九字真言」嗎?老先生表示沒聽清楚,估計是聽力不好,我就提高嗓門說:就是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的身體會越來越好。老先生還是表現沒有明白的樣子。這時我才想起包裏的護身符,取出護身符給老先生看。他看了以後,對我一笑,表示明白了。這樣老先生高興的拿走了護身符。

走了一段路後,看到前面有個約八、九十歲的老先生自己坐在輪椅上慢慢滑行,他胸前掛著一個中共給的「大勛章」。我想給他講真相,停下來,走到他面前,問:老先生,你老人家胸前掛了這麼一個「大勛章」啊,他很得意的說,今天是我們國家的「大喜日子」啊。因為我的心思不是真正想救人,沒有救人的慈悲心,所以直接就說:你肯定是老黨員吧。那人回答說:我們全家都是,……。我說:你們《共產黨宣言》裏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幽靈,在歐洲空中游盪。你還記得嗎?他說:在哪裏有這樣的話?我說就在《共產黨宣言》裏。我說,共產黨其實就是一個幽靈,很壞的,你回去看看吧。他說,我回去看看。

就這樣,我沒有靜下心來和他多講真相,也沒有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靈,沒有善的力量,沒有打開對方的心結。用人心救不了人,反而觸動了人的負面。利益之心促使我匆忙騎著車回家了,心裏想著趕快到另一家連鎖店購物,腦子裏裝的全是如何減少損失、如何多買一些物品。

結果這個利益之心勾來鬼上門了。第二天上午,我在自家客廳裏聽到門口外有人為的動作聲音,就小心的從門的貓眼中看到,有幾個人站在門口,正在實施甚麼,感覺來人不善,返回來把家裏東西收拾了一遍,並請師父給下個罩。當時心裏沒有怕也沒有恨,準備坦然面對。就打開了防盜門的小窗口,原來有人正在準備撬我家門鎖,就厲聲責問:你們在幹甚麼?回答說:我們是市公安局的。我又問:你們想幹甚麼?門外人說:你把門打開。當時我打算拒絕開門。來人中有人說:「你出來,我們就在外面說說就行了。」我沒有多加思考,就打開了自家入戶大門。

見我開門,他們就要往我家裏衝,我攔著,要求出示證件。可是沒有人讓我看到證件,幾個人全部衝進了我家,要搜查。我要求看「合法的搜查證」,一國保警察舉著一張紙在我面前高高的晃了一下,我要求看清楚,他們不給。就這樣,他們就開始在家中非法抄家,四處查抄,有人想取走師父的法像,我嚴厲的說,誰也別想拿走,誰拿誰負責。雖然沒被拿走,但是後來發現,師父法像被人從牆上取下來了。最後在找不到任何他們想要找的東西後,還是強行把我的電腦主機和手機拿走了。

電腦是完全按照明慧技術同修安裝設置的,非常安全。手機是我與家人通電話用的,沒有與同修聯繫的電話,沒有微信、沒有上網,也是安全的。他們要把我綁架到派出所,我說不行,我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發著正念,望著他們。來人中說你不走,我們就把你抬走。最後我被他們強行帶到派出所。

當時就是處於那麼一種狀態:沒有怕,也沒有恨,好像自己不是被迫害的對像,還無所謂的跟其中一個國保說:哎呀,你好像來過我家的。到了派出所,要做筆錄,那只能是零口供、零簽字。

下午要綁架我到市拘留所,說是非法行政拘留十天,我也沒有當成一回事,上車前,我說:我現在要喊口號了。其中一個警察說:喊吧。這樣我拉開嗓子大聲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周圍都是居民樓,連續喊了幾遍,自己感覺那聲音穿越層層空間。

上車後,我就一直講真相,車上三個警察都在認真的聽我講真相。其中一個警察說:我們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偽案,我們也知道你們都是好人,可是我們是小兵,沒辦法,我們不想迫害你們,可是要吃這碗飯啊。怎麼辦呢?

到了拘留所,真相也講得差不多了,最後我是單獨跟他們一個一個講三退的(當著三人的面講三退,他們可能會有顧慮),其中一人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另外二人退出了邪黨的團和隊,一人信誓旦旦的說,永遠不會加入共產邪黨。

進了拘留所大門,第一件事就是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一切都不配合。走進被非法關押的房間,我打算絕食、煉功,反迫害,可是他們揚言,你不吃飯,就讓全室的人都不能吃飯,你不報數,就讓全屋的人站在那裏反覆報數……這樣,別的被拘留的人就不敢接近我,有的害怕與我說話。此情此景,我改變了想法:我的使命是救人呀,這樣下去能救得了人嗎?有的一、兩天就要回家了,錯過這個機會怎麼辦?於是為了救人,我放棄了絕食,我的改變使環境也發生了變化,被關押的其他人與我說話就沒有那麼大的顧慮了。

我找著各種機會與人接觸,講真相勸三退,特別是那些很快就要回家的,我不想落下任何一個機會、任何一個人,都是師父給安排的有緣人。比如:有一個在別的監室的陳姓女孩,馬上就要回家了,警察讓她到我們房間等待一下,我馬上意識到這是個有緣人,靠近她,一講,她馬上明白真相,退出了邪黨的團和隊。

還有一個老太,年歲大身體差,隔一會兒就犯病要搶救,被拘留時間只有三天,可搶救了好幾次,我還是找機會與她接觸,在明白真相後,她退出了團和隊組織。

就在我要離開拘留所的前一天晚上,來了一個被征地上訪拘留的,晚上快十二點了才來的,我就在第二天早上找機會接近她,她爽快的退出了少先隊邪惡組織。

十天時間,房間變動兩次,人少了,就與另一間合併住,人多了,又分成兩間住。這是師父看我有救人的心,精心安排好的變動。同室有人惡意舉報我,那天主管找到我說:有人說你在這裏講法輪功,是這樣嗎?我說是的,我在這也是要講法輪功真相的。我每天的時間就是背法、發正念、講真相救人。時間過得很快。

我還主動要求找駐所監管警察,監管其實是一個虛設,沒有真正在實地監管的。在我的堅持下,拘留所不得不安排。那天來了兩個人,其中一人是心理醫生,他們被毒害很深,以為修煉法輪功的人真是像電視說的那樣,心理有問題。一見面,那個心理醫生表現出有點瞧不起我的樣子,還出題讓我做出判斷,我的回答讓他們刮目相看,馬上對我尊敬起來了。

我說:你們以為法輪功學員真的像電視說的那樣有心理障礙嗎?電視上說的那些都是中共捏造的謊言,你們知道嗎?那位醫生說:你很好,沒有任何問題。這樣我不慌不忙地跟他們從法律上講在中國修煉法輪功完全合法等真相,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第50號令》廢止了一九九九年對法輪功書籍出版的禁令;在中國修煉法輪功是徹底合法的,中共迫害法輪功完全是違法違憲的。其中那個為主的男檢察官聽得非常認真,說:你講的這些我們都不知道啊,並問:你在甚麼單位上班?我說我是某某事業單位退休的。他說:難怪,高知。

因為講真相比較順,十天時間勸退了二十人,有些沒有加入甚麼組織的也明白了真相,這時我的顯示心出來了。被非法關押到拘留所後,我也沒有找找為甚麼遭受拘留迫害。執著的東西一大堆,也沒有意識到。

師父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

我滿以為十天的時間就可以回家的,沒想到,我從拘留所被非法關押出來後,等待我的是派出所的警察,說是要把我送到市看守所去。我兒子一大早就在外面等著接我回家。發生這意想不到的情況,我當時不知發生了甚麼意外,沒有悟出是甚麼原因導致我不能回家。兒子非常無奈。只聽來人中一人說:你給區委書記法輪功資料了。我一聽,知道他們想誣陷我。在我的印象中,我沒有給過甚麼書記真相資料,這時我又回想起來了,可能是那個胸前戴著「大勛章」的人惡意舉報我了,但我當時沒有給過該人任何真相資料(後來證實,這個人以前擔任過區委邪黨書記)。但是我又非常明白,我沒事的。

被強行送到市看守所後,在進監室的走廊上,我又大聲喊著:法輪大法好!有一個警察笑著說:你喊吧,這裏有你們好多同伴呢。那好,我這一喊不就可以給其他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增強反迫害的正念嗎!我又連續喊了幾遍。我打算一切都不配合,準備絕食反迫害到底。

二、向內找 心態達到平和

當晚,我無法入睡,翻來覆去才想起師父給我們「向內找」的法寶。師父說:「在你人生中碰到的任何一件事情,你只要是走入這個修煉的集體,都不是偶然的,都是為了你提高的。」[2]

我靜下心來把在最近一段時間裏特別是在拘留所的十天時間的前前後後所言所行都認真的檢查一遍。一找大吃一驚,原來我有這麼多的人心啊:嫉妒心、怨恨心、利益之心、顯示心、爭鬥心、色慾心等等。我已不是修煉人的狀態表現,完全像是一個不修煉的常人狀態啊。人心多了,邪惡早就盯上了。

我一件一件的剖析:在多種場合,高喊「法輪大法好」沒有錯,但其中有很強的爭鬥心、還摻雜著顯示心;我講真相救人沒有錯,但三退人數一多,我又產生了顯示心。

我還經常在煉功、發正念時心不能靜,時常返出對親家母的怨恨之心,認為她是一個普通農村婦女,沒有文化,沒有正常收入,可她還時常在我面前顯示出很強勢,這是我的嫉妒心所致,同時還有瞧不起她的心,這個問題已經很長時間沒能徹底解決,雖然比以前好多了,但沒有徹底根除,有時還會反映出來。

我對那個心理醫生也表現過有點瞧不起的眼神,對她前面瞧不起我,有回擊的表現,這是報復心,修煉人只有救人的份,雖然那位心理醫生對法輪功有了一些了解,但是因為我沒有救她的慈悲心,這不是沒有達到救人的目地嗎?

這時我才想到為甚麼被人舉報了:那天那個老太太緊緊盯著我買的那只鴨子的情景,在我眼前顯得特別清晰了。我想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舉的那個副元神修煉讓房子的例子,師父說:「舉個例子,有一天單位分房子,領導講:缺房住的人都過來,擺擺條件吧,講一講個人如何需要房子。各說各的,那人不吱聲。最後領導一看就他比人家都困難,房子應該給他。別人說:不行,房子不能給他,得給我,我如何缺房子。他說:那你就拿去吧。」[1]一套房子人家很輕鬆的說出來「那你就拿去吧」。相比之下,我真是感到距離師父的要求相差太遠了。他是小道修煉,而我是創世主的親傳弟子啊。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汗顏、後悔,我怎麼就沒想起把那只鴨子讓給她呢?還是學法不入心,修煉有大漏啊。

找了一大堆執著,我決定好好改變自己,從新做起。我再一次決定放棄絕食(當然絕食反迫害沒有錯),我現在需要平和,我發自內心要每時每刻保持平和的心態。真是師父所說的那樣:「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3]。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我感覺自己像變了個人似的,心情非常平靜。那天主管警察找我談話時,我都是面帶笑容,語氣也很和善,最後她說:我看你很平和啊,怎麼昨天是那樣?我知道這是師父借她的嘴在鼓勵我,說明我做對了。我淡淡一笑,說:當時想的是:一是表明我被關押到這裏,是被迫害的;另外是表達誰也別想「轉化」我。她說,你修了這麼多年,誰能「轉化」你啊?我主動要求晚上值班,她說主要怕你值班會煉功。最後還是同意了我的要求。

其實我要求值班是因為我想趁值班時間可以好好背《轉法輪》,因為那裏白天噪音太大,晚上睡覺又是特別擁擠,側著身子睡覺,連翻身都很困難,很難靜下心來背法,這樣我可以利用晚上值班的兩個小時靜心背法了。

我也尋找各種機會給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我也能以平和的心態面對那裏的所有人,因為我心態平和了,主管對我也很好,她來查房時,我不能配合的她都不在意。我感覺到室內的人對我都是友好的,也感覺到原來對法輪功有不正確認識的人有了比較好的認識,我的行為就是要證實法輪大法好。

第五天,主管說我要找駐檢(駐所檢察官),現在駐檢來了。我說我沒有要找駐檢啊,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見了駐檢,兩個人,一開始主管駐檢說:你這次肯定出不去。我說:我沒有違法更沒有犯罪,憑甚麼?他說:就憑兩點:一、你發資料了,我說給人救命的護身符了,二、你喊口號了,我說是的,我喊法輪大法好了。就憑這兩點,至少判你三到五年。我不為所動,我說不可能的。他說這次你肯定出不去,但是你如果寫一個「悔過書」,可能會輕判。我面帶笑容平和的說: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如果你找我談這些,那就不要談了。如果你們願意了解法輪功真相,那我很願意跟你們說的。

當時我的想法是:不管前面的路多麼艱難,不管要承受多大的痛苦,我修煉大法的心決不能動搖。如果我真有這個魔難,只要是師父安排的,那我就坦然面對。師父說:「其實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難、有痛苦是在為人還業,從而有幸福的未來。那麼修煉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煉。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4]

我把與駐所檢察官談話的經過跟主管警察說了,特別強調:要我寫甚麼「悔過書」是絕對不可能的。她說:辦案警察要你寫嗎?我說:辦案警察沒有這樣說。她說,那不就行了,回家好好帶孫子吧。我知道,我闖過這一關難了。第七天,我平安回到了家裏。

隨著正法進程的往前推進,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離師父的要求還差得很遠很遠。救人的時間越來越少,現在是在和舊勢力搶人啊!師父讓我們抓緊時間救人,以兌現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承諾。我要努力修去自己的人心、執著,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走正、走穩、走好修煉中的每一步,完成歷史賦予我們的使命,不負眾生的期盼,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