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窩八年的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二十年來,有得法時的喜悅,有心性昇華後的幸福,也有邪惡迫害的八年冤獄。感謝偉大師尊的時刻保護,感謝大法給了我全新的生命意義。把我在黑窩中修煉的經歷寫出來,和同修切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一直和同修一起配合平穩的做著三件事。直到二零零六年,被邪惡跟蹤綁架,並非法判刑,在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一下子跌入了邪惡的環境,各種人心都上來了,在各種酷刑和精神壓力下違心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寫完後我就知道自己做錯了,漸漸地我痛定思痛,開始背法,慢慢的越背越清醒,我心裏想:不管我寫了甚麼,那不是我真心寫的。我的真心只屬於大法。我得爬起來,走好以後的路。

(一)盤腿

由於一開始沒做好,黑窩裏環境又惡劣,每天處於高壓之中,睡不好吃不好,渾身沒力氣,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有一次洗澡時昏死過去,被送去醫院搶救。獄警說我的臉跟死人一樣,又黑又黃。我想這是邪惡的舊勢力藉口我寫的所謂「保證」加重對我的迫害,想拖走我的人身,我絕不承認!我一邊發正念否定邪惡的迫害,一邊心中默默背法。

幾天後,獄警看我身體恢復了點,就叫我半天出工,半天休息。工廠裏有好幾個大法弟子,但不允許我們互相講話。有一個大法弟子就坐在我旁邊,她正念很強,獄警也管不了她。每次與她目光對視,她的眼中總是透露出堅毅的神情,像是在鼓勵我,給我很大的鼓舞。我發現她每天出工時都雙盤坐在凳子上。

我想:她是大法弟子,我也是大法弟子,她能做到光明正大的盤腿,我為甚麼不敢?我不能老是在心裏想想,總得邁出這第一步。於是我也開始雙盤腿,同時思想中背法、發正念。正念一強,身體的變化就很大,一天一個樣。同監室的人看我沒幾天就恢復了,還臉色這麼好看,大家都讚歎大法的神奇。

平時在監室裏,我總是善待大家,處處為她們著想,幫她們做針線活,吃了虧也不與她們計較,總是樂呵呵的。大家都看在眼裏,漸漸的她們都受我的影響,甚至我的生活方式她們也跟著學,室友之間都變的和睦。她們也都理解和認同大法,同室有十六個人,除了一個精神不正常外,其他人都會跟我念「大法好」,她們中有碰到不順心的事,心情不好了,都會找我說說,我就用大法的正理去開導她。獄警也說只要我在哪個監室,哪個監室就不會鬧事,她就放心。

有一次我在盤腿時被一個獄警發現了,她走過來很嚴肅的叫我把腿放下來,我的心一點沒有被帶動,平靜的對她說:請問我盤腿影響了誰?她無言以對。我繼續盤腿發正念。第二天,監區長把我叫去,我知道考驗來了。監區長板著臉說:監獄有規定,不能盤腿,違規者要關禁閉,你是關禁閉還是繼續盤腿?我慢慢穩住心,邊發正念,邊笑著對她說:你覺的被你們關在牢房裏和關禁閉有甚麼兩樣?她竟然也笑了,甚麼都沒說就讓我回去了。

從此以後,我繼續盤腿,獄警也睜隻眼閉隻眼不管了。後來這個監區長問我:你說共產邪黨不好,那我也是共產邪靈了?我說:你跟邪靈不一樣,你很善良,我聽別人講,你從來不迫害法輪功,善待大法弟子你會有福報的。她聽了開心的大笑起來。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對她友好就會啟發她的善念。這個監區長可能真的聽進去了,後來也沒聽說她參與迫害,沒多久還升了官。

(二)煉功

我所在的監室是老年監區,大多都是老年人,牢頭和我母親年紀差不多。這個牢頭性格古怪,很不合群,動不動就發脾氣,大家都儘量避著她。我想我在哪裏都應該是個好人,我看她年紀大了沒人照顧很可憐,就主動關心她,在生活上照顧她,她因此對我也很好。獄警叫她看管我,她處處為我打掩護,說我表現好。

因為她年紀大了,睡上鋪很麻煩,就跟獄警提出年紀大腿腳不方便要睡下鋪。監獄有規定不許法輪功學員睡上鋪。但獄警看我平時表現好,就讓我跟她換。就這樣我換到了上鋪。睡午覺時,有個聲音告訴我:床上煉功!我雙手合十淚流滿面:這都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啊,師父時刻都在保護弟子啊。

從那以後,我每天在床上煉功發正念。雖然每天睡眠時間很少,但是白天精力很好。白天一有時間就盤腿背法、發正念。身體越來越好,環境也越來越寬鬆了。

(三)親情的考驗

我的丈夫是一個老實人,平時話不多,自從我進了黑窩,基本上每次接見日他都不落下。他知道大法好,所以從來不責怪我,每次看到我沒事他才放心回去。兒子有時間也會來看我。有一次接見時,我正和兒子說話,負責轉化我的獄警當著兒子的面跟我說:你只要說一句法輪功是×教,你馬上就可以跟兒子回家。我立刻拒絕了她。兒子雖然知道大法好,但這次很不理解,他說:「媽,裏面那麼苦,你好不容易熬過了一半刑期,現在你只要說一句就可以出去了,為甚麼不說啊」?我對兒子說:「媽是大法弟子,大法是最正的,我是修真的,絕不會說這種昧良心的話。」兒子又說:「你嘴上說說,心裏又不是這麼想的,有甚麼關係啊,先出去了再說。」我說,「舉頭三尺有神明。我不能欺騙神明,我回去還得煉功。」兒子不高興的回去了。我的丈夫也心情鬱悶,天天在家喝悶酒,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家不像個家了。我聽了心裏很難過。我知道這都是考驗我對情的執著。所有的魔難都是衝我的心來的,就看我的心怎麼動,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放下一切人心,把自己全部溶入到法中,自己做正了,周圍一切也會發生變化。我相信,困難是暫時的,未來一定是美好的。

我的父母親也是一九九七年和我一起得法的,父母親年紀大,隨著我被迫害,漸漸的不精進了。父親病業關來時就去住院,住了好幾次院。後來有一次母親在電話裏哭哭啼啼的說:「你父親快不行了,時間不多了,你最好早點出來,否則可能見不到最後一面了。」我知道這是情的考驗,我絕不可以為了出去向邪惡妥協。我的心不能被帶動,我平靜而堅定的說:「媽,這都是假相,爸不會有事的。」剛剛還情緒激動的母親,一下子被我帶動也平靜下來了:「哦,你說沒事那就沒事了。」就這麼堅定的一個正念,父親後來就真的沒事了。

(四)最後的考驗

大約還有兩年刑期的時候。有一天,來了幾個幫教和610人員,那個610對我說:「你快熬出頭了,出去後就不要再煉了。」我說:「當然要煉啊,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煉?」那人當場就暴跳如雷,罵的很難聽,還說他們大熱天大老遠的跑來看我,我居然一點不領情。我知道他們是難以向上面交差因此惱羞成怒,這些人其實也很可憐,被邪惡控制著幹壞事卻不自知。

看著邪惡的表演,我一點不生氣,也一點不害怕,平靜而威嚴的看著他說:「誰叫你們來看的?我不歡迎你們。」他們幾個都愣住了,看著平時文弱的我一點都不怕他們,他們說不出話來。他們可能沒想到關了這麼多年,我一點都沒被轉化。

在剩下還有七個月的時候,邪惡人員就開始叫我寫保證,說寫了可以減刑提前回家。我當然不寫,他們就把我關進嚴管室,每天三個包夾看著我,軟硬皆施逼我寫。不寫就把我訂的食物拿走,不給我生活用品。各種辦法都試過,我就是不為所動。她們就拿我沒辦法。

監獄有一個年輕漂亮的警官,她很善良,大家都叫她美女警官。她和我兒子差不多年紀,她跟我說:「您就把我當作女兒吧,這裏不是人呆的地方,你還是早點出去回家煉吧。」我謝謝她的好意,我說我已經走錯了第一步,不可以再錯了,每一步都要走正。我是大法弟子,就要堂堂正正的出去。她很佩服我,也跟我談得來。她說她看過《轉法輪》,但是沒看幾頁看不下去,我說我看了上千遍了。她說:「那你的學歷一定很高。」我說我只有初中學歷,是師父幫我打開智慧。她有很多疑問,我都幫她一一解答。

到我要走的前一天,她來跟我告別,因為她第二天休息,怕再也碰不到我了。我對她說:「孩子,我沒有別的要求,只希望你能靜下心來放下所有偏見,把《轉法輪》從頭到尾完整的看一遍。」她說她一定會去看。

回家那天,我的家人和當地610一起來接我,一上車就感到邪惡的氣息充滿了車廂,另外空間布滿了邪惡的場。我在心裏默默發正念,一路上610們都昏昏欲睡,一句話也沒說,一直平安到家門口。回家後沒多久我又重新開了一家服裝店,這裏成了我講真相救人的新環境。在師父的保護下,一家人平平安安。

第一次投稿,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