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蓄謀綁架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一點多鐘,一同修從我家拿了資料剛離開一會,我正在收拾護身符,聽到有輕輕的敲門聲,我以為是同修有事又回來了,打開門,看見門口男男女女站了一大群,其中一人穿著警服,有個人還拿著錘子和一根很長的鐵锨。我被綁架了。他們把我塞進警車裏。我一路在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後來得知,他們已經跟蹤那位同修幾個月了,這次綁架蓄謀已久。

一、不配合警察

我被綁架到派出所,接下來是無休止的非法審問。反反復復問:資料從哪裏來的?每次拿多少本?還問我在哪裏認識T同修的。我根本不配合他們這些提問。我那時想起師父說的話,要抓緊時間救人。他們提問時,我就在心裏琢磨著怎樣講真相救這些警察。

在審訊室裏,我的雙手被銬在鐵椅子上。即便如此,我依然堅持打起雙盤,平靜的與他們對話。旁邊的審訊員訓斥我:「這是甚麼地方,把腳放下來。」我放平心態,善意的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告訴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那時我一點也不害怕了,因為我感到師父在加持和鼓勵著我。

有個警察很兇,強迫我按手印,我拼命的反抗就是不按,他重重的搧了我兩個耳光,搧的我暈頭轉向。他看我還是不按,又狠狠的搧我兩耳光。我想:不管你表現得有多兇,我相信邪不勝正,我們是正法修煉,將來你會害怕。他十分惱火的把我十個手指一個一個拽著按手印,連手掌心也不放過。

後來,這個警察到看守所來問話時,我發現他人瘦了一大圈,說話也是有氣無力的,一點也不囂張了。我告訴他:我所有大法書籍是我拿錢請回來的,你們要全部給我送回家去。他說,可以,但資料不能還。我說:你們拿去好好看,不能毀壞一個字,毀壞一個字對你們都不好。

之後我被劫持到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去看守所的途中,我還是一遍接一遍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守所要求人人都要照瞳仁,我不配合,心裏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照不到。結果把我弄去三次都沒有照成功。每次都是幾個人扒開我的眼皮,我緊緊閉著眼睛,甚麼都沒有照到。

二、在看守所證實法

市看守所那個環境很骯髒,我皮膚被感染。每天早晨、中午起床時,我的臉和耳朵瘙癢難耐,皮膚都快抓爛了。我每天用牙膏使勁的擦洗也不管用。我堅持背誦《論語》,同時發正念、講真相。我悟到自己是修煉人,用常人的辦法治皮膚不行,這應該是師父把黑色物質從我的毛孔裏排出來。悟到後,我停止這些常人的辦法,皮膚就好了,不再癢了。

在看守所裏我經常吃不下飯,走路也不穩。我摔倒了好幾次,但毫髮未損,同監室的人都感到震驚,近七十歲的人哪。感謝師父一次又一次的保護弟子。有時我的下身像走了遠路一樣難受,肚臍上也發炎、潰爛。我請師父加持,把這些病業轉移到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身上去,這樣一想,全身的不適很快就消失。

在看守所煉功也有考驗,兩個手臂會突然間痛的不能動。我請師父加持我把功煉完,煉完後手臂就恢復如常。師父講:「那麼我們修煉的人除了師父給消的業以外,自己還得還一部份,所以會有身體不舒服,像有病一樣的感覺,修煉就是從人生命的本源上給你清理。」[1]我悟到在修煉中所承受的種種病痛都是師父在為弟子消業啊。弟子感謝師父為弟子淨化身體,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醫生說我有高血壓,每天強迫我吃降壓藥。我就在心裏跟師父說:「她們強迫我吃的藥,不起作用。」同監室其他人說:吃了這藥會被噎住,很難受。當時我也沒在法上悟一下,也以同樣的藉口拒絕吃藥。醫生搪塞我說是有點這樣的反應,仍然強迫我把藥吃下去。結果降壓藥到我喉嚨時就被卡住了,卡得我連氣都喘不過來,有窒息的感覺。這時我才悟到:大法弟子沒有病,大法弟子是神,神做事人看不到。後來叫我吃藥我就把藥藏起來,醫生和管理員都沒發現。再後來我把藥通通丟掉,全身上下頓時感到一陣輕鬆和愉悅。

最初我不敢在監室裏煉功,師父借一個在押人員的嘴提醒我。她說:在以前關押的地方,很多大法弟子天天煉功。於是我每天等別人都睡覺了,我就起來煉功。不過還是被巡邏的管理員發現了,後來安全員也警告我不要煉功了,我說:「誰也看不見我煉功。」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法:「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2]我每天就把師父的這段法在心中默念一遍,再開始煉功。從那以後我煉功沒有再被發現,沒有再受到干擾。

剛到市看守所時,安全員不讓我講話,可我得救那裏的人哪。怎麼辦呢?我就把真相寫在紙上給監室的人看。我只讀了兩年書,沒有甚麼文化,我儘量用簡單的語言把真相寫清楚。告訴她們:心中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平安,大法洪傳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上網搜索「貴州藏字石」,天機盡顯。

後來,在看守所講真相的環境也漸漸開創出來。我經常給監室裏的人講真相,勸三退。看我煉功,她們會跟著我學煉功動作,但又怕被發現了加刑期,所以更多的時候就在心裏默默念九字真言。我告訴她們,今後會有很可怕的瘟疫來淘汰人心變壞的人,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知道大法好,做了三退。

有個安全員不相信,甚麼都敢說,滿不在乎的樣子,還說些對師父非常不敬的話。我說:「你不要亂說哦。」沒過幾天她小腹突然發痛,表情十分難看,一會兒像在笑,一會兒像在哭。大家都感覺奇怪。我過去問她:你怎麼啦?如果受不了,你就請大法師父救救你,請大法師父原諒你。你說:「我錯了,我對不起大法師父。」後來大家出去吃飯時,她很惱火,大聲說:「你們都走嘛,不用管我!」看到她這樣發脾氣,我又教她說那句話。她還是默不作聲,結果另外一個人就幫她說了。我告訴她:「別人說了不起作用,你自己說了才算!」過了一會兒,她終於說了兩次。看樣子肚子痛緩解了,她說:「我還不得不信大法,還真得信。」

我前後在三個監室待過,總有人叫我放棄修煉,說:你去說自己不煉了嘛,馬上就可以回家。我告訴她們:「我的生命都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才延續來的。修煉前我全身是病,如果不修煉,不死都會癱瘓在床上。修煉大法後,你們看我快七十歲了,精神還這麼好。」我悟到師父會借各種各樣的人和事,不分時間和地點來考驗弟子,看在如此惡劣的環境和條件下還能不能堅定的修煉。

一次,我從監室被叫出來,說是公訴人讓簽字,那天正好是查監室的日子,兩個監室的四十多人站在外面,我大聲問,「我可以簽無罪嗎?」後來我就在那份材料上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無罪。」

在市看守所還經歷了這樣一件事。

國保警察本來說一個月後就放我回家,第三十四天,等來的不是回家,而是逮捕證。全監室的人都白為我高興一場。當天晚上,電閃雷鳴,狂風暴雨,陣陣雷鳴聲響徹雲霄,監室裏許多年輕妹兒都嚇得大聲尖叫,房間的電視都被擊壞了。我想這是上天在警示人,天怒人怨啊。他們今天對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簽了逮捕令,天理不容!

我能背下來的法很少,在市看守所只能多發正念、講真相。轉到九龍坡看守所後,碰到一個會背法的同修,她經常幫助我,她寫下了師父的《論語》、《別哀》、《神路難》、《無存》等經文。有時間我就學法、背法。多學法後,我發正念的力量越來越強大。我請師父加持,把護法的金劍、神劍用強大的威力打出去,徹底解體看守所和法院周圍的黑手、邪惡爛鬼,把舊勢力的因素滅盡。

在看守所與同修交流切磋也很受益。同修講了一件事情:有一次去交真相信後,在回家的路上,腿突然腫得走不動了。她有點驚訝,同時腦中浮現師父的法。她悟到:我做了洪揚大法的事,師父幫我清理身體內的黑色物質。每當難受時,她都在心中默念:弟子謝謝師父消業,弟子謝謝師父為弟子承受了一大半!

聽了同修的體會我也受到很大的觸動。我們往往習慣於把不舒服當成壞事,身體難受時會有負面想法。同修的交流讓我改變了觀念:每當我頭疼欲裂、眼睛模糊、咳嗽、鼻孔堵塞、腿腳抽筋、腰桿痛、膀子酸痛、坐骨神經痛時,我都想到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把我身體裏面的黑色物質向外推出來,我心中還默念:弟子不把這些當成病,大法弟子沒有病。同時默念:弟子謝謝師父消業,弟子謝謝師父為弟子承受了一大半!結果病業狀態瞬間就消失了。

感謝師父為弟子承受那麼多,弟子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

三、給公檢法人員講真相

非法開庭前,我開始準備在法庭上要講的話,室友問我:你敢在法庭上講這些嗎?我說:他們也是要得救的生命,只是工作不同。在這次經歷中,對辦案警察、檢察院的公訴人,援助律師,法庭上的審判員,只要有機會說話,我都會不失時機給他們講大法真相。

我雖然只讀了兩年書,文化低,但每次讓我簽字時,我都要仔細看筆錄是否屬實,或者我說的那些證實大法的話有沒有寫上去,否則就拒絕簽字。因為這些會留給歷史的。

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非法開庭那天,我在法庭上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中辦、國辦和公安部認定的14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合法;國務院新聞出版署50號令第99條和100條已經廢除了對法輪功書籍的禁令,說明法輪功的影像製品,書籍和宣傳品是合法的,修煉法輪功合法。請你們依法辦案。法輪大法洪傳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你們用電腦和手機上網搜索「貴州藏字石」,會看到重大天機顯現。

第一次開庭我被非法判三年。之後,也沒有請律師,也沒有多想,每天該做啥做啥,弟子的一切都交給師父安排。幾個月後第二次開庭,直接改判為一年零三個月。雖然知道自己十一天後就能回家,但我不承認強加的迫害,不承認非法枉判的刑期,所以在上訴書上鄭重寫下了之前給公檢法人員講的那些真相,聲明自己無罪。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我回到家中,帶著一份長長的三退名單。

在修煉的路上,師父一直牽著弟子的手一步一步向前走,無比感恩慈悲的師父。也感謝同修們的互相幫助和鼓勵。

個人層次有限,有不當的地方,還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病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