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我是個體經商者。一九九八年臘月,給我打工的一個法輪功新學員告訴我,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這引起我的興趣,每天我倆都會一起探討、交流。到了新年,這位學員對我說:「你去學法點看看吧。」

正月初八,我去了學法點,並跟著學了一講《轉法輪》。學法結束時,我借到了一本《轉法輪》。回到家,我一口氣看了八講。不知不覺天亮了,心情那個激動啊!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珍寶!我把得法那天定為我的「生日」。

得法初期,我忙於自己的生意,學法、煉功比較少,也不懂修心性,讓我失去了很多在大法中提高昇華的大好時機。那時很少去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和同修接觸少,法理不清,大法的認識處於感性認識階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我雖有點迷惑,但不相信中共對大法和師父的那些誣陷,自己還堅持學法。這樣過了一年多,與法對照,認真思考,心裏明白了很多。知道了修煉的嚴肅性。大法遭受如此嚴重的迫害,覺的自己應該做點甚麼。

因為不能跟同修聯繫,只能在家寫一些大字標語,如:「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大法師父清白」等,晚上出去貼到高處,對邪惡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懾作用。

由於平時不重視修心性,法理不清,悟性差,做事心強等,被邪惡鑽了空子。二零零二年四月我被惡警綁架,並遭受了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獄中堅定正念

二零零二年底,我被非法關進監獄迫害。惡警多次對我使用酷刑,如:電擊、熱刑、吊銬、長時間不讓睡覺、野蠻灌食等。在強制「轉化」中的刑罰就更多了。我三次絕食反迫害。

那時靠的就是信師信法,在師父的看護下闖過一道道難關、死關。因不聽從惡警對我的強制苦役迫害,我不配合,警察電擊我,用了四、五根電棍電,直到電棍都沒電了,我的頭部和身體多處被燒糊了。為抵制迫害我絕食七天,惡警答應了我的部份要求。

這四年中的每一天雖然過的都很艱難,但一想自己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就是要證實法,邪惡是改變不了我的信念的。我每天背的最多的法是:「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

三、獄中講真相救人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我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國內外同修的幫助下,在家屬的不懈努力下,在我講真相的作用下,獄方對我的迫害略有減輕。

二零一一年三月,監獄強制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各種形式的所謂「轉化」。當面對獄警和脅從迫害的犯人時,我首先想到的是:他們是我要救的人,不能讓他們犯罪,我要給他們講真相。當時沒有怕心,更主要的是沒有仇恨心,心中裝的是法。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我說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沒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懲治人和判決人的份兒。」[2]

我沒有把他們當作是迫害我的人,對他們我心中充滿善意。我被非法關入監獄之後,面對每一個警察,我都給他們講了真相。尤其是對那些服刑人員,用各種方法和他們溝通,解開他們的心結。這次被迫害中,有幾位明真相的警察和脅從犯人保護了我。

為了使服刑人員明真相,我會提前做好鋪墊,如對剛關進來的,缺啥日常用品,我都盡可能的幫助解決。平時把別人扔的筷子、餐具等洗乾淨放起來,新來的人需要時給他們用,解決他們的燃眉之急。通過這些事情,他們知道我是個好心人,以後講真相就比較好講。

二零一二年集訓隊剛來了一批服刑人員,有四十多人。管事的雜工喊我:「法輪(對法輪功學員的稱呼),過來,給他們講一講。」我便坐下來和他們講了一個多小時的真相,最後他們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師父說:「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在獄中遭受迫害的這些年,每當遇到關和難的時候,我都會想起師父的法。我悟到無論在任何關、難面前,只要正念正行,心態祥和,很多問題就能迎刃而解。後來環境越來越寬鬆,我每天都能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勸「三退」,直到出獄前做的都很平穩。

四、妻子走入修煉 全家人支持我修大法

因我被非法判刑,妻子為營救我也被非法判刑三年,遭受了酷刑和虐待。我第二次被迫害時,當時她在外地,聽到消息後,迅速回來營救我。在同修的幫助下,給所有參與迫害的部門講真相。在同修的幫助下,各方籌錢,請了明真相的律師,為我做無罪辯護。

我被非法關押在外地,她幾乎每個月都會去看我。有一次,監獄不讓接見,她和我岳母在旅店和同修家住了一個星期,多次與獄方交涉,最後終於允許接見。

在營救我的過程中,妻子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殊勝和許多神奇的展現,如我家開了優曇婆羅花,同時也看到了邪黨的黑暗、流氓和無恥,妻子明白了修煉法輪大法才是最明智的選擇,也走入大法修煉。

岳母在九十歲前,每年都要到監獄探望我幾次。她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了很大的福報。

我的女兒在我第一次被迫害時,被迫輟學,精神極度緊張,成了半流浪兒。一次由於想念父母,竟然一夜走了五十里山路。

現在,全家人都很支持我修煉,女兒、女婿對大法師父很尊敬。

五、學法背法

從監獄回到家後,我立即投入到集體之中,到學法點學法、背法。每天上午講真相,下午背法,晚間學一講《轉法輪》,還學師父的其他講法,學完法後交流。在學法中,同修們都能比學比修,更理性的向內找,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

背法中的體悟很多,僅談幾點:
1、背法必須全神貫注,能深一層的理解法的內涵,到時法才能展現出來;
2、最好二人以上一起背法,能相互糾正錯誤,互相促進;
3、背法能使心靜下來,排除許多干擾。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