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盲、心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日】明眼人真知道盲人的感受和狀態嗎?比如,盲眼者的心比明眼人靜嗎?還是相反?盲眼人「看」到的人生是甚麼樣的?我猜沒有公式般的答案,因為盲眼人是一個一個的個體生命,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不能統一下定論。

其實心也一樣,有明有盲,至少有明的時候,也有盲的時候。從大法洪傳的一九九二年至今,二十九年過去了。我們對法理理解了多少?我們的觀念去掉了多少?人心和慾望去掉了多少?我們無意中給法下過多少次定義?給遇到的人和事下過多少定義?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1],師父講的每句話,要做到都不容易,要每次都做到更難。做到的時候,心是明的,明白的一面在主導;沒做到的時候,心是盲的,人的觀念、業力、執著佔了上風。

前些天有篇文章,寫出了一名小同修天目看到的一些事,稱之為預言。愛看預言的同修很多。這一次,很多人再次動心了,其中一部份同修因此意識到自己的執著,把這篇對自己有衝擊力的文章當成修煉的好機會,結果放下了人心,提高了自己;還有的同修以大法來衡量,保持平穩的心態;也有的同修看到不同觀點時,情緒激動,像探照燈一樣照別人,想要去修(理)別人。

看到矛盾了,抱著找自己、修自己的想法,我找出師父的幾次有關講法:

《北美首屆法會講法》:「跟別人發生衝突你要向內去找,找自己的原因,不要向外去找,那麼你的心性實質上就是在提高。」[2]

《澳大利亞法會講法》:「要慈悲的對待一切人,遇到任何問題都找自己的原因。哪怕別人罵了我們,打了我們,我們都找找自己,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不對了造成的。這能找到矛盾的根本原因,也是去掉為私、為我執著的最好辦法。把心放大到原諒你個人修煉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諒你的敵人。是因為,你所說的敵人是人所劃分的敵人,是人為利益而劃分的,而不是神的行為。」[3]

《歐洲法會講法》:「他們倆個就互相發生矛盾了,目地是去他們各自的心。」[4]「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4]

《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當出現任何矛盾,出現任何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除了倆個發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為甚麼叫你看到?更何況我們直接是矛盾者之一,為甚麼就不修自己呢?」[5]

對照師父講法,把一些同修的狀態當成對自己的提醒時,我想起自己以前在一些事上,也和今天在那些同修身上看到的一樣,心中有一些尺子(指個人當時的認識和理解,不一定是錯的,但肯定是有侷限性的、跟當時的修煉狀態有關);當遇到不符合自己尺子的人和事,寬容度和善意就很可能打折扣。原因?有時是情,在情的作用下,人的承受力是非常有限的,有時對自己認為很錯的人和事就顧不上講善了,這都是人被情控制的狀態;也有科學的作用,科學是機械的、片面的,一加一只能是二,而法是圓容通慧的;更主要的是,任何事情,師父的正法大事,別人可以聽到隻言片語、看到一定的反映,但卻不會真的知道;當你真能具體知道一些事情的時候,要麼已經變了,要麼將決定於對聽聞者的考驗結果,要麼是非常小的局部,能否正確理解根本無法保證,要麼還有更多修煉中的人根本無法想像的可能。

看到今天這種情況,我就把自己好好看了一番,看自己對這件事是否也有情的反應、把自己以前的認識當標準的思想反映,等等。結果和每次一樣,矛盾在眼前,只要找自己,都能找到自己該提高的、該從新認識的、該被提醒的。耐心,善意,見怪不怪,動心了找自己,有問題在法中修。師父講的是每個人,每次都被師父說中。修煉就像剝洋蔥、螺旋式上升,沒有止境,沒有假期。

以上是修煉中的一個片刻,平平淡淡,但在同修的鼓勵下寫了出來。我想,寫出來能像同修希望的那樣更好,起不到甚麼作用也很正常。

師父說:「是因為宇宙有相生相剋的理在起作用,誰動一念都會產生不同的、正反兩方面的因素。你動善念就出惡,你動惡念也會起作用。所以,很多修煉人講「一念出善惡」,誰又真正的知道這句話的真正道理是甚麼呢?」[7]

謹以此提醒自己也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謹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供讀者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