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飯店中實修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二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這些年裏,我沐浴在大法中,法輪大法讓我脫胎換骨。

修煉前,我是那種為了個人利益,吃不好,睡不好,把身體搞的一團糟的人。整天一副苦瓜臉,全身都是病,痛苦不堪。修煉後,師尊給我淨化了身體,如今,我無病一身輕。五十多歲的女人幹起活來像二十多歲的小伙子。

下面交流一下我在開飯店過程中的修煉體會。

一、吃苦修心

我們姐弟四人(都是同修)開了一個小飯店。我們各自都有分工:大姐負責一樓的衛生和麵案;二姐負責摘菜洗菜和幹零活;弟弟負責菜餚的研發和製作、原料的採購;我負責飯店二樓的衛生、負責客人的訂餐、上菜、上酒、撤台、打掃衛生。我不怕苦不怕累,甘做小和尚。如:我每天打掃兩個廁所,廁所是坐便,每天我戴上膠皮手套把廁所的坐便刷的又白又亮,客人都誇:「你家的廁所比五星級賓館的都乾淨。」

有一次,我給客人上完菜後,檢查了一下廁所衛生。我一進廁所,看到座便因為客人拉肚子,弄的裏外都是。我沒嫌髒和臭,戴上膠皮手套把廁所又刷的乾淨明亮。我想到的是常人很可憐,他一定是憋不住了才拉到外面。自己修大法多幸福啊!無病一身輕,心裏就特別感恩師父。

平時給客人上菜,我是兩道菜一起上。忙的時候給客人上啤酒,往二樓搬12斤左右重的啤酒箱子,要搬5、6箱。中午和晚上忙的時候,要樓上樓下跑20~30趟。等客人走了我往下撤台,我用個大塑料盒子裝一下子餐具,重量有30多斤重吧,我搬不動時,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賜給我神力,我就身輕如燕,渾身充滿力量。

上菜的時候,給客人介紹每一道菜餚的菜名和營養,有的客人懷疑我介紹的菜餚的品質。如:我介紹烤羊排是選用新西蘭羊排烤製而成,皮脆肉嫩、營養豐富。有的客人用瞧不起的眼神和懷疑語氣說:「你這是新西蘭的羊排?」我不生氣,還是面帶微笑的介紹每一道菜餚。

修煉人遇到的事情沒有偶然的。上完菜後,我就向內找,是自己也有黨文化疑心,就發正念解體它。本來那幾天消業很難受,就如常人的傷風感冒的症狀。晚上睡覺的時候,鼻子不通氣。耳朵裏起了一個包,腫的一跳一跳的痛。晚上睡覺有時痛醒了,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念幾句就睡著了。發正念後這些症狀瞬間消失了。我體會到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我。

飯店的下水道以前總堵。第一次堵的時候,找人通一次下水道要150元。因為飯店剛開業,吃飯的客人少,為了節省通下水道的這筆開銷,下水道再堵的時候,通下水道的活就由我和弟弟來做。通下水道的口在飯店廚房,寬度不到2尺,高度1米多。我得跪在地上,側身用鋼絲繩通放到下水道的管道口裏,把鋼絲繩的頭插到下水管道裏,弟弟用力搖鋼絲繩。我戴上到腋下超長的膠皮手套,因水管子細,我的胳膊伸不到水管子裏,我只有不戴手套手才能把鋼絲繩插進下水道的管子裏。下水管道裏的髒水好臭啊!聞著都要吐。

師尊講:「其實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1]掏下水道雖然又髒又臭,可是站在修煉人的角度看,這是修我怕髒的心,機會來了,這不是好事嗎?如果圓滿了,天上哪有又髒又臭的下水道啊!你想修、想提高都難哪。我摘下膠皮手套,屏住呼吸。心情愉快的拿起鋼絲繩插到下水道的管子裏。弟弟在那裏使勁搖鋼絲繩,我就把著鋼絲繩往裏使勁推。搖一會鋼絲繩,再往外拽出來,在下水道掏出很多髒東西。就這樣又搖又拽了半個多小時,下水道通了。雖然身上又髒又臭,可我的心是快樂的,我修去了怕髒的心。

有一次下水道又堵了,這時正好有客人在就餐。他告訴我們,買一根鋼絲繩,從飯店下水管道一直通到外面的馬葫蘆口,如果下水道再堵,從兩頭一拽鋼絲繩,下水道就通了。弟弟馬上往外走去買鋼絲繩。這時大姐問弟弟說:「樓上的下水道和一樓是一個管道嗎?」弟弟說:「不是。」就走了,我也進屋休息了一會。

等我再進廚房的時候,看到廚房的地上有黃糊糊的連屎帶尿,我意識到是大姐上二樓的廁所了。我們飯店的下水管道和三樓住戶的下水管道是分開的。所以,弟弟才說三樓的下水管道和我們不是一個管道。大姐和弟弟弄兩岔了,大姐才去了二樓衛生間。我雖然知道大姐不是有意的,可是心裏還是有點怨。我立即抓住這怨心,和師父說:「師父,這怨心不是我,弟子把怨心解體滅盡。」

這時,大姐從二樓下來進廚房看到地上的屎尿後,還不知道是自己弄的,細聲細氣的說:「我來收拾吧!」剛剛解體的怨心,這時火「騰」一下起來了,剛想說:「都是你拉的屎尿。」可轉念一想,這是讓我增加容量哪。我就說:「不用你。」我這次按修煉人的標準去做,一定要做到忍。我就趕快收拾完出去倒了。

弟弟買鋼絲繩回來了,一進屋就問我:「外面是你倒的垃圾嗎?」我說:「啊!是我。」弟弟一下就急了:「你怎麼往那倒垃圾呢?」我說:「不往馬葫蘆倒?往哪倒啊?」弟弟氣的和我喊著說:「那不是馬葫蘆,是供熱管道的閥門。」我一聽懵了,趕快用清水沖去了。事情忙完後,自己向內找,做事不認真,還有不讓人說的心。我發正念解體這些人心。

二、修去對孩子的情

我兒子、兒媳都是八零後,不但支持我修煉,對我還特別孝敬。所以,我對孩子的情沒有放下。尤其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開始到現在,27個省發大水,糧食絕產。兒子來電話,我告訴他今年不能做任何投資的事情,要趕快儲備糧食。兒子說:「知道了。」剛開始讓他備糧時,兒子只是答應我說:「嗯,我去買糧。」我平時不給兒子打電話,想把對孩子的情放下。因為他遲遲不買糧食,有一天我實在憋不住了,打電話過去,我說話的語速快,聲音也大,問兒子:「買糧了嗎?」兒子說:「工作忙,等休息的時候就去買。」我的聲音又提高了一個調,問兒子:「我說的話,你怎麼就不聽、不信呢?」兒子說:「你別喊了!我去買不就行了嗎?你生啥氣呀?」其實,我是裝生氣。我沒等他說完話,就把電話掛了。

過了三個多小時,兒媳給我發個彩信照片上是5袋20斤的真空包裝袋大米、兩桶豆油、還有醬油。並告訴我:「明天去買麵。媽你放心吧!」我說:「好的。」其實,我心裏想:「這點糧食哪夠哇!」但是,我不能說兒媳。我和兒子喊沒關係,兒子不會往心裏去,知道是為他好,惦記他。對兒媳要善,我不能讓兒媳心裏不舒服。心想:「以後兒子來電話再說吧!」

兩天後,兒子來電話問我:「飯店忙不忙?」我說:「還行。」 我又說:「兒子,媽知道要鬧飢荒的真相,你現在不買糧食,到時候沒有吃的挨餓,怎麼辦?如果咱們生活在一個城市,我都能給你們扛一袋子大米送去。咱們離這麼遠,我不著急嗎?你不買夠糧食,我晚上睡覺都伸不直腿呀!」兒子說:「媽你放心吧!我買。」

兒子說完後,又來電話卻不提買糧食的事。我心裏急呀!我知道應該放下這情。我就勸自己:「孩子們是認同法輪大法的好生命,師父會管的,把心放下吧!」過幾天又想:「這孩子怎麼就不聽話呢?讓我為他操心著急。」轉念一想:「兒子的不聽話表現,讓我看到也不是偶然的,我得向內找啊!」向內找後發現,那我聽師父的話了嗎?我也沒聽師父話呀!我講真相眾生不三退的時候,我是像對自己的孩子那麼用心了嗎?沒有。

師父說:「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2]我心裏想:我一定修去對孩子的情。以前想的是孩子們是認同大法的好生命,師父會管的,這也是沒真正放下。師父說:「人各有命」[3]。我一定要把對孩子的情一放到底。加大力度發正念解體這邪惡的情魔,聽師父話勇猛精進。

我感覺自己已經把情放下了。可是,沒幾天兒子又來電話了,告訴我說:「媽,我換車了。」我以為聽錯了,問:「誰換車了?」兒子說:「我沒添現錢換一台新車,只是過去交三年貸款,現在要交5年貸款。」我一邊聽他說,想起師父說的:「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3]等兒子說完後,我說:「只要你能駕馭了的事情,自己沒有壓力就行。」我當時的心情很坦然,體會到了真正放下情的超然。

三、修去利益心

剛開飯店的時候,我給客人點菜時,專挑價格高的菜餚介紹給客人。大姐在一旁介紹價格低的菜餚,我當時不說她啥,等客人走後,我就和大姐急眼:「你點的都是便宜菜,咱們能賣幾個錢?」現在,我替客人著想。給客人點菜葷素搭配,客人夠吃就行,客人想多點我都勸阻。我還送給客人本店的特色菜、還有特色主食。

以前客人走後,發現有酒和飲料沒看到,少算錢了,心裏老難受了。現在,看到沒算賬的酒和飲料不動心了。能用修煉人的思維看問題了,想:修煉人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可能是我哪一世欠他的,或用這種方式去我的利益心。

以前客人就餐時,屋裏開著空調還把窗戶打開,我一看就生氣,這不是浪費電嗎?我不敢當著客人的面關空調,怕得罪客人,人家不來吃飯了。我就在房間外面偷著用遙控器把空調關了。等客人喊熱時我再把空調打開。現在,沒等客人來,我就提前把空調打開,客人一進屋就很涼爽。

以前飯店的客人喝過的空酒箱往回返,我都把酒箱裏擋酒瓶之間的紙殼隔斷拿出來,賣廢品,雖然一個紙殼隔斷賣不了1毛錢,我要不拿出來賣廢品,利益心把我攪的老難受了,感覺自己吃虧了。現在,我把紙殼隔斷放到廢酒箱裏,把一個一個酒瓶子擺好。把客人撕壞的酒箱用膠帶粘好,方便送酒的工人搬運。

以前我買東西老講價。有一次,買一套夏天的家居服,我問商家多少錢一套?賣貨的告訴我180元一套,我說:「這套衣服你要賣120元,我就買。」賣貨的說:「你先試試再說。」我一試,正好。賣貨的人就答應120元賣給我。她一答應賣給我,我就後悔給她120元了,當時說給她100元就好了,唉!多花了20元。自己知道是煉功人,說120元就不能反悔了。交完錢,回家後心裏難受好幾天。

現在,我放下了利益之心,處理事情能為對方著想。比如,前些天搬家。搬家的工人看完要搬的東西後,要350元搬家費,我說:給你400元,你們搬吧!我當時看到這三個工人很苦,我都要流淚。我給他們拿了一提礦泉水(12瓶),有一個工人說他願意喝紅茶飲料,我就給他們買大瓶的紅茶飲料和麵包。因為我們是早晨5點搬家,他們都沒吃飯。等搬完家,又給他們買餛飩吃,問他們:「一大碗夠吃嗎?」他們搬完後又多給他們100元,給了500元人工費。他們非常高興的走了。小賣店的老太太和賣餛飩的人都說:「你們是好人呢!現在這麼好的人不多了。都找不著了。」

四、修去妒嫉心

我二姐在常人中是專家名人,走到哪裏都被別人追捧。所以,養成了高高在上,指揮別人的習慣。這次,她放下了常人的名利,和我們一起開飯店。剛開始,二姐啥也不會幹。她不愛煉功,本體轉化不好。還整天盯著別人,一會說我語氣不善、一會說我黨文化、一會說有我利益之心、一會說我有顯示心、一會說我有爭鬥心。她每次說我,我也向內找,但都強忍。我心裏不舒服,但不敢說她。因為一說她,她生氣就睡覺,一睡就是一下午,講真相的事也不做了。

有一次,她又說我,我實在忍不住了,說:「把你那點事(三件事)整好得了,別整天盯著我!」後來我通過背法認識到,同修就是一面鏡子,看到別人,應該無條件的向內找自己。才發現是自己在盯著她,看她不煉功生氣,嘴不說心裏生氣。心想:「你怎麼就沒有毅力呢?你怎麼就不聽師父的話?你不煉功,是聽誰的話?」

後來我向內找,這看不上別人的心,不就是妒嫉心嗎?我和師父認錯:「弟子不要這妒嫉心!」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這妒嫉心。從那以後,她也不盯著我了。而我再看二姐,看到的都是優點,她現在也很精進。我現在不盯著別人了,心裏輕鬆,眼睛也不疼了,整天樂呵呵的。

我發自內心的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和加持。師尊賜給弟子宇宙大法,弟子會更加精進,好好背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