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綏中縣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實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古語雲:「寧攪千江水,不擾道人心」,就是說,迫害修煉人的罪業真的是太大了,甚至是生生世世都償還不清。以史為鑑:後周世宗柴榮親自用大斧子砍毀菩薩像,胸生惡瘡而死,年僅39歲。再如:文革前後,追隨中共賣力砸廟砸佛像的人沒一個有好下場,經歷過這些事的農村老一輩都記憶猶新。

法輪功是真正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對法輪功迫害,是犯下如天重罪,是真正在迫害自己。原中央電視台新聞評論部副主任陳虻,「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片人,二零零八年死於胃癌和肝癌,時年四十七歲;播音員羅京,作為中共宣傳機器的主要傳聲筒,二零零九年死於淋巴結癌,死前舌頭潰爛、無法言語。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的,所有殘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沒有一個善終的。

下面是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員遭惡報實例:

一、綏中縣公檢法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

1、綏中縣國保副隊長遭惡報死在辦公室

馬越,男,一九七二年五月出生,曾任綏中縣公安局綏中鎮派出所社區警務隊副隊長。馬越曾於二零零七年三月,向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王亞彬的父親敲詐了二千元錢。二零一零年,馬越任綏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兼宗教與反×教科科長(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在中共迫害政策的裹挾下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馬越死在辦公室。

2、綏中縣「610」頭目陳國華惡行殃及家人

陳國華任綏中縣「610」副主任多年,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終遭惡報累及家人。其妻沈麗茹患高血壓和尿毒症,昏迷不醒,2006年9月10日到秦皇島醫院治療。其兒子身體也出現了問題,走路不走直線,去北京做了手術。在其妻子、兒子身體出現問題之後,陳國華後來就不再擔任「610」主任了。

3、對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綏中法院庭長關樹森遭惡報被調查並患癌症

據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報導,葫蘆島市綏中縣法院刑庭庭長關樹森被相關部門調查,又因患上胃癌做了手術。從二零零八年起,關樹森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判刑。據不完全統計,經他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三十多人,最長刑期的達十年,累計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的刑期就一百二十多年。

僅二零零八年一個月之內,他就誣判了十名法輪功學員。當時這些冤案本來被分配給另一個法官,但那個法官看了案卷之後,說「沒法判,證據不夠」就推掉了。分配給關樹森之後,關樹森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四年、五年、七年,有的給判了十年。多次的非法判決導致綏中很多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監獄,遭受酷刑折磨;很多家庭支離破碎,孩子無人照管;也有的家中老人因此著急上火而過世。關樹森的前任趙漢傑(法院副院長),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後得癌症(肝癌)死了。惡行必然遭惡報。

4、綏中檢察院檢察長單首標遭報被判刑

單首標,男,任綏中檢察院副檢察長多年,眾多法輪功學員被起訴判刑與其有直接關係。曾有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勸他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平安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但他無意悔改。2017年和2018年間,單首標因為受賄東窗事發,被帶走調查,之後被判刑(監外執行)。

5、綏中法院刑庭副庭長李桂靜遭惡報殃及家人

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法院刑庭副庭長李桂靜,是除關樹森之外,曾多次參與給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又一法官。關樹森曾對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已經遭惡報患癌症。

綏中法院曾有法官在接到上級指示要求其給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時,看了案卷之後,說「這個案子證據不足、沒法判」而推掉了。可見,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修煉法輪功不違法,而給法輪功學員判刑的法官,多是為了個人利益而知法犯法、迫害善良。

有法輪功學員曾給副庭長李桂靜講大法好的真相,她不聽。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中旬,李桂靜三十五歲的兒子魯曉峰(在綏中縣委組織部上班)突發心肌梗塞死亡,留下一個七歲的孩子。

自古行善積德者福蔭子孫,行惡造業者累及子孫。李桂靜與佛法為敵,迫害善良,終於累及家人。

6、綏中縣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常維興、魏景洪遭報出車禍

綏中縣政保科警察常維興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對法輪功學員惡語相加、百般刁難。去北京劫持綏中的法輪功學員時,在車上摸女法輪功學員的腿;非法提審時,對女法輪功學員說下流話。

法制科的魏景洪,每次都是他送法輪功學員去教養院,魏景洪就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很多家屬敢怒不敢言。他曾勒索法輪功學員孫士權的妻子200元,之後又到孫士權妻妹的商店拿走兩套運動裝(價值400元)。

兩人後來均遭天懲。2001年末,綏中公安局警察去馬三家送兩個法輪功學員。回來時在平坦的公路上,前後沒車,警車自己就翻了:常維興腎撞壞、魏景洪重傷,兩人都去北京做了手術。

事後,常維興曾向別人抱怨當時的政保科科長王福臣,說本來應該是王福臣去送人,可他害怕遭報應所以把任務推給了常維興。

7、綏中派出所所長聶鳳彬、毛庭廣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被停職

聶鳳彬(任前衛派出所所長、市場派出所所長)、毛庭廣(歷任寬幫派出所所長、前衛派出所所長)多次參與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造成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聶鳳彬為了邀功請賞,甚至連正在逛街的煉法輪功的老同學都綁架過(最終迫害未遂、企圖落空)。2006年,聶鳳彬、毛庭廣被停職。

8、綏中縣派出所主任施玉君遭惡報癱瘓

施玉君,女,綏中鎮派出所綜合主任。其丈夫王學平任綏中看守所所長、監管大隊長多年。任職期間,夫妻二人都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對很多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綁架、毆打、非法洗腦等迫害。王學平任看守所所長期間,年僅32歲的大法弟子范德震於2008年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並被強行火化,留下還在哺乳期的八個月大的孩子。

施玉君在2008年2月下旬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時,身體就多有不適。不久得腦血栓,經多家醫院醫治,病情不但沒有減輕,反而越來越重,之後半身癱瘓。

9、綏中縣公安局副局長王立民長瘤子

綏中縣公安局副局長王立民曾因賣力迫害法輪功而得到江氏集團的「獎勵」。2003年夏,在對一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抄家、綁架、非法勞教之後,王立民長了一個瘤子,做了手術。

10、綏中縣派出所指導員於斌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

綏中沙河派出所指導員於斌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追找當地某流離失所法輪功學員期間主動行惡,助紂為虐。2003年大年初一晚,於斌酒後駕車,將工商局向某某及其妻子撞倒,造成向某某當場死亡,其妻生命垂危,當即去醫院搶救。肇事後,於斌害怕被開除,棄車逃跑。之後托人在公安內部活動,造假說是別人撞的,賠給死者家屬15萬元,才算了事。

二、官員、單位領導遭惡報

1、綏中縣明水鄉前書記遭惡報成植物人

徐守良,男,六十四歲,遼寧省綏中縣明水鄉四間房村水泉溝人。徐守良追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帶領大小官員查收了很多法輪功書籍。他在集市上掛條幅,讓不明真相的百姓寫上自己的名字罵法輪大法師父。徐守良還親自到北京去攔堵上訪的本地的法輪功學員,對他們進行迫害。

由於他迫害法輪功賣力,利用手中的權力巴結上級官員,謊報百姓的生活水平,使本來貧困的鄉村被說成是小康鄉,百姓怨聲載道,都罵他是西北溝的一條狼,把「徐守良」叫成「徐守狼」。

二零一七年,徐守良遭惡報,病成植物人不能自理。其後找的女人帶走一切錢財離他而去。

2、縣人大副主任邱玉峰遭報被帶走調查

邱玉峰,男,曾任綏中縣精神文明建設活動辦公室主任、縣長助理、縣委宣傳部副部長、信訪局局長、人大副主任。

1999年7月22日至28日,邱玉峰在任綏中縣精神文明建設活動辦公室主任期間,曾參與了對綏中法輪功學員的第一次洗腦迫害。在王鳳台的洗腦班給法輪功學員做所謂的「轉化」,期間他污衊攻擊大法,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並逼迫自己修煉法輪功的親叔叔放棄修煉。邱玉峰任副縣長期間,受縣長的指派,負責某法輪功學員因修煉大法被非法剝奪工作權利一事,邱玉峰並沒有站在正義一邊,造成該法輪功學員被剝奪工作權利和生活來源的問題無法解決。

2019年2月18日(正月十四)。邱玉峰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帶走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3、綏中縣加碑岩鄉溝口村村主任闞玉田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身亡

綏中縣加碑岩鄉溝口村村主任闞玉田,50歲左右,曾因舉報法輪功學員而得到所謂的「獎勵」(五千元或一萬元不詳)。2019年三四月份左右,闞玉田遭惡報得了腦出血身亡。就在死前,他還舉報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導致該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十天。

4、副鎮長和司機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出車禍並累及家人

綏中前衛鎮副鎮長張曉東經常在開會時污衊法輪功,其司機沈文友常常向張曉東通風報信,迫害法輪功學員。2002年正月初七,沈文友開車送張曉東全家回家,途中與一輛大貨車相撞,沈文友當場死亡;張曉東雙腿撞斷,其妻身體一側肋骨全部骨折,其14歲的兒子半面臉連皮帶肉全被扯了下來。

5、鄉政府幹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得腦血栓

秋子溝鄉政府幹部查恩秀,女。為了升官,經常跟蹤、監視、栽贓、舉報法輪功學員,以此為自己積累往上爬的資本。但美夢未成就得了腦血栓,不能上班。幾年後去世,時年五十多歲。其丈夫也在五十多歲時出車禍去世了。

6、村書記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出車禍生活不能自理

秋子溝鄉梁杖子村書記梁舉臣(又稱「梁老三」),男。梁舉臣指使他大哥長期在當地一位法輪功學員家附近蹲坑監視;經常詆毀法輪功,還多次將法輪功學員寫的真相標語塗抹掉;多次參與抓捕、毆打法輪功學員,他妻子也經常參與行惡。2003年10月左右,他從當地東風飯店騎摩托車回家的路上,撞上了正停在路邊的一輛白色福田汽車,頭部撞出了血塊、膝蓋骨骨折、撞成重傷,生活不能自理,時年40歲左右。其本人後來跟別人說:「一出車禍,我就知道是迫害大法弟子遭報了。」

三、被公安局僱用監視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

▼受雇於公安局迫害法輪功學員,綏中無業人員靳新庫遭報出車禍、三癌並發

靳新庫(一般被稱作「靳老三」),男。綏中公安局以小利誘惑他、指使他監控法輪功學員。靳新庫多次舉報法輪功學員,2004年初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張曉敏就是他舉報的。法輪功學員胡寶純、金江也都是被他舉報而遭綁架的。2004年,靳新庫遭報發生車禍,曾有法輪功學員善意勸他不要再與法輪功為敵,以免招來更大的報應。但他不聽勸,為了一點小錢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2005年6月末,他又拿著手銬和假的警察證騷擾法輪功學員。2005年7月前後,靳新庫三癌並發而死,時年40多歲,死時非常痛苦。

▼綏中城內家住馬路灣附近的一個婦女,監視居住在她對門的法輪功學員。後來她得了腦血栓還不省悟,繼續監視,遭報身亡。

▼綏中縣城內一對夫妻,買賣做的很紅火,後來做了公安局的內線。為了錢,幫公安局看著煉法輪功的鄰居,結果買賣越來越差。家道每況愈下,丈夫又有外遇。最後買賣徹底關門黃了,生活難以為繼。

▼綏中縣東興社區一個開小工廠的老太太,3次舉報鄰居修煉法輪功,之後多次遭報,曾被騙2萬元錢,並得了腸結石等多種疾病。

四、老百姓誹謗大法、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

▼秋子溝鄉石杖子村村民佟文標,1999年法輪功遭迫害後,惡毒誹謗、攻擊法輪功,沒幾天就暴死於腦出血、血管崩裂。

▼秋子溝鄉石杖子村村民佟文堂,誹謗法輪功,謾罵法輪功學員,遭報殃及家人:他妻子和兒子騎摩托車與汽車相撞,兒子搶救無效死亡,妻子撞成重傷,雙腿粉碎性骨折。

▼綏中縣大王廟鄉的張文權,男。經常誹謗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告訴他善惡有報,他不聽不信。2002年2月,他為了得獎金舉報法輪功學員。鄰居說:「可別做那事啊!都說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事隔幾天,他真的氣不夠用,到縣醫院去檢查,打了幾天氧氣,獎金沒得著,還花了一千多元醫藥費。回到家八天後死亡,時年61歲。

附:從大連女警察的行為看「對佛法行惡會累及家人」

2000年7月的一天,大連市中山區某派出所管轄區的一居民樓內有6、7名法輪功學員正在一起學法,被警察帶到了派出所。一個大個子女警說盡了壞話,結果這幾名法輪功學員都被非法勞教,其中有一家三口被分別監禁。2001年5月,大個子女警到了那家,對其家中唯一沒被抓的女兒說:你們法輪功給我發了甚麼咒,請你們給撤了吧,你們要求甚麼條件,我都儘量滿足你們。原來女警察的丈夫突遇奇禍很嚴重,一直不好,她就托朋友找了個大仙。大仙說:「遇難人的家裏有個戴肩牌的,幹了兩件缺德事,這報應落在了這人身上。」告知了解決的辦法。由此而出現了前面的一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