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寧市國保支隊長鄒譽遭惡報疾病纏身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鄒譽,男,五十多歲,武漢市人。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六年任湖北省咸寧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隊長,警號86654。鄒譽多年來指使惡警或自己親自迫害咸寧各縣市、各鄉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鄒譽遭了惡報,被醫院診斷為腦梗塞、高血壓Ⅲ級、冠脈硬化心臟病。二零一七年,做了心臟冠脈支架置入術。現已病休。

在越來越多的人明白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後,鄒譽仍然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從以前的間接參與迫害變為直接參與迫害。積極指揮參與迫害法輪功,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參與組建「天照生態農莊」洗腦班、指揮社區向民眾徵簽「家庭承諾卡」,毒害眾生。十五年來,鄒譽一直在參與迫害法輪功。鄒譽自己曾說:「咸寧市縣被勞教、勞改、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都是我一手簽字批送的。」

鄒譽電話:0715-8532059(辦)、13872181056(手機)、18995826125(警務通)。鄒譽妻子劉珍珠,在咸寧福人藥業公司工作。

已知鄒譽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記錄如下:

一、要挾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

1、法輪功學員徐長虹控告江澤民遭報復,被非法判刑三年

徐長虹,男,五十歲,咸寧中心醫院同濟咸寧醫院中藥房藥劑師,是單位公認的忠厚善良、工作認真負責的優秀醫務工作者。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徐長虹控告江澤民一個多月後,鄒譽、姚雄、劉寧等七、八個人將正在上班的徐長虹從醫院直接綁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四十七天後,徐長虹被劫持到咸寧市看守所。九月九日將徐長虹非法批捕。並誘騙徐長虹拒絕家人為他聘請律師為他做無罪辯護。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上午八點半,咸安區法院二號法庭對徐長虹非法開庭,徐長虹被非法判刑三年。

2、陶席珍被超期羈押二十八個月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法輪功學員陶席珍,女,六十一歲,咸寧市建築公司退休職工。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陶席珍在自己的家中被綁架,直接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橋洗腦班)迫害兩個月後,轉到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非法對陶席珍下「逮捕令」,咸安區檢察院以證據不足,將「案卷」退回到溫泉分局。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咸安區法院非法開庭審理,陶席珍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陶席珍被秘密劫持到武漢女子監獄。

3、張為卿被非法判刑兩年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下午五點,咸寧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長鄒譽、溫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劉寧、兩個新來的警察(一個姓汪,另一個不知道姓名)、一個女警察,衝入張為卿的辦公室將法輪功學員張為卿綁架,並搶走辦公電腦、書包、U盤、移動硬盤、MP4等物品,直接劫持到十好橋派出所。

鄒譽、劉寧、樊忠(咸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徐承忠(咸安分局國保大隊)、兩個警察,從下午六點一直非法訊問張為卿到凌晨一點,鄒譽把所謂的司法解釋二給張為卿看,張為卿看完告訴鄒譽司法解釋上面沒有法輪功三個字,鄒譽翻來覆去看了幾遍,瞠目結舌,半天說不出話來。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晚上,張為卿被綁架至咸安區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第二天上午十點,張為卿被直接劫持至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就是臭名昭著的板橋村洗腦班。

鄒譽、樊忠、閔劍等惡警、咸寧市「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的頭子姚雄到洗腦班非法訊問張為卿三次。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張為卿被綁架至咸安區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後被非法判刑兩年。

4、陶席珍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法輪功學員陶席珍被綁架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十二月,當地「六一零」和國保人員鄒譽、劉寧等為了給陶席珍非法判刑,多次到六名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要挾他們出面作證,為迫害陶席珍做假證明材料,被法輪功學員嚴詞拒絕。後陶席珍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漢女子監獄被迫害的脫像。

二、與湖北省洗腦班互相勾結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多年來,咸寧市「六一零」一直與這個黑窩互相勾結,迫害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非法勞教,有的被敲詐勒索鉅款後才放回家。

據明慧網數據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五年咸寧市法輪功學員余勁光、陳新華、何桂紅、徐長虹、李四保、李衛軍、付五國、楊彩雲、張為卿、駱名枝、雷天榮十一人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進行強制洗腦。

1、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前夕,咸寧市陳芳在自家門口倒垃圾時,被蹲坑多時的惡警程樂斌(咸寧市溫泉開發區公安分局警察)夥同咸寧市公安局的四個男警察強行綁架,非法關押到咸寧市貓耳山看守所。第二天早晨,將陳芳用車非法送到湖北省湯遜湖洗腦班迫害。直到奧運結束時,陳芳才被咸寧惡警接回咸寧繼續非法關押。先後在市工行大院內的食堂酒店二樓、南島咖啡店五樓一房間裏,遭宋瑞生、鄒譽、左水生等惡警非法拘禁。

2、二零零九年,在鄒譽等人的指使下,將咸寧市溫泉開發區的法輪功學員方錦蓮非法關押,並對方錦蓮非法審問後,直接送湖北省湯遜湖洗腦班迫害。

3、二零一零年,鄒譽又帶著一夥人強行綁架了在咸安工作的嘉魚法輪功學員何桂紅。先把她綁架到嘉魚縣公安局,然後又把她綁架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進行迫害。

何桂紅在被綁架期間,就受到了鄒譽等一夥人的非法對待:把何桂紅按倒,用拳頭連打她的臉,強行搶走她的鑰匙。當時何桂紅的臉部全部腫起,眼睛腫的看不見。惡徒強迫何桂紅坐老虎凳,用布條捆住雙腳綁在凳腳上,雙手捆綁在凳的扶手上,身子綁在凳的靠背上。連續三天,每天兩次的野蠻灌食,插的鼻子鮮血直流,眼睛出血,吐出來的流食中也是血,還用電棍電擊。何桂紅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了九十天,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特別是食道和胃部受到嚴重損傷。

4、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以鄒譽為首的一夥人將咸寧學院教師章琪綁架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進行迫害,章琪居室內的電腦等生活物品也被洗劫一空。

5、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以國保支隊鄒譽、劉寧為首的警察非法闖入咸寧市煙廠法輪功學員胡偉的家,到處翻箱倒櫃,還在當天把胡偉綁架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據說,這是湖北省下達的「指標任務」。

6、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溫泉公安分局惡警程樂斌、岔路口派出所惡警張會龍、國保支隊鄒譽等,私闖陳建平的家中,到處亂翻,搶走了打印機、電腦等私人合法財產,並把陳建平綁架到市拘留所。不久,又把陳建平劫持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綁架陳建平後,不法警察還對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

7、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為了討回被搶走的血汗錢,徐長虹的妻子蘇小蓮到咸寧市電視台找鄒譽的女兒鄒智英,把她的父親如何迫害好人的真相告訴她,希望她能規勸她的父親鄒譽不再幹壞事。然而,鄒智英不但沒有制止她的父親繼續幹壞事,還主動配合鄒譽,在四月九日上午,到蘇小蓮上班處,綁架了蘇小蓮,並把她直接劫持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繼續迫害。

三、參與組建咸寧市洗腦班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日,咸寧市副市長王濟民、「六一零」徐孟良、政法委書記董國祥、王甫香、市公安局鄒譽、溫泉分局程樂斌、劉寧、劉穎、溫泉鎮辦事處李志華等人,參與指使設立洗腦班,位置在咸寧市溫泉(天照生態農莊),迫害咸寧市縣的法輪功學員,擴大了迫害範圍。現已知遭過該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陶席珍、楊小華、楊彩雲、章紅萍、章建、黎勝利、李玄剛、張青文、李豔和九名法輪功學員。

同時,還組建「咸寧市戒毒勞教所教育轉化基地」洗腦班。當年至少有吳宗倫、黎冬元、胡東員、李學忠、黃秋珍、吳漢香6人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上午八點多鐘,原咸寧市煙廠法輪功學員黃秋珍拿著一包真相資料出門去講真相救人,剛出門不遠,就被四個便衣綁架到咸寧市戒毒所洗腦班,隨後非法抄了她的家。據目擊者說,這次綁架是由咸寧市溫泉開發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鄒譽帶著惡警幹的,其中有岔路口派出所惡警參與綁架。

據明慧網數據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五年咸寧市法輪功學員劉文忠、魯有部、駱名枝、孔盛祠、邱姓五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咸寧市洗腦班。

在建立「天照生態農莊」洗腦班後,鄒譽不斷指揮惡警到處綁架法輪功學員。如:法輪功學員陶席珍,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被綁架。咸寧市岔路口藍天超市老闆、法輪功學員楊小華,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上午十點多,在她自己的工作場所被多人綁架。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上午,楊彩雲由在單位被「六一零」、公安警察綁架。他們把她強行塞進車子裏,送到洗腦班非法關押。咸寧市中心血站職工家屬鄭杏華就是被逼迫離家的,有家不能歸。

此外,自二零一零年十月,嘉魚縣渡普鎮法輪功學員何桂紅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嘉魚縣「六一零」頭目陳名保和國保隊長陳克平及牌洲灣鎮派出所所長龍基學、牌洲灣維穩中心主任葉坤山等惡人脅迫,被迫流離失所。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份,嘉魚縣「六一零」頭目陳名保和國保隊長陳克平及牌洲灣維穩中心主任葉坤山等惡人,勾結咸寧市國保支隊長鄒譽,在一些地方張貼法輪功學員何桂紅一家三人的像片、家庭住址和身份證號碼,並說「舉報」一人給予三千元獎勵。

◎法輪功學員從「天照生態農莊」洗腦班回家後,鄒譽等惡警還不放過她們,如:楊曉華和章紅萍,鄒譽等政法委系統的惡警不時上門騷擾,打電話威脅。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咸寧市國保支隊以鄒譽和岔路口派出所張會龍為首的惡警,非法闖入咸寧市煤化局法輪功學員陳建平的家,到處翻箱倒櫃,進行騷擾和威脅。

四、鄒譽在職期間,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陳建平,男,五十多歲,原咸寧市煤化局法輪功學員。他曾經三次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一九九九年由於依法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先在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後轉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他又被非法勞教二年,先在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後轉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二日,他被非法關押在咸寧市貓耳山第一看守所,後送進沙洋七里湖勞教所迫害。

◎石幽燕,女,四十多歲,咸寧市溫泉開發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大學在讀生的石幽燕,因攜帶法輪功書籍,被非法關押在咸寧市貓耳山看守所,惡警用睡「死人床」十五天折磨她。後石幽燕被送往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楊冬香,女,五十歲左右。溫泉開發區岔路口社區居民。她兩次被非法勞教,多次遭到惡人的迫害,雙眼差點瞎了。

◎蔡慧蘭,女,六十多歲,原咸寧市建築公司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蔡慧蘭被非法勞教一年,先在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後轉沙洋七里湖勞教所遭受迫害。

◎陳新華,女,五十多歲,原咸寧市建築公司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五月,陳新華進京上訪,被花園派出所非法抓捕,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送沙洋七里湖勞教所遭受迫害。在勞教所,陳新華被逼迫做奴工,如刷花生、摘棉花等,手都爛了,還不准休息。

◎陳謙,男,五十多歲,原咸寧市棉紡公司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陳謙被非法關押在通山縣看守所,後被送往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三年八月,被非法關押到湖北省沙洋勞教所勞教二年。

◎周克利,女,六十五歲,咸寧市農科所職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從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回來後,被非法關押在雙鶴拘留所關押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在沙洋勞教所遭受迫害一年半。後來周克利含冤離世。

◎熊春芝,女,四十多歲,周克利的兒媳。二零零一年七月,熊春芝依法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二年。

◎陳衛群,男,四十多歲,周克利的大兒子。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迫害。

◎陳利群,女,四十多歲,周克利的大女兒。二零零零年,大女兒被非法勞教,在沙洋勞教所被迫害的身體尚未痊癒,剛回家不久,又於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二日被綁架至咸寧貓耳山看守所。那時她已經懷孕幾個月了,惡警逼她到醫院引產,將她強行送勞教所迫害。

◎陳益群,女,三十多歲,周克利的小女兒。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從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回來後,被非法關押在雙鶴拘留所(當時所長張某某、劉金龍、畢明雲)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在沙洋勞教所遭受迫害一年半。

◎陳臘榮,女,五十多歲,咸寧市煙廠編織袋分廠職工。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她到武昌走親戚,在那裏發放真相資料,被當地惡人誣告,遭當地派出所惡警綁架,被勞教一年半,非法關押在沙洋勞教所遭受迫害。

◎胡偉、李學紅、李建輝都是原咸寧市煙廠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在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遭受迫害,強迫做有毒的手工產品(錫紙),使身心受害。

◎任慧芳,女,六十多歲,原咸寧市煙廠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曾經被非法勞教二年,先在武漢何灣勞教所、後轉到沙洋勞教所遭受迫害。

◎蘇曉蓮,女,五十多歲,咸寧市農科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在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遭受迫害,強迫做有毒的手工產品(錫紙),使身心受害。後來,轉到湖北省湯遜湖洗腦班遭受迫害。

◎鄒注嬌,女,六十多歲,湖北省第四地質大隊職工家屬。她被非法勞教二次,遭到邪惡的迫害。

◎方錦蓮,女,五十多歲,原咸寧市製藥廠職工。兩次被非法勞教。一九九九年她依法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在武漢何灣勞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八月六日,被三號橋派出所約七、八個警察團團圍住,強行綁架到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迫害。

◎雷江平,男,五十多歲,咸寧市印刷廠職工。二零零五年年四月二十一日,雷江平被惡人綁架並送省洗腦班遭受迫害,後來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沙洋勞教所受迫害。

◎章紅萍,女,四十歲,咸寧市溫泉開發區白茶村民。二零零五年六月一日,惡警宋瑞生、度志祥、皮劍、金國新等在路上綁架章紅萍,非法關押在咸寧市貓耳山看守所三天,後轉到湖北省湯遜湖洗腦班非法關押三十五天。一個月後,章紅萍被勞教一年半,送湖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

◎劉愛民,女,五十多歲,原咸寧市建築公司職工。二零零五年六月三日,被迫害致含冤過早離世。劉愛民多次被非法抓捕,多次被非法關押,被非法罰款不知有多少,遭毒打五至七次。兩次被非法勞教,一九九九年她在「一三一工程」洗腦班遭到精神迫害,後來在沙洋勞教所遭受精神、肉體、經濟上的三重迫害;二零零二年,劉愛民又在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遭受迫害,被多根電棍電擊、背寶劍等,受盡折磨。

◎王瑤霞,女,四十多歲,咸寧市中心醫院護士。二零零五年三月,王瑤霞被綁架到湖北省湯遜湖洗腦班進行精神迫害,並被直接非法勞教一年半,在湖北省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

◎章琪,男,五十多歲,咸寧醫學院教師。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章琪在溫泉大商城門口參加集體煉功,被溫泉分局副局長宋瑞生等惡警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先在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遭到迫害,後集體轉送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三大隊遭受迫害。

◎汪禮迪,男,五十多歲,咸寧醫學院教師。他曾經被非法勞教二次。二零零一年七月,汪禮迪被惡人誣告,在家中被綁架,送通山縣看守所異地非法關押四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先在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後轉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遭受迫害。

◎徐長虹,男,五十多歲,咸寧市中心醫院藥劑師。一九九九年八月,徐長虹依法進京上訪後,被溫泉開發區惡警非法勞教一年,先非法關押在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後轉送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三大隊迫害。

◎吳衛華,男,三十多歲,原咸寧市煙廠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八月,吳衛華依法進京上訪後,被溫泉開發區惡警非法勞教一年半,先非法關押在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後轉送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三大隊迫害。

◎楊小勇,男,三十多歲,溫泉開發區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八月,楊小勇依法進京上訪後,被溫泉開發區惡警非法勞教三年,先被非法關押在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後轉送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三大隊迫害。

◎鄭雙華,男,三十多歲,咸寧醫學院教師。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被綁架,並被非法裁決三年勞教,非法關押在浙江省十里坪勞教所遭受迫害。

◎李敏才,男,三十多歲,咸寧醫學院病理學博士。二零零一年七月,李敏才和妻子李素琴雙雙被非法關押,李敏才被送到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

◎高志被,男,四十多歲,原咸寧糧食學校體育教師。一九九九年八月,高志依法進京上訪後,被溫泉開發區惡警非法勞教三年,先非法關押在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後轉送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三大隊迫害。

五、讓社區向民眾徵簽「家庭承諾卡」及大範圍張貼、散發誣陷材料

二零一二年三、四月份,鄒譽積極執行市政法委和「六一零」的邪惡命令,利用徵簽「家庭承諾卡」的形式,脅迫無辜的社區工作人員向社區民眾下毒手,大面積要挾無辜民眾簽字,拉人陪葬,毀滅眾生。

二零一二年三四月份,在社區向民眾徵簽「家庭承諾卡」的同時,鄒譽積極執行市政法委和「六一零」的邪惡命令,利用宣傳材料的形式,脅迫無辜的社區工作人員在社區宣傳欄裏張貼污衊法輪功的宣傳內容,繼續欺騙民眾,毒害眾生。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日,由咸寧市咸安區委政法委和咸安區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委員會辦公室聯合發出《咸安法治》及《創建平安咸安,構建和諧社會》的小冊子,圖文並茂,其中多處誣蔑誹謗法輪功,同時讓街道居委會參與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