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原槎頭女子勞教所所長徐顯幹遭惡報被雙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徐顯幹,男,原廣州市槎頭勞教所專管法輪功學員的所長兼書記、原勞教局局長。二零二零年,徐顯幹遭惡報,被「雙規」。徐顯幹在職期間,曾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

「學習」迫害經驗 引入猶大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槎頭女子勞教所所長兼書記徐顯幹,去北京「學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招術,還把北京的猶大們(張某、岳某,還有一個不敢說自己名的)帶到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

一開始,猶大們企圖用自欺欺人的歪理欺騙法輪功學員,在法輪功學員們強大的正念場下,叛徒們沒得逞。他們惱羞成怒,和獄警一起,用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把法輪功學員吊銬起來,腳尖剛能沾地,其中法輪功學員肖鍵被吊了十一天。

猶大們還假惺惺地讓法輪功學員盤腿休息,然後,五花大綁地把法輪功學員捆起來。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被捆了十二個小時。法輪功學員都被單獨關著,互相間不能說話。猶大們還叫囂:死了沒人知道,白死還被扣上自殺的名。

各種酷刑「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九、十月間,勞教所為了完成上面下達的「轉化」迫害任務,對一批堅持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採取強制手段,關禁閉,將腿盤起,用床單布捆綁手腳,不給睡覺。警察還指使吸毒勞教人員打學員、用蟲咬臉部手腳、灌辣椒、將頭往地上按,使人無法呼吸。結果造成法輪功學員焦鍵和唐乙文雙腿致殘,其他學員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

在槎頭勞教所被施捆刑、遭毒打的還有法輪功學員周梅林、鄧怡、李妙蓮、陳華、司兵、韓祎哲、王潛、唐福蘭、徐菊華、謝焱、羅江英、陳樺等。她們被勞教所特地從北京請來的猶大岳惠玲(此人從邪惡的馬三家出來的)、張義軍(音)、徐少奇、張瑞芳等施暴的。

據悉,徐少奇、張瑞芳及其丈夫任仁結(音)、田萍等人,從二零零二年十月起,一直以中央六一零特派人員在天河洗腦班,以迫害法輪功學員酷刑「轉化」為生的。

在酷刑期間,負責參與此事的主要有:所長徐顯幹、副所長梁惠萍,管理科長盧冬梅,專管隊教導員花少霞,隊長向帆,副隊長張偉欣、陳運蓮等人。

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黃潛

二零零一年六月,法輪功學員黃潛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勞教三年,非法關押在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在這裏,一些因吸毒而被勞教的人員積極協助勞教所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迫使法輪功學員抄轉化書,以達到勞教所需要的所謂轉化率,而勞教所給吸毒犯的好處是加獎分,也就是減勞教期。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獄警王瑞霞夥同當時的指導員花少霞,聚集在管教辦公室的那座樓一樓諮詢室裏,叫來吸毒勞教人員王麗華、曾幗劍與在東北馬三家轉化的兩個猶大(其中一個姓岳),在這裏,強行捆綁了一部份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

黃潛跟他們說:「你們不能拿我肉身的承受力來破壞我的信仰,輸的也只是我身體的承受力,不代表我對信仰不堅定,我是不承認的。」她們不聽,把黃潛拉下來坐地上,強行把她的腿盤上,雙手綁在後面,手和腿有多緊綁多緊。曾幗劍還把她的頭髮綁起,豎起來,故意侮辱她。腳踏在她腿上疼得不行,十分囂張地盡耍流氓,那時她感受到為甚麼那麼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導致精神失常的原因,因為那時她經歷了承受力已經到了極限,精神幾近崩潰的狀態,心靈受到極度傷害。

一直令她在以後的好一段時間裏,睡著的時候都經常做噩夢,在夢裏哭醒,醒來時又覺得難以形容的心靈痛楚!在身體方面,她的兩腿會突然間失去知覺,坐著時不能馬上站起來。當時,花少霞與獄警阮玲在折磨到她願抄「三書」後,才示意曾幗劍他們鬆綁。當時獄警阮玲還譏笑說:「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哦。」

所長徐顯幹、梁惠平是幕後指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