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子監獄原監獄長馮力遭惡報被調查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日】近期中國大陸多家媒體報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市戒毒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馮力因「涉嫌嚴重違法違紀,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馮力,女,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出生,天津人,中共邪黨黨員。一九九零年畢業於南開大學社會學系。一九九零年七月參加工作,歷任天津第一監獄四大隊幹部、管教員,天津市監獄四監區管教員、副教導員;二零零零年一月,任天津女子監獄、市少管所五監區監區長;二零零二年六月,任天津女子監獄辦公室主任;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任監獄管理局辦公室副主任;二零零九年五月,任天津女子監獄監獄長;二零一零年七月,任天津女子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任天津勞動教養管理局副局長、副黨委書記;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至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任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市戒毒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

馮力浸淫天津監獄系統二十多年,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和中共邪黨殘酷迫害法輪功政策的積極追隨者、深度參與者和既得利益者。天津女子監獄則是中共邪黨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最邪惡的黑窩之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在馮力任職期間被施以多種酷刑和非法虐待,獄警還唆使在押罪犯實施迫害行為,包括暴力毆打、吊銬、灌食、藥物毒害、強迫奴工、謾罵和侮辱等,至少兩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馮力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一)馮力任天津女子監獄五監區監區長時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二零零零年一月~二零零二年六月)

(1)郭軼倩被毒打、吊銬、灌食、謾罵、侮辱等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李文、郭軼倩夫婦遭迫害事實》一文報導,郭軼倩二零零一年被誣判五年,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當時地址在李七莊)迫害。五年間,遭受監獄刑事犯包夾的迫害:時時事事監督,不讓買食品,早上五點起床罰站到晚上十一點,有時候讓坐馬札,從早到晚利用邪悟者的謊言欺騙,來擾亂法輪功學員的正信;有時候勞動一天下來,趁法輪功學員累、睏的當時,包夾們又加以謾罵和侮辱。目的都是要促使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轉化」。

郭軼倩在天津市女子監獄遭受暴力毆打、吊銬、灌食等酷刑折磨,在天津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謾罵毆打是司空見慣的事。惡人對堅定信仰的學員,處處無理刁難,製造是非。不符合她們的標準,就遭打罵或吊銬。有時惡警還會唆使幾個犯人同時對一個法輪功學員暴打。對用絕食抵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惡警把她們銬在暖氣片上毒打,暴力灌食。郭軼倩曾被四個惡犯摁倒在地上毒打,事後五監區惡警龔某把挨打的郭軼倩吊銬在床的上鋪實施殘酷迫害。

(2)朱秀平被迫害致精神恍惚,險些失去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天津女子監獄罪惡累累》一文報導,法輪功學員朱秀平,武清區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八日朱秀平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四監區。她被分到九組,這個組有好幾個猶大,給她做「轉化」。她堅定正念,修煉真善忍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沒有錯。隊長讓她背監規,她不背,就被罰站。十五天後,又被分到三監區,接著被罰站。十五天後,被送到五監區。到了五監區,她的身體越來越壞,連行走都很困難。每天有人給她做「轉化」,進行強行洗腦,看天安門自焚假相,使她精神恍惚,身體被搞垮。

家人看她身體如此糟糕,為了讓她儘早離開監區,用省吃儉用的一千多元錢給疏通關係,最後,仍未能成功。朱秀平的身體越來越差,險些在獄中失去生命。

(二)馮力任天津女子監獄監獄長時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二零零九年五月~二零一三年十一月)

(1)法輪功學員王淑華被酷刑折磨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六旬王淑華被關進天津女子監獄》一文報導,天津六旬法輪功學員王淑華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後,家屬九月份到天津女子監獄探視,發現她身上、頭上都用東西包著,只露出少部份臉。她的女兒問母親是否挨打了,旁邊警察搶著說「沒有」。王樹華對家人說:這裏比以前她被非法關押的邪惡監獄還要惡上十倍,自己一度都不想活了,後來想到那樣做不符合法,才沒有自殺。王淑華的家屬強烈懷疑王淑華遭酷刑折磨、迫害。

(2)法輪功學員徐雪麗、楊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津沽大地的見證之四》一文報導,二零零五年,法輪功學員徐雪麗被綁架後非法判刑八年,在天津女子監獄中曾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徐雪麗出獄前三個多月,突現心臟病症狀,被送到監獄新生醫院強迫輸液,不明液體剛輸進血管,徐雪麗感覺頭像炸了一樣,眼睛都要冒出來了。從那以後精神狀況越來越差,獄警強迫她繼續吃藥,徐雪麗非常害怕那種使自己非常痛苦的不明藥物,包夾犯人送的水裏經常有不明沉澱,嚇得徐雪麗水都不敢喝。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出獄時,只剩77斤的徐雪麗被兩個人架出監獄,隨後出現嚴重精神病症狀,感覺自己腦袋裏有攝像頭,不敢看東西,怕看到的東西被攝像傳到邪惡警察那裏。從而傷害看到的人,腦子沒完沒了的給她放錄音, 感覺有東西在身上爬。每日極度緊張、恐懼,精神失常。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兒被迫害成這副樣子,非常難過。母親流著眼淚說:「太可憐了,太可憐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武清風雨十八年》一文報導,楊建,女,四十歲左右,武清區梅廠鎮稗店村人。她畢業於山東濟南工業大學,原是一家國企的工程師。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楊健被綁架構陷,冤判五年,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

楊健在獄中遭受各種迫害,挨打是經常的。有一次被九個警察用不明藥物打眼睛、打鼻子眼,使楊健不能呼吸,人就像死了一樣,警察以為人已死,就給她準備了壽衣─一條黑色的連衣裙。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晚,楊健父母接到天津女子監獄電話通知,楊健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送入監獄醫院。在後來父母會見她時,她對父母說:我還能不能回家啊?當時冬天她只穿一件單衣。

(3)煽動仇恨、株連無辜,優秀教師賈文廣被迫承受奴役勞動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優秀教師賈文廣在天津女子監獄受迫害》一文報導,賈文廣一九七四年生於天津武清縣城關鎮小桃園村,任教於大港油田實驗中學、油田一中,是一名優秀的高中物理教師。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賈文廣被綁架,被誣判五年後,於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被投入天津女監一監區二分監區,備受摧殘。一監區大隊長穆全福、二分監區王隊和劉旻隊長不斷施壓、力圖轉化她,她在給家屬的信中提到「生難於死萬倍」。她不出工、拒絕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天津女監又組建了第六監區,迫害手段更陰毒,共二十名幹警、一百四十多被關人員。賈文廣被調過來分到一分監區。六監區魏大隊長、一分監區隊長尹克勤,不但要她思想上轉化,還要她幹活,遭到賈文廣抵制。她們就把活兒分攤到她寢室人身上,每天早七點一直幹到晚八點,中間只准吃一頓飯、兩次上廁所。人們為了不上廁所,都幾乎不敢喝水。週日還要加班,寢室人個個累的不行,矛頭都指向賈文廣,賈文廣不忍心眾人受苦連坐、開始幹活。一分監區隊長尹克勤搞株連迫害,卻辯稱:「我沒給她定額,也沒有要她加班。監室不能留人、零監室,這是監獄局的規定,是制度。」

(4)陳學惠受殘酷迫害,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天津女子監獄罪惡累累》一文報導,天津市法輪功學員陳學惠,二零零九年九月至二零一三年四月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身心遭受了極大摧殘,出現嚴重的乳腺癌、胃癌,於二零一七年二月三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陳學惠被非法關押在三監區期間,遭受了幾年的身心迫害,每天逼坐小板凳,不許腿伸直,不許眼睛偏視一點兒,只能目視前方,不然獄警叉腰跺腳唾罵。吃、喝、拉、尿全部在監室內,不允許出去一步。在寒冷的屋子裏,整天這樣坐著幾個月,令人無法忍受腰、腿疼痛的折磨,凍的胃部疼痛難忍,吃不下飯。獄警就強行逼迫給吃各種各樣的不明藥物,導致越吃越疼,疼起來整夜不能入睡。就這樣每天還被強制在車間裏勞動十二個小時,整天雙手泡在泥湯裏,有時把活兒帶到監室繼續幹。獄警每天逼迫著聽邪黨造謠媒體焦點訪談、新聞聯播,逼看誹謗法輪功的邪書,逼迫洗腦,精神備受折磨。

陳學惠老人從監獄回家的第一天,家人做的麵條她只吃了兩口,當家人問她怎麼吃的這麼少時,她說:「這是我吃的最多的了。」就在陳學惠老人臨去世的前幾天,中共人員還到家裏進行騷擾、拍照等。

(5)韓淑娟被在飯裏下藥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天津女子監獄罪惡累累》一文報導,法輪功學員韓淑娟,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二年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女監。每個新到女監的法輪功學員,在最初的幾天都遭到突擊「轉化」。坐小板凳、不讓上廁所,大小便在屋子裏解決。另外在被逼「轉化」之前都給吃藥、不明藥,飯都是包夾給拿。在剛來的時候,晚上看殃視新聞聯播時睏,頭昏沉沉的,大家都指責她,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才聽說她們在飯裏下藥了。

天津女子監獄多年來一直在極力掩蓋真相,以上已曝光的案例只是其滔天罪惡的冰山一角。天津女子監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期間,馮力被授予多項「榮譽」,諸如,二零一零年天津市「三八」紅旗手,二零一一年全國優秀黨務工作者,二零一二年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婦女創先爭優先進個人、邪黨十八大代表等。這些沾滿了法輪功學員鮮血的所謂「榮譽」促使其更加賣力的迫害法輪功。

然而,善惡終有報。表面看來,馮力的落馬是中共邪黨內部勢力相互傾軋的結果,實質是其泯滅人性,罔顧良知,踐踏法律,迫害善良法輪功學員的必然下場。其落馬是上天在警醒那些還在步她後塵的所有人:善惡有報是永恆的真理,莫要以身試法,謹記,神佛的慈悲與威嚴同在。

上天有好生之德,在此勸誡所有還在參與迫害的人,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來:1)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2)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保護法輪功學員;3)提供罪證舉報迫害法輪功的人,將功贖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