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大法 農婦明悟正法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九年,當時我家庭面臨破碎,我與丈夫無法過下去了,特殘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我剛得法時,本村大法學員看我病太重,害怕我不能真修,從而破壞大法,都不願接受我。我自己在家學法,不長時間,我身心被大法的法理震撼了,像春天脫去了一件破舊的沉棉衣。

當我看到師父講的:「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1]

我真是無地自容,羞愧難當。我是出了名的打孩子「毒手」,以不讓大女兒出去打仗為由,致使女兒在外吃多大虧,都不敢讓我知道。

有一次,女兒被人打了,回家還裝作沒事樣。是後來老師逼她同學的家長來賠禮,我還覺的沒有事,孩子嘛,不用上醫院看。人家走後,女兒裝不下去了。一看,她腳青紫,腫的老粗。原來是一週前,本村的同學打她,將她推到溝裏跌的。女兒沒跟任何人說。後來,一位同學弄倒凳子,砸在女兒受傷的腳上,女兒疼的不敢動。老師正在眼前,接著,他看女兒的腳變成這個樣子。老師火了,說:「叫同學的家長來。」女兒趕緊說:這不是同學所為。

我對女兒清高自大,冷酷無情,孩子跟我受苦了。我這個不明事理的媽媽,太對不起孩子了。師父啊,您大慈大悲,就收下我做您的徒弟吧!我決心要好好修煉。

小女兒哭引起的風波

一天傍晚,我正在做飯,小女兒看著門口的小朋友都吃果凍、喝奶,跑進來要買桔子水喝,就是糖精加生水、色素勾兌成的那種,我不給她買。她摟住我腿,不讓我做菜。油冒煙了,我就先把她關在門外。

她在門外大哭起來。鄰居們都往我家門口跑來,說:「這怎麼又打孩子了!」眾人都憤怒的目光指責問我:「為甚麼又打孩子?發的甚麼羊角風?!」

大女兒替我辯解說:「我媽沒打妹妹。是妹妹要桔子水喝。」

我出來說:「小寶,媽媽不該急著做飯,把你關門外。」

我抱起她來,她不哭了。我繼續說:「小寶是聽師父話的好孩子,去掉饞,去掉想喝的執著,桔子水是生水,喝了不好,咱聽師父的話。媽媽不住醫院,省錢,小寶也不用打針,不疼,也省錢。媽媽沒病了,去打工掙錢。有了錢,甚麼都能吃上了。因為媽媽現在沒錢,你硬要,也要不著。不是孩子不聽話,是桔子水引誘著孩子喝,師父的好孩子能被它左右?!」

小寶摟著我脖子,小聲說:「媽媽,我聽師父的話,不喝了。」人們都笑了。

大女兒興奮的對大夥說:「我媽媽修煉真善忍了,不打我們了,很愛我們。」眾人們都說:「你們這兩個可憐的孩子,終於過上了正常日子了,得到該得到的母愛了。」

眾人看著女兒那幸福的笑容,不住的念:「真善忍好,孩子再也不用受苦了。」

家中的錢被盜後

那是二零零一年的秋天,中午,我就去地裏鋤花生去了,丈夫在家午休,三點多才去田地。晚上回來,我們看見抽屜被撬開,錢被盜了。這些錢,有我租出去的口糧田六百元,還有丈夫替人家收賬的錢,總共三千來元。

當時,丈夫就哭了說:「我怎麼就該受窮呢?現在欠錢的是爺爺,要錢的是孫子,老闆把這些難要的賬給了我,這是我今年的工資,我以為總算能還上飢荒了。」

丈夫突然對我說:「你師父不是有本事嗎?我再不罵你師父了,你叫你師父給我找回錢來吧。」

我看著他,心裏這個難受,我想:人啊,就是人哪!丈夫這個人一向不低頭,自己從沒說個「不」字,倔強、心高氣傲,難降身份,今天他這樣,也可能是他身體不好,掙錢太難了,也許他知道自己錯了。我今日學大法,明白了法理,世上沒有偶然,必有原因。

我對丈夫說:「我師父永遠都是慈悲的,大法是救人的,恩師絕不會降罪給你,不會損你福,這請你放心。我恩師是為眾生受罪,一再給眾生機會。但是人做壞事就損德、失德。德就是福,做壞事的人是自己在損福、失福。我認為破財、遭災、長病啦,也叫惡報。我師父是傳法教人修煉的,你看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就能祛病健身,不花錢、不受罪、不喝苦水。師父叫我們站在對方角度為別人著想,修煉人對誰都好,你對我真好,我對你不假,你對我善良,我對你忍讓,夫妻之間和睦了吧,家庭和睦,鄰里之間定能和睦,那麼社會會怎樣呢?」

「我師父不是看家護院的,你不罵我師父,我師父就給你找回錢來?不是那麼回事。師父慈悲,大法是救人的,是眾生應有的虔誠、尊重、尊敬,人生生世世做了好事、壞事,造成今生的禍福,如果咱們欠了人家的,正好還債,咱不欠人家的,偷錢人給咱福德,咱也沒失去甚麼。」

「再說,還有個破財消災的說法,也許咱有甚麼災難都免了。人得到就高興,失去就傷心,往往平常不注意自己的言行自作的,難來時,就求這求那的。不就幾千塊錢嗎?不失不得。我也沒病了,口糧田收回來,孩子也過三個生日了。我種地、打零工、送孩子上學。你出去打工,幾千塊錢,很快就還上了。」

「我看到你傷心的樣子,你知道嗎?我恩師被誣陷,你不說公道話,隨著壞人亂說,我有多傷心嗎?我身心的變化你一清二楚,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想想,誰對你父親恩將仇報,你是甚麼心情?做人要有良心,恩師會給我們善解一切的。起來吃飯吧,人只能隨其自然。」

丈夫在我勸導下,也冷靜下來了。大法師父又一次化解了一次家庭魔難。

過後,我聽別人說的,丈夫對他說,他自己沒關好門,被小偷偷了,回家還罵妻子,還是學大法的好,要是以前,妻子一準疼錢,大發脾氣,又不想活了,還不知瘋到哪去了,還得看著她。看現在,她理智安詳,用她從大法中悟到的道理來安慰我,關心我,我也明白了一些道理。學大法的人和常人就是不一樣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