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把我當作自家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七十歲,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

二零零三年左右,本單位一位七十多歲的阿姨腿摔骨折了,行動不便,老伴身體一直不好,三個女兒工作都很忙,無暇照顧,經熟人找到我,要我幫忙,只給二老做飯,等阿姨的腿好了,就可以不做了。聽說這阿姨不是很好相處的人,同自己的女兒也搞不好關係。

過去有句老話:「人狠不纏,酒狠不喝,惹不起,躲得起」。以前我就是抱著這樣一個處事原則與人相處,極端的保護自己,生怕受到一點傷害,就不想去。經熟人再三勸說,我就想到師父說:「今後你們遇到的問題都不是偶然的,請你們要有這個思想準備。讓你過些難呀,常人放不下的東西全讓你放下。你會遇到許多麻煩事,問題會從家庭、社會方方面面產生出來」[1]。

我想,現在我是修煉人了,我修大法了,再不能用以前的觀念對待事情,碰到這事就有我修的,要去的執著,這不正好提高我的忍耐力嗎?去我不願聽不好聽的話的心嗎?

師父說:「尤其在複雜的工作單位環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一旦退下來,其不失去了一個修煉的最好環境嗎?甚麼矛盾都沒有了還修煉甚麼?怎麼提高呢?」[2]

只要我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人,真心的、善心的對待他們,和他們搞好關係,他們會接納我的。就同意去了。

第一天去,首先把廚房從上到下,抽屜、櫃子裏外,灶台等處用洗潔精、鋼絲球徹底擦洗、打掃乾淨了,再也沒有油漬、污物了,收拾了一下午。第二天去買菜時,阿姨說要多買點菜,她二女兒一家三口全天都在這吃飯,我說好吧。沒有計較原來說只給二老做飯,現在又突然增加了三口人,增加了我的工作量,就是報酬沒增加。買完菜回來,把賬單給了阿姨,算清了錢數。阿姨家的伙食很講究,每頓都要有六、七盤菜,還不能重樣,每餐我都精心搭配,儘量適合他們的口味,老人,小孩都要顧及到,他們都比較滿意,說色香味俱全,像餐館做的一樣。有幾次小女兒說這話時(她一家人也經常回娘家吃飯),我看到阿姨臉色不好,我擔心阿姨不高興,心情不好,影響身體,我馬上把話題岔開了,可能阿姨心想:她(指我)做的好,我以前就做的不好嗎?有幾次原本已準備好了二女兒一家的飯菜,但臨時通知不回來吃飯,我都主動留下幾樣較好的菜,放到冰箱裏等他們回家時再做給他們吃,阿姨知道我是在為她著想,就很滿意。每次上頓沒吃完的菜,下頓熱好我吃。有幾次阿姨以為我喜歡吃這種菜,我笑笑,沒做解釋。

叔叔的牙和胃不好,每次吃飯吞咽都很困難,只能勉強吃一點點,阿姨著急,我心裏也很難受,覺的沒有盡到責任。為了老人能多吃一點飯,增加營養,我就想了一個辦法,從每天買的菜中挑幾樣適合叔叔口味的菜,每份只要一點,把它們都剁碎,蒸飯時再把它們一起蒸軟,然後在炒鍋裏加上油鹽佐料翻炒成稀軟糊狀的菜羹,再把它和飯拌在一起,就是一份美味可口的營養餐了,每頓的營養餐都不重樣。叔叔吃飯再也不那麼難吞咽了,再也不把吃飯當成負擔了。有時我也給他做點麵食,換換口味。

阿姨和她家人看到我不怕麻煩,真心為了老人好,都非常感動。阿姨的三個女兒、女婿、外孫也經常來家看望二老、吃飯,一大家人圍坐一團,談笑風生,好不熱鬧。老人非常高興的對我說:「他們以前很少回來,自從你來後,他們回來次數也多了,你辛苦了。」看到二老高興,我說:「只要您高興,我不累。」

阿姨家有個小後院,裏面堆放了一些蜂窩煤、汽水瓶、爛紙盒等雜物,長期沒人收拾,很髒亂,我抽午飯後的空閒時間,把整塊的蜂窩煤重新碼放在院子的一角,煤灰用袋子裝起來放好,瓶瓶罐罐用塑料筐裝好,放在一邊,紙盒按大小堆起來,把院子的衛生徹底的打掃了一遍,看上去煥然一新,井井有條,阿姨非常滿意、高興,她女兒一回來,她就拉著她女兒到院子去,高興的說:「你看看某某(指我),我沒叫她做的事,她主動做了,而且還做的這麼好。」她女兒對我說:「姐,你真好,我看過你們的書,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我媽脾氣不好,和我們做女兒的關係都搞不好,可是卻和你很談的來,對你也很滿意,精神比以前好多了,你在這裏我們都放心,真是太謝謝你了!」我說,「我以前可沒這麼好,是修大法才改變了的。」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然後給她講大法真相,做了三退。

從試探到信任

我到她家的頭幾天,我正在廚房專心的準備飯菜時,叔叔悄悄的來到廚房看我在做甚麼,當他看到我專心忙碌時就走開了,以後就再也沒到廚房來了。

這期間還有個小插曲,我到阿姨家後,不到半年時間,阿姨的腿好了,能走動了,可以自己去買菜了。有一天,阿姨買完菜回家,我像以前一樣,從她手中接過裝菜的袋子,把菜拿出來,發現袋子裏有幾元硬幣,當時我就把錢給了阿姨,她接過後,看了我一眼甚麼也沒說,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幾次,後來又有幾次我在打掃房間時,發現床下面有幾元錢,我拾起後給了阿姨。後來阿姨在和我談家常時對我說,他們家的人從來沒把我當外人看待,她家甚麼事都和我說,錢放在甚麼地方都不背著我,這時我才明白那幾次掉錢的事是她在試探我。

有幾次不知為甚麼阿姨無中生有的冤枉我,當時我看看她,沒做任何解釋,過後她對我說:「我知道你是怎樣的一個人了。」在以後的日子裏,阿姨對我更信任,更好了。每次吃飯,阿姨都要我挨著她坐。有幾次吃飯時,有些比較貴的菜,她看到我沒吃,就對我嘟嘟嘴,眼睛看向盤子,用腳在飯桌下碰我,示意我多吃點。

一家人

在阿姨家做了快三年,每年過大年,我都會給她家的每個房間打掃乾淨,擦玻璃窗、洗窗簾,看到我忙忙碌碌,阿姨都會說:「這才像個過年的樣子,幾年都沒有這樣做過衛生了,真好!」每年她家過節過年時都要準備年貨,禮品,每個女兒一份,也給我準備了一份。

我也把他們當作了自己的家人。過年放假時,我也會帶上禮品去給二老拜年,看望他們。由於我家有事,我打算離開她家,他們多次挽留,說我們已經把你當作我們家的一員了,你走了,我們再也找不到像你這樣的好人了,你對我們是用了十分的心,別人是做不到的。我就又留下來做了一段時間。

在我離開她家後,有幾次叔叔坐在輪椅上讓阿姨來找我,說是想我了,到我家樓下叫我,當時我正在炒菜,就趕快關掉爐火,跑下樓和他們說話,談家常,多好的老人啊。

在今後的修煉中,無論時間長短,一定聽師父的話,真修,實修,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