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在感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到今天已經二十三個春秋了,風雨中一路走過來,最多的感悟,就是大法的美好和師父的慈悲保護,感恩的話語無以言表。

一九九八年秋天,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朋友送我一本《轉法輪》,那時正在秋收時節,白天忙一天農活,晚上看書,我被師父在書中闡述的法理所折服,就覺的這書說的太對了,我就是應該做一個這樣的人啊!

就是從那時起,看這本書就成了我生活中的第一需要。法輪大法博大的內涵熔化了我的心,我知道了生命的意義,當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的時候,心性不斷的昇華帶來了本體的改變,在不知不覺中困擾我的過敏性蕁麻疹、糜爛性萎縮性胃炎、風濕性關節炎都好了。

真心修大法 全家見光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瘋狂的打壓開始了,謊言充斥著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我很迷茫、無助、不知所措,教人做好人、使人們身體健康的大法怎麼就不讓修煉了呢?周圍看了邪黨新聞的人都在議論法輪功。我丈夫回家對我說:今天單位那些人聽了電視說的,都被騙了。我說:「我最了解了,誰說法輪功不好都不行,我和他們(那些被毒害的人)辯論了。」丈夫是我身邊的人,我修大法雖然時間不長,但是我修煉大法後的變化他是看的清清楚楚,丈夫雖然沒修煉,但是他非常支持我,他也在大法中受益,知道大法好。

婆婆因為腦出血全癱瘓也不會說話了,偶爾有一點點微弱的意識,婆婆需要人護理,第一次婆婆拉到褲子裏我幫她擦屎,婆婆用很愧疚的表情看著我,我說:沒事,能習慣。以前女兒的剩飯我都不吃覺的噁心,丈夫喝酒嘔吐如果讓我看到了,我就會和丈夫一起嘔吐。因為婆婆幾乎沒有咀嚼功能,只能吃流食,為了叫婆婆排便順利,吃飯也不能單一,我就把蔬菜和肉切成小丁攪拌到稀飯裏面一口一口餵給婆婆。白天我護理她,晚上丈夫陪著她,婆婆只要離開我就喊叫。有一天丈夫說:「真想從六樓跳下去,這老媽太鬧人了,真是讓我受不了了。」我對丈夫說:她是你的親生母親,又那麼疼你,是不該抱怨的。人家說婆媳是一對仇人,你知道我伺候她的時候為甚麼能做到平淡祥和的嗎?為她擦洗屎尿的時候也沒有怨言,為了叫婆婆高興,我會給婆婆唱歌,婆婆雖然不會說話,她會用開心的笑來回應我。是大法改變了我,大法教會我善待別人。我所有的這些表現,不是裝出來的,如果不學大法,我是做不到把婆婆當成媽媽一樣耐心伺候的。

丈夫是一位不善言語的人,他雖然對我的表現很少發表意見,但是他看在眼裏了。

幾年前我聘請律師控告洗腦班對我的迫害時,被警察綁架到了看守所,我能在三十天後在師父的看護下正念闖出看守所,我知道是師父慈悲保護,知道大法好的丈夫默默營救也有因素。

那天從看守所接我回來的路上,六一零的人說:他們煉功人最自私,家人給她下跪她都不會說不煉了。我丈夫當時就面色嚴肅的說:法輪功怎麼啦?法輪功拽出來哪個都是好人。當時六一零人員和另一個國保警察都低著頭沒有再說話。回來後,丈夫告訴我他們單位的政法委書記也給他施加壓力,因為我去控告,要給他停職,還叫他和我離婚。丈夫對那個政法委書記說:「我妻子煉功是真的,她上敬老下敬小,對我父母比我對我父母還好,一點缺點都沒有,我不會和她離婚!」丈夫還和我說:「媳婦啊,我知道你煉法輪功也沒有錯,可是我幹不過他們啊。」我說:「你不需要擋在我身前,只要你站在我身後支持我就行。」

丈夫從來沒有當面誇過我,但是我修煉後心性越來越好,身體從來沒有病,和妯娌們都和睦相處,從不計較得失所有的改變丈夫看的最清楚,即使邪黨瘋狂的打壓迫害,丈夫始終站在正義一邊,從來都支持我做三件事。

我除了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外,還經常給家裏人講大法真相,婆婆家的弟弟妹妹和娘家的妹妹們都明白真相,都相信大法好,也都很尊敬我。我小妹妹說:大姐你修煉以後改變太多了,心性也越來越好,就憑你的變化,我就相信法輪功肯定很好,我也想看看大法書。媽媽得法之前妹妹經常請假帶著媽媽去醫院看病,妹妹說:她已經被母親折騰的要受不了了。我告訴媽媽:快修煉法輪功吧。我知道媽媽是知道大法好的,她是怕遭到邪黨迫害,更怕連累妹妹沒有工作了。我說:您身體不好,一樣連累妹妹啊,造的她身心疲憊的。如果您修煉了,您身體好了,不僅是您自己的福份,也是兒女們的福份。媽媽一想也是,就這樣也開始修煉了。

煉功後不久,媽媽身體上所有的病,特別是折磨她多年風濕性關節炎也都沒有了,她回老家的時候見到她的人都說她比十幾年前還年輕了。媽媽見人就說:我原來身體不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法輪功是被冤枉的。看到了我和媽媽修煉大法後的變化,姑姑、妹妹也相繼走進大法修煉。

責任放心上 眾生在感恩

師尊說:「大法弟子將來成就的絕對不是那個小法小道的東西。這一點我想大家已經都知道了,大法弟子那就是肩負著大法弟子的責任,救度眾生」[1]。「大法弟子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2]。當我真正知道了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後,既感覺很榮耀,也有一種壓力。晚上看到一座座高樓的燈亮起來的時候,我就想他們這些眾生有多少還沒有明白真相?走在大街上看到來來往往的人群,也在想,有多少知道唯一能救度他們的只有我們大法弟子啊!可是,這些年被邪黨瘋狂的迫害,又有多少同修能走出來去承擔自己那一份責任哪?後來我就想只有從我自己做起吧。

要讓更多的眾生得救,就必須有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來,於是我就主動承擔起本地的協調責任。

根據我們同修比較分散的特點,組建學法小組,建立聯繫方式,經常召集大家在一起交流。對那些遇到關難的同修,我就主動去她家陪他們學法,交流自己過關的體會。疫情期間一個被病業迫害的同修不能下樓,我就協調其他同修配合著去她家一起學法交流,給她的丈夫和她的姐妹們講真相開創修煉環境。

從自我做起,把自己在大法中修煉身心受益的事情,先講給周圍的人們,也把師父的短經文背給世人聽。記的我把經文「何為忍」和「大法之福」背給我嬸子的時候,她說:真善忍真好,這個忍真好。

原來的真相資料都是靠縣裏同修給我們提供,有個階段整個地區被迫害的很嚴重,真相資料不能滿足同修需要,我們在一起交流,大家都覺的不能再依賴縣裏同修了。

二零一零年身邊的老年同修建議下,我們決定自己開一朵小花保證同修有救人的真相資料。我買了電腦、打印機和耗材,最開始放在我的小臥室裏,丈夫雖然明真相,很支持我,但是,越是這樣我就越擔心他會有壓力,就不敢告訴他,都是等丈夫上班了我才開始打印真相期刊,有一天丈夫下班早,我正在打印資料,就趕緊把做好的期刊用被子蓋上。他進了我的房間拿起一本邊看邊說:「寫的真好,不應該你們發,應該共產黨發。」我說:可是共產黨是害人的,它不會發,就我們才是救人的。簡短的對話,我明白了這就是師父點悟我,不用擔心。丈夫他是個很有正義感的人。

從那次以後我就開始堂堂正正了,我把明慧期刊準備好再和其他同修配合著每隔一段時間發一遍,新年來了,都把小鎮挨家挨戶的發一遍,本地做完了也去附近的村子發。

十年的魔煉,在做資料、發放資料、修理打印機的過程中,遇到心性考驗的事情我就多學法、向內找、歸正自己。心性在提高,我的技術也在提高,我們的小資料點在師父的保護下,一直平穩的發揮著救人的作用。

面對干擾轉變觀念。這些年也有社區工作人員和警察到家裏來,每次我都不和他們對立,沒有怨恨、沒有恐懼,像對待老朋友一樣,善意的給他們講真相。有一個階段,網上揭露各地國保隊長都被利用參與迫害,同修說:本地國保隊長也在部署。我就去國保隊長家裏給他和他家人講真相,他看我去他家了,顯的很不自在,我就開始給他們講真相……他聽明白後對我說:「你去洗腦班與我沒有關係,我要給你弄進去,你回來了我怎麼有臉見你呀。」我離開他家,我都下樓了,他妻子還在對我雙手合十。在一次又一次去他家裏講真相的過程中,他妻子和兒子明白真相三退了。

前一段時間邪黨搞了所謂的「清零行動」,我們小鎮同修交流說:平時找他們還不一定願意見呢,既然到家裏來了,就是來和我們結緣的,就抓緊時間給他們講真相,給社區工作人員和警察選擇光明的機會。由於我們經常給當地公安局的警察講真相,他們很多都有了正念,也不願意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對邪黨的清零行動都是採取走形式的方式應付。有的也說要簽字和拍照,我們都告訴他們,我們不配合是為了你們好,他們只去了幾家就不了了之了。我們真的為他們能做出善的選擇而高興。

因為我們小鎮眾生真相資料看的多、聽的也多,眾生的態度也在變。比如,我的一個朋友有一天見到我對我說:法輪功你好好煉吧,真的挺好的。我驚訝的問她有甚麼體會說。她說:自己年紀輕輕就有心臟病,身體很弱洗頭、洗衣服都會感冒,常年打針吃藥,每年都會把自己和哥哥嫂子的醫療保險都用完了。自從你告訴我每天誠心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後,我身體都好了,偶爾有些不舒服時,八歲的兒子就會說:媽媽快念法輪大法好啊!她原來沒有力氣幹活,全靠丈夫一個人幹,現在自己都可以出去打工了。社區主任的母親告訴我說:是法輪功發東西我都看。小區裏面的基督徒大媽也說:你們那個冊子裏面的小故事真好看。

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心受益了的世人見面第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在過年的時候還發紅包給我叫我給師父買水果等供品,還有的一再囑咐我,在過年時別忘了給李大師發新年賀卡。都以崇敬的心感恩師尊對他們家人的救度。

弟子一定珍惜時間和機緣,真修實修多救人,感謝慈悲偉大的恩師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