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鏡重圓救親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破鏡重圓,顧名思義就是復婚,對,今年過了年,我回家辦了個大事,復婚了!這可不是簡單的復婚,可能有同修會問,結婚、復婚這事兒,每天都太多的發生,有甚麼不同嗎?聽我慢慢道來。

我得法二十多年了。二零零一年被中共迫害,媳婦就和我離婚了。然後,我就一直是在外邊打拼。本來這次回家是因為我二姐身體不好,她覺的不行了,病入膏肓,想看我一眼,我就回去了。到二姐家後,親戚也來了幾個, 我前妻也來了。之前,她給我打過電話,說賣房子,我說:「我們離婚二十年了,你賣房跟我啥關係啊?沒有產權問題,不用問我,你想怎麼辦都行。」她說:「想再買個小點的,你回來也夠住。」我心想,啥意思?看我這些年沒有家,安慰安慰我?我就說:「我這麼多年一個人在外邊慣了,你甭管我。」

這次回家,親戚都見面了,她就把話說明了,想復婚。家裏人有幾個不咋同意復婚,這裏有個原因,在二零零一年,我被迫害,關在看守所,我們那小地方看守所,窮的叮噹的,我每天餓的飢腸轤轤的。有一天,看守所警察喊我的名字,說我媳婦接見,可把我樂壞了,以為給我存點錢或買點方便麵啥的呢。沒想到啥也沒有,卻拿來了離婚書,我心裏那個苦啊。我對她說:「我本來不同意離婚,現在是你看不上我,要和我離婚,那我就尊重你的意見,我簽字好了。」

那時,在我最痛苦、最困難的時候,她一腳把我蹬開。我出來後,在同修和親人的勸說下,我先後四次提出復婚,她理也不理。她是嫌棄我這個身無分文的傢伙!家裏人都知道這個情況。

我妻子長的不好看,脾氣更壞,年輕時,經常打罵我。離婚以後,她幹了太多壞事,把身體糟蹋的不成樣子,一身病痛,二零零九年她又得了糖尿病,一邊打胰島素,又知道煉法輪功可祛病,就帶拉拉的修煉,帶修不修的。她沒有改變本體,不但給修煉人抹黑,也給她周圍親人朋友了解真相帶來很大干擾。在我落難時,她離開了我,二十年後,她現在落難了,卻要把我接回覆婚。所以,家裏人有的不同意,有的心理不平衡,並問我甚麼想法。

我說,我同意復婚,理由是,第一,我要是常人,我不會回來找這個麻煩,照顧病秧子,以我現在的條件,不說是很富有,那也是不缺錢花,找個年輕的,漂亮的,那也不是難事。現在世風日下,在常人來看,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沒有這樣做。之前,我在最困難最需要人幫的時候,她離開了我,我吃盡人間苦,現在是她最困難的時候想復婚,就是我們的夫妻緣還有,我回來了,我同意,我要續好這個夫妻緣,按真修大法弟子要求自己,我要以德報怨!

第二,我妻子對大法和師父敬仰、虔誠的心,我很感動,認為她雖然修煉懈怠,但內心深處信大法的根沒有斷,還有希望。一個師父的弟子落難了,其他同修不去幫嗎?責無旁貸!所以作為同修,我也會在修煉整體提高上,從經濟上,各方面去幫她,何況她曾經是我的妻子,一日夫妻百日恩,看在她當年給我做了幾年飯,給我洗過臭襪子等等,我也應該幫她,報夫妻的恩嘛!

我和她復婚不為私慾,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大法的標準,有大法的要求,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大法弟子應該有寬宏的胸懷。為了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為了她,為了她周圍的親人能夠得救,我心底裏面就這麼想的,我就應該這麼做,所以我同意復婚。我當時說的很激動,我姐姐他們也都感動的都落淚了!

剛好就那幾天吧,妻子那時血糖一會兒高,一會兒低,視力模糊,尤其低血糖狀態隨時有生命危險,要住院。她家裏人倒不開班,沒人照顧她,我女兒就說,爸,還是你去照顧她吧。我就去了。那些天,我就無微不至的照顧她,也多方面鼓勵她。我知道她長期修煉懈怠的狀態,心裏的承負力是很差的,想讓她修煉精進起來,就得用理解、寬容、理智的方式才可行,不能指責、挑毛病等。我就和她從法理上交流,說明造成病業的因果及危害,並鼓勵她樹立信心,精進實修。和她在醫院一起學法、發正念、煉功。

妻子變化很大,回家後也一直堅持學法煉功,這是她以前多久都不做的事了,並自嘲說,「不知你走後,我還能不能堅持!」我鼓勵她說:「別怕,只要你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就能做好,你要是能上班,就去上班,不行的話,就到我那去,我照顧你。」她感動了。

在出院的前一天晚上,她真心的對我說:在你最困難的時候,我離開了你,現在是我最困難的時候,你現在無論在修煉上和經濟條件上都是最好時期,和我復婚,你可別後悔啊。我說:「夫妻之間靠的不是情,是恩義。這幾天,你也看到了我對你無微不至,恩愛有加,我的心就是證實大法教我們做好人,我讓你看夫妻的恩義是甚麼樣,甚麼才是真正傳統文化中的夫唱婦隨、舉案齊眉的夫妻之道!我這些年吃的那些苦我本來不想說。我並不是在和你說漂亮話,為了證實大法使人心向善,是正法,而不是邪黨污衊的邪教。當年打工的廠,廠長都不讓幹的掏廁所大糞的活,為了廠工人和周圍群眾的方便,我都幹了一年,直到離開。那可是又髒又累又沒工錢的活啊,沒人去幹,我去幹。邪黨說大法不好,我就做給你們看!當時廠的領導和工人對大法和我都極其敬佩,廠經理對我說,你在咱廠隨便煉,愛幹啥幹啥,我在這片黑白兩道好使,誰敢騷擾你,我打斷他兩腿,扔出門外!另外,我發現只要做好,講真相時不用多說,人家立馬就三退!有的不但主動找我做三退,還向我要師父講法錄像,也成了大法弟子!今天這個話是你提的頭,你要是不說,我都不提。我還要感謝你給我這樣的機會證實大法。你現在是師父的弟子,也在修煉,可是你自己做的不好,放不下對病的執著,作為我同樣是大法弟子,我怎麼辦?我要幫你度過魔難。我要對你好,我要把我修煉大法以後心性的提高,大法弟子的善在你身上表現出來,把大法的美好,通過在你身上展現,改變你周圍的親屬的對大法不好的看法。就是你將來癱瘓在床我也伺候你,但是你身體這麼差,家裏人看不到你的超常,反而就是給大法抹黑。」妻子點頭稱是。

我們領了結婚證以後,隨著她不斷的修煉提高,她的變化很大。病情也緩解了,血糖也正常了。她的眼睛之前嚴重時看不清路和手機上單位同事發的信息,現在也正常了,學法煉功,知道按修煉的要求做,周圍的同修都幫著她做修煉的事。

師父說:「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1]通過這件事,我自己的變化也很大。我的外甥女說:我老舅這次回來咋這麼精神,這麼帥呢?!我女兒也說:「爸,你咋這麼年輕了呢?」

妻子脾氣不好,這在她親人朋友中是有名的!現在也沒變多少,就這幾天也和我發了幾次火,俺都一笑置之!我抓住任何一個細小的事情、細小的機會做好,我們周圍的人們看到我照顧她那麼好,而且人情世故等方方面面又非常得體,都讚歎大法使人向善的神奇!尤其我那姑爺,他是體制內的人,由於受邪黨的謊言毒害,之前對大法有懷疑有敵視,他又是個小官,手裏有權力,他可以迫害大法弟子,他也可以幫助大法弟子,如果我們做不好,就不能救了他,我不但把真相講到位,我還要做的好,讓他看到邪黨的邪說才是騙人的謊言。當我把天安門自焚等真相講給他時,他竟然吃驚的說:「啊?天安門自焚不是你們幹的啊!」我說當然不是啦!可見邪黨對體制內的人了解真相控制的多嚴重!所以我姑爺變化也特別大。大法弟子做的好,才能改變他,他能保護大法弟子,也給他一個贖罪的機會。

還有我岳父,現在退休了,以前也是個領導,威風的很。他曾仇視大法,之前也瞧不起我們家人,說些不好聽的話傷害我們家人,如今快八十歲了,這一次拍著我的肩膀並拉著我的手說:「我以前說話太傷人,帶話給你的親人,我對不起他們了,希望他們原諒啊。」我也感動了,那樣一個黨文化那麼重,一輩子威風的,今天顫顫巍巍的人,低聲下氣的跟我道歉,真不容易啊!

我深深體會到,修好自己,各方面都往好的方向轉變。看上去簡單的復婚,但在短短幾天,我和妻子身心的變化,令她家裏人都非常震撼,我做了我想做的。我以後會做的更好,請師父放心!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