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四日】我出生在一個世代修煉的家庭,祖父是峨眉山修道之人,母親是佛教徒。邪黨篡權後不容許老百姓有信仰,但母親一直沒放棄,堅持到九十四歲過世。母親常常給孩子們講修煉故事,講如何做好人,神仙世界如何美好……所以我從小就嚮往神仙生活,想進廟修煉。

1、三十多年的病痛消失

我10歲時得了一場重病,差點夭折。邪黨搞所謂「大躍進」,結果造成了三年大飢荒,餓死人無數,政府辦不起學校,我回家當了農民。我是個有名的老病號,為治病,曾參加過多種氣功班,可哪個氣功師也沒有治好我的病。

一九九七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幸遇大法。我走入大法修煉,不到五天時間,走路身輕如燕,三十多年的病痛消失了。自那以後,家務我全包了,全家人都高興,家庭也和睦了。

在大法中修煉幸福無比,真的感覺到師父隨時在我身邊,當我三件事做的好一點,師父就鼓勵我。一次我寫完真相信後就捧著《轉法輪》學法,突然在其中一頁的空格中顯出一句話:「你在做,我在看著呢!」我很驚訝也很感動;當我爭鬥心很強烈時,師父點化我:「爭爭鬥鬥 造業一生」。至今這八個大字隨時會浮現在我眼前。

師父說:「當然我們講緣份」[1]。一路走來,我對「緣份」的涵義逐漸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我修煉大法後,在我家裏出現了很多奇蹟。

一天我要出門辦事,完全忘了爐子上還燒著一壺開水,沒關火就走了。十五個小時後回到家,發現灶上燃著大大的火苗,燒水壺已燒熔了半截!丈夫嚇壞了,說:「看你做的好事,今天要是天然氣爆炸了,你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感謝師尊為弟子家化解了一場大劫難。我常常告訴親友們:修大法真有福啊!

2、丈夫受益

丈夫是公務員,是個無神論者,相信邪黨和媒體的造假宣傳。但因為他親眼看到了我修煉大法後精神和身體都發生的巨大變化,他支持我修煉大法。我給師父上香,他給師父斟茶水。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法輪功後,他害怕我受到邪黨迫害,加上邪黨媒體鋪天蓋地對法輪功的造假誣陷,他對大法就半信半疑了,對我講真相他反感,還說些對大法不敬的話。

就像師父說的:「他不相信氣功,他可不能保證自己不得病。他要得了病到醫院去看,西醫看不好了到中醫去看,中醫也看不好了,甚麼偏方也看不好了,這回他想起氣功來了。他尋思:我去碰碰大運,看看氣功到底能不能治我這個病。」[1]

一天,他的腳突然紅腫疼痛,坐立不安,很痛苦,可五個來小時後,突然完全好了;過了一些日子,有一天他的肩膀突然紅腫,疼的他坐不住,也不能躺。那種痛苦的樣子讓我很揪心。奇怪的是,也就過了幾個小時疼痛戛然而止。這兩次毛病都是當晚發生,天亮前就好了。他覺的奇怪,又感到很幸運。我告訴他是慈悲的師父幫了他。他說:「你師父在美國,怎麼幫我呢?」我說,師父天天在我家看護著我們,不然咋會樣樣順利呢?你以後一定要尊敬師父,相信大法。他笑而不答,還是不相信。

第三次來的是重病,他不能吃不能走動,才幾天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各級大小醫院往返數次,卻檢查不出來原因,所有的醫生都說他沒病,是自己心理作用不敢吃飯。這把他氣的夠嗆,大罵醫生無能,說:「這樣醫下去,醫不死也要氣死!」我每天照顧他,勸他不要著急。我說:「看來現代科學並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無所不能,是有限的,咱們另想辦法吧!」他立即問:「甚麼辦法?」我說:「我們一起煉法輪功吧,師父等著你呢!」他笑著說:「煉功可以,但是我不上天,七仙女還下凡找董永呢。」又說:「我現在身體不好,不能煉功,你給我念那本書吧。」他指的當然是大法書《轉法輪》。

聽他說讓我給他念《轉法輪》,我就開始和他一起學法。

學《轉法輪》十天左右,他的身體出現了明顯變化:能吃飯了,生活能自理了(這是他最大的願望)。他非常激動,說:「我天天念『李洪志師父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他繼續一起學法,並開始教他煉功。通過學法,破除了邪黨媒體誣蔑、栽贓法輪功的謊言,使他明白了: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修「真、善、忍」的,不是甚麼「×教」;李洪志師父是帶領弟子往高層次修煉的,不是來奪邪黨政權的;修煉人為甚麼不吃藥?是師父給淨化了身體,沒有病了吃甚麼藥;有的修煉人沒有完全按「真、善、忍」標準去修煉,所以還會得病或死亡;氣功在低層次上與體育鍛煉是一致的,在高層次上是修煉。

師父說:「醫院能不能治病呢?當然能。醫院治不了病,人們怎麼會相信哪,怎麼都上醫院去治病呢。醫院還是能治病的,只不過它的治療手段是常人那個層次的,而那個病卻是超常的,有些病是相當大的。所以醫院講有病要早治嘛,大了他就治不了,藥量大了人也要中毒的。」[1]丈夫說:「師父講的很客觀,沒有完全否定科學。」學法中他還提了很多問題,這裏只舉了幾個他最關心的、從法中他認識到的問題。看來他根基還是不錯的。

當他學法越學越想學時,邪黨的「清零」騷擾來了。派出所、社區人員多次來家騷擾,幾次都是他挺身而出,不讓他們進門,讓來訪者站在門外聽他講法律,指出他們這麼做為何是違法的。但次數多了他也煩了,他說這些人太無聊了,說不來了,下回又來了,甚麼時候有個完啦!怕受迫害,他就不學法、也不煉功了,怎麼勸也不行。我很遺憾,覺的對不起師尊的慈悲救度。好在他知道甚麼是大法了,也「三退」了。

3、兒女受益

再說說我的兒子。兒子是個心地善良、忠厚老實、能處處為別人著想的年輕人。師父說:「做好人都難。」[1]兒子是因為太老實就被工作單位裏的那幾個為了利益相互勾結的貪官選中當了他們的替罪羊,被判了刑。但在師父的看護下監外執行。還差一個月他的刑期就滿時,卻趕上孫女考上了重點大學處在「政審」期間,而我還被綁架了。邪惡的舊勢力真是想一箭三雕啊!在師尊的保護下,我當天就回家了,警察就要兒子監視我,被他拒絕,兒子堅定的對我說:「大不了我再坐幾年牢,即使女兒上不了大學,我也不配合他們監視您!」

這震天撼地的一句話給他自己定下了他的未來。當今中國的年輕人,有幾個願意捨去兩代人的根本利益而站出來維護大法呢?他卻在保護大法弟子,抵制邪惡迫害。結果邪惡一招也沒得逞,我們三代人甚麼也沒失去。二十多年來,他為保護我修煉默默的付出很大,曾多次冒著生命危險為我保護大法資料。

我的女兒善良、為人忠厚,願意幫助別人,寧願自己吃虧也不傷害別人,年年被評為單位的先進。她一直支持我修大法,也是大法的受益者。有一次在醫院查體時,幾次都診斷她患了類似絕症的病──甲狀腺功能減退症。我求師父救救女兒。奇蹟出現了:再做檢查,最後結論為炎症。她知道是師父救了她,很感謝師父,也主動證實大法。對熟人說:「法輪功好,我媽原來好多病,修煉法輪功後到現在多年都沒吃過藥了。」還說:「電視上宣傳煉法輪功的不讓吃藥,不是這樣,我家誰有病了,我媽都催促我們吃藥。」我給她三退時,她說:「幫我退了吧!我心中有數,您放心吧!」

邪黨迫害大法弟子,株連子孫。單位提幹,女兒是首選。單位領導找她約談四次,說:「你的指標樣樣合格,只因上級有指示,你媽媽是修煉法輪功的,你不能提幹。」但女兒是單位工作中的骨幹,工作上的壓力卻一點沒變。女兒沒去爭,也沒告訴家裏其他人,自己默默的承受著這不公的打擊。我知道這事後,對她說:「對不起,女兒,因為媽媽的信仰,讓你也受到影響和迫害。大法不會虧待好人,你將來會有福報的。」又對她說:「如果以後再有不公的事,你要抵制。」她說:「媽媽放心,大不了不讓我工作,那我也不會傷害您。」

我幸運的與大法接上了聖緣,我們全家人沐浴在師尊的佛光中,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為弟子付出的一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