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變化讓家人對大法口服心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一名農村法輪大法修煉者,今年六十七歲。把自己修煉法輪功的親身經歷和體會說出來,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神奇。

修煉大法前我是當地遠近聞名的「藥罐子」,一身都是病:神經官能症、鼻炎、氣管炎、神經衰弱、胸膜炎、咽炎、膽囊炎、關節炎、痔瘡、失眠等等,一年四季總跑醫院打針,丈夫掙點錢都不夠我治病的,醫院大夫和我開玩笑:「你是醫院的關係戶啊!」有時去藥房取藥,管藥的女大夫都不是好眼神瞅我,那意思是:「這敗家的又來了。」鄰居給我起了個外號叫:「破解放車」,意思就是身體各個零件都不行了,就像那個要報廢的車,中西醫都看了無數次,沒人能治好我的病。

─、苦難的前半生

我五歲就沒媽了。我家裏窮,孩子多,我爹身體也不好,照顧不好我們,從小我就吃苦幹活。記得小時候頭頂上生了蝨子,癢得把頭皮都撓破了,後來長瘡流了膿也沒人管我。鄰居看我可憐,告訴我一個偏方:用「六六粉」弄弄,後來好了。上了兩年學我爹就不讓我上了,因為家裏沒人幹家務活,還得有人照顧年幼的弟弟,還得做全家人的飯。

三個姐姐出嫁後,我就成了家裏的「頂樑柱」(主要勞動力)。十五、六歲時去井台挑水,那時還是轤轤搖的井,冬天很冷的,打出的水會洒到井台上,結了厚厚的冰很滑,一不小心感覺就會掉到井裏去。後來為了添補家用,我就去村裏大隊幹活,那時掙工分,我幹甚麼都要強,也能幹,晚上還打夜班,誰也沒有我幹的多。

三十多歲以後,各種病陸續都出來了,活也幹不了。氣管炎比較嚴重,肺也不好。天氣一冷,就得裏面穿小棉襖,外面套大棉襖,頭上圍頭巾還得戴帽子,仍然防不住感冒,一感冒氣管炎準犯,肺裏呼嚕呼嚕的,上不來氣時就得馬上打針,剛好轉點就不打針了,因為沒那麼多錢。三天兩頭不是這個病犯了,就是那個病犯了,沒有好受的時候。

有時丈夫辛苦一天晚上回來,腿腳凍的冰涼,我看著心裏也不好受啊。這日子過的沒盼頭,沒事時我就琢磨:吃點啥能死呢?活著啥意思!又一想:唉!還不能死,我死了孩子們還小以後怎麼辦?我五歲就沒媽,想想那時多難!我不能讓孩子們和我一樣從小沒媽!再苦也挺著吧!我的前半生就像那地裏長的苦菜花一樣的苦。

二、佛光普照 苦盡甘來

九七年的一天,姪子在半路把我攔住了,說:「三嬸,你身體不好,聽說法輪功治病效果好,你去煉法輪功吧!」我不相信:「得了吧,法輪功要能治好病,還要醫院幹甚麼!」說著我就往前走。姪子兩個胳膊一伸擋住了我,說:「三嬸,你去吧,你去吧,你去煉煉試試唄!」晚飯時我和丈夫談起這事,他說:「咱村不就有煉法輪功的麼,要不去打聽打聽,看看咋樣。」吃完晚飯,丈夫就陪著我去問了好幾家煉功的,都說法輪功好,他們的病都煉好了。聽他們這麼說,我也有點動心。

第二天原本打算去大城市看病的,計劃晚上出發,大女兒把車都聯繫好了,錢要是實在不夠就賣年豬(準備過年殺的豬)。晚飯做好後,我想去煉功點看看,又害怕大女兒不讓,我就先吃了幾口飯,趁她不注意偷偷跑出來。長途車到了我人沒影了,可把大女兒急壞了,得知我去煉法輪功了,她擔心的說:煉功能治病?我看耽誤了治病怎麼辦?沒想到我煉功的第三天早上,困擾我多年的鼻炎就好了。以前都得張口睡覺,睡醒後口腔幹的厲害就得含幾口水。現在鼻子通氣了,我把大法的神奇趕緊告訴丈夫,他高興的說:「那你就好好煉吧。」

從那以後,我堅持不懈的去煉功點煉功學法,不長時間所有的病都好了。全家人看到我的變化,都非常支持我煉法輪功。

三、翻車後神跡現

修大法以後在我身上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那年正值三伏天,丈夫開著四輪車拉著我和兩個十多歲的二女兒、三女兒去地邊開荒。地邊上露出約一米見方的一片老樹根,丈夫用斧頭把一圈外圍的亂樹根都砍掉了,剩下很粗的主幹埋得很深。丈夫把繩子一頭綁在樹根上,另一頭綁在了四輪車頭上,讓我開車把樹幹拽出來點,他再用斧頭砍。

那時我剛學會開車,還不太熟練,上車後我猛地朝前一踩油門,車竄出去了,油門一下踩到底了,四輪車一下立了起來,樹根沒拽動,車頭朝天,四個轂轤朝前,「嘭!」的一聲,車倒翻過來把我砸在車底下,方向盤正好砸在我左胸上。

這時他們爺仨都嚇傻了,兩個女兒心想:「我媽這回可完了!」丈夫跑過來忙叫我:「咋樣了呀?」我就在車底下說:「沒事!你們把車往起掀個縫,我爬出去。」當我爬出來後看到他們仨嚇得腿都軟了。這時我的左乳房被方向盤砸腫了,腫的就像我家四輪車上那個大燈泡似的,痛的我豆大的汗珠往下掉。

但我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有師父管,就對丈夫說:「沒事!」並馬上就地坐下打坐。可我只盤上了一條腿,另一條腿痛的盤不上了,我雙手結印,兩眼微閉。

不一會就聽到左胸塌陷的肋骨處「喀吧」「喀吧」的微微作響……

四輪車的方向盤都碎了,排氣管子也掉了,車上能坐人的板子都砸斷了。奇怪的是,直到在我爬出來後,水箱裏滾燙的水才淌出來,真是不敢想像如果車一翻滾燙的水直接澆到我身上……是師父在保護我啊!

過了一會丈夫找來了車,把我送回了家。晚上我要去煉功點,丈夫不放心,讓兩個女兒陪著我。一進煉功點我就跪在師父法像面前給師父磕頭。同修問我怎麼回事,我說:「大嫂,你來看看吧」。她一瞅,把她嚇一跳:「你這是咋的啦?」我激動的說:「翻車砸的,是師父救了我的命,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第二天起不來炕了。丈夫一點一點把我扶起來,左胳膊疼的抬不起來,胸前紫了一大片。丈夫害怕砸傷的左胸會發炎,一直勸我去醫院,我堅持學法煉功,堅信我會好的,不用去醫院。

大姑姐夫甚麼也不信,就在一旁說:「不用你犟,你這個樣不去醫院,就得把命送在這上!」我說:「不信就等著瞧,我保證沒事!」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一個多月我就痊癒了。好了後我對大姑姐夫說:「你看我沒去醫院、一片藥沒吃、一針沒打,煉法輪功我好了,不但好了,還更健康了!你說這大法神不神奇?」他眼睛眨巴眨巴,一聲不吭的在那兒抽煙,他心服口服了。

四、學法後心身受益

別看我快七十歲了,一麻袋苞米180多斤,和丈夫兩人連續抬六、七袋我也不累,幹活特別有勁,家裏人都服氣。農村都是木杖子當圍牆,一次給大姪子從木杖子上遞水桶,水桶裏還有大半桶水,我一舉就過去了,大姪子沒想到我這麼有勁,驚訝道:「老嬸,這功還得堅持煉啊!這功還得堅持煉啊!」侄媳婦和我丈夫在旁邊聽著呵呵的樂。

學法後不但身體健康,性格也變好了。因為得嚴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尤其是愛罵人的毛病一下子就改了。以前我是髒話不離口,不罵人不說話,誰也不敢惹我,一次和親家公嘮嗑,嘮著嘮著不知哪裏說的不對勁了,他一看不好,要罵人了,抬腿就跑。

以前和丈夫打仗,無理也要攪三分,他不服軟我是不會罷休的。以前我罵他,現在是他罵我了,但我不生氣,還勸他別罵人。我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了。

師父要求我們處處替別人著想,與人為善。我家附近有一個小賣店,一到下雨,去小賣店的小道上就是些爛泥,很不方便。正好我家有一堆打算鋪院子的小石子,我和丈夫商量把家裏的石子墊在去小賣店的小道上吧。丈夫用小車推石子,我負責鋪平。夏天我就把雜草割的乾乾淨淨,方便大家走路。

附近誰家有甚麼大事小事我都主動去幫忙。這都是因為我修了法輪大法,心性提高了,處處想著大家。

五、家人支持我學大法 得福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澤民嫉妒大法和師父深得民心,僅僅七年煉法輪功的人數就多達上億,而共產黨折騰五十年才有六、七千萬黨員,就指使全國從上到下大大小小的一言堂媒體全力栽贓陷害法輪功,造謠誣蔑師父,編造各種謊言誣陷法輪功弟子。為了民眾不再被謊言迷惑,大法弟子們開始製作和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我拿到資料就出去發。孩子們都支持我,有時候會和我一起出去發。

我的大女兒最支持我,經常和我一起去發真相小冊子。即使趕上下大雪,晚上我倆仍然深一腳淺一腳的出去發。有時候沒有資料了,我就想自己製作。但我文化不高,寫不好,大女兒就幫我寫。有時就把真相寫在大的紙殼上,插到道邊的雪堆上,讓大家都能看到,有時候我想去旁邊的村屯發,大女兒怕我累著不讓我去,她就和女婿騎著摩托車去那些村把資料發了。

有一年,大女兒喉嚨兩側長了息肉,醫生說必須做手術,否則長大了會把喉嚨堵死。女兒不想做手術。我告訴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女兒按我說的做了,至今五、六年過去了,啥事沒有。前年她和女婿到外地打工,給一個養雞場餵雞、孵化雞雛。這個養雞場有六、七對夫妻雇工。後來沒有那麼多活了,別人都被解雇了,就留下大女兒倆口子。這是他們支持大法得的福報。

二十多年的修煉路,要說的話千言萬語。師父救我出苦海,給了我全新的生命,師父的恩情永生難報!在普天同慶「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向偉大的師父問好!祝願全世界所有的善良人都相信法輪大法好,支持大法,平安渡過劫難,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