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得健康 家人也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從三十歲身體就很不好,患有心臟病、類風濕等多種疾病,關節已經變形,整晚不能入睡,身體一天比一天難受,把藥當飯吃,每天就這樣熬著,眼睛一閉,人就像從空中掉下來一樣,嚇的我一晚上不能入睡。我骨瘦如柴,看病時醫生連我的脈都摸不到,說我活不到四十歲。

可我今年已經七十一歲。算命先生說我四十八歲有好運,是真的,那年我得到萬古不遇的法輪大法,是師父救了我,給了我新生。

那是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六日的晚上,我做了個夢,我好像坐在四周沒有圍牆的房頂上,很危險,不敢動。這可怎麼辦呢?心想要有人上來拉我一下我就能起來了。就這麼一想,一個男子走過來問我,你怎麼坐在這兒?他就伸手把我拉起來了。我抬頭一看,那人不見了,我從夢中醒來了,心情非常好。有人救我了,我有救星了。

當天下午三、四點鐘,我走在馬路上,遇到一個男子,給我講法輪功如何好,說你去看看吧,在甚麼地方,現在就去。我說好吧,就直接去了煉功點。大家對我很是熱情,我深受感動,當天晚上就和他們一起煉功學法。第二天和他們一起去廣場洪法。當他們一打開錄音機,播放大法音樂《普度》、《濟世》時,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別人問我怎麼了,我也不知道,說不清楚。後來明白了,我喜得大法了,我是多麼幸運呀,是生命深處的感恩。

我能走入修煉,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從修煉至今,我身心健康,再沒吃一粒藥。我雖然只上了小學,但是大法的書都能看的懂。

但沒想到我得法修煉不到一年,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這麼好的功法政府怎麼不讓煉呢?還逼我交書。當時我哭著問公安人員,我沒有工作收入,病痛在身,花了幾千元,你們誰來問過我?我煉功兩個月身體好了,無病一身輕,你們知道嗎?政府卻不讓煉,讓人想不通呀。

這場迫害沒有動搖我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師父也一直保護著我,讓我在這二十年的修煉中多次遇難呈祥,逢凶化吉。大法的超常在我和家人身上多次展現。

記得二零零七年,我送一位親友到火車站,他們上火車時,我的提包裏放著《九評共產黨》等真相資料。一看火車上查的很緊沒法帶,親友坐車走了。返回時,門口的人攔住我,問:你的包裏是甚麼?我說沒甚麼呀。當時我沒有怕心,他還想看看,只見從我包裏冒出了衛生紙。他看是衛生紙,就讓我走了。當時親戚很是擔心,我明白是慈悲的師父讓我脫險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衛生紙是甚麼時候放進去的,還在最上面。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弟子。

二零一一年九月的一天早晨,我和一位同修出去講真相、發光盤被人舉報,警察把我們劫持到派出所,一直到晚上警察都找不到我家,最後搜查了我租住的房子,只有師父法像,警察只好放我回家。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弟子。當時幾個同修被騷擾,大法書都放在我家。

二零二零年中秋,我和同修發真相台曆時,不小心一下重重的摔倒在地。我的膝蓋疼痛難忍,同修把我拉起來,我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想,一會兒就沒事了。我全身無力,兩眼發黑,又堅持走了幾步,就暈倒在地。後來兒子來了,他把我送到醫院,我說我不住院,兒媳說不住就不住,拍個片子看看再說。但那天醫院放假休息,兒子只好送我回家。我自己走上了四樓,兒子兒媳有事走了。我的膝蓋開始腫大,不能下地。第二天兒子又要送我去醫院,拍片子後,醫生說膝蓋摔的很嚴重,是粉碎性骨折,必須做手術。我沒有動心,也沒有害怕,我有師父,我就是不住院。醫生說膝蓋可不是其它部位,這麼嚴重,以後會影響走路。我還是堅持回家了。

我信師信法,每天學法、站著煉功。上廁所就拄著拐杖。十天後,兒子遵照醫囑,又帶我去醫院拍片子。結果出來後,醫生說恢復的很好(醫生並不知道我沒住院),這下兒子也放心了。八十歲的同修姐姐在照顧著我,家裏還有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兒,也沒有影響兒子、兒媳的工作。姐姐每天除照顧我正常的飲食起居外,我們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對照自己的一思一念,從法中歸正。特別是要修去怨恨心、不讓人說的心,要擴大容量。能自己動手的儘量自己做,不依賴姐姐。四十天,我就不用拄拐杖了。兩個月後,我生活能自理了,還能照顧老伴兒,姐姐就回家了。一百天,我可以外出走動了,和同修一起配合講真相,發資料,救眾生。

髕骨粉碎性骨折,沒有手術用鋼釘、石膏固定,沒有住院吃藥打針,就這樣神奇的恢復了。兒媳娘家人也見證了大法的超常。樓下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子,和我一樣摔碎了髕骨,打了鋼釘,三個多月腿還是腫的,拄著雙拐,住院花了三萬多,醫生讓一年後再去取鋼釘。

師父不僅看護著弟子,也看護著我的家人。孫女小時候我就教她背《洪吟》,她經常說在夢中看到了師父,師父送她回家,師父和她說話,師父笑了。

二零零三年十月的一天,小孫女才兩歲多,早晨七點多她一下從床上坐起來,說她做了個夢,我想她這麼小怎麼會做夢?還知道是做夢?可能是胡說。小孫女說:「奶奶是真的,我也有大法師父,昨天晚上師父帶我回老家了。我看到爸爸媽媽了,我爸爸的腿疼。」她邊說邊學她爸爸一瘸一拐走路的樣子。我心裏驚了一下,沒過幾天兒子打電話說他上班時腰受傷了。因路途遙遠,兒子怕我擔心,當時沒告訴我。事後得知兒子下井檢查工作時,繩子斷了,掉到二十多米的井下(相當於六、七層樓那麼高),當時只是覺的腰疼,不舒服。他還堅持上班,單位讓他去省城大醫院檢查,拍片後醫生說是脊椎骨多處粉碎性骨折,讓住院治療,馬上做手術。當醫生得知他坐了八、九個小時的硬座火車來的,很是吃驚,要是一般人早癱瘓了。手術做了大約十個小時,一切順利。當我得知時,兒子已經出院了。

二零零六年,兒子騎自行車帶著他爸出門,下坡時,他爸從自行車上頭朝下顛下來了。兒子、兒媳當時嚇壞了。我說,別怕,我們有師父,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家一起念。過了一會兒,我把老伴兒從地上拉起來,和我一起念,一路上甚麼事也沒發生。回家就讓老伴聽師父講法錄音,老伴只是在床上睡了三、四天,無異常現象。老伴現在八十五歲了,一切很好。這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老伴一命。感謝師父的浩蕩洪恩!

再說說我女兒,女兒在二零一一年體檢時查出乳腺癌,女兒只是哭,也不敢告訴我。她大學同學跟我說女兒有病,讓我去看看,可能要做手術。第二天我就買車票去了女兒家,給她講媽媽是學大法的,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不要怕,你支持媽媽修煉,師父會管你的。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都會好起來。女兒很相信大法,手術前後一直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從住院到出院,都很順利,主刀醫生對女兒非常關心。其他病人以為女兒給醫生送了多少錢的紅包,對她那麼關心。我們知道這都是師父的慈悲洪恩。女兒一家現在在國外,身心健康,有時間也在看大法書。

大法是超常的,師父是慈悲的。大法弟子在修煉中身心受益,講真相是想把最珍貴的東西送給自己最親的人,大法會帶給人們幸福平安。大疫當前,請大家看看大法真相資料,了解一下真實的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