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得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九日】我的母親今年八十四歲,現在也修煉大法。母親的得法,對我們來說是個意外的驚喜!

我在一九九五年請到《轉法輪》後開始修煉大法,我覺的大法太好了,就給父母、兄弟姐妹等很多親人都送了大法書。但是我從來沒有直接叫他們來修煉大法,父親和姐姐看過書後陸續得法修煉,但是母親一直沒有看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我受到單位的處分迫害,電視上鋪天蓋地的污衊造謠,使母親非常害怕。她從老家趕到北京,目地是來勸說我不要再修大法了。那時候我家裏每天都有很多從外地趕來北京證實法的大法弟子,有時候是十幾人,多的時候有三、四十人。大法弟子到我家裏,都像親人一樣,各自述說著自己的親身經歷,好多得絕症的修煉後,身體徹底康復;脾氣不好的人,修煉後都變好了;還有東北來的老太太,沒上過學,不識字,修煉後竟然很快就能夠讀大法書了。大法的超常和弟子們的堅定,給母親的內心帶來了巨大的震撼,她就放棄了勸我的念頭。她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以後電視上再出現污衊大法的節目,她都不會受影響了。

從北京回到老家後,母親又恢復了忙碌的生活:下地種菜,上山撿柴,家裏還開了個小賣部,經常開著電視機,好多鄰居都來看。母親身體好,愛幹活,也喜歡熱鬧的環境。漸漸的,我修煉大法的事情也在家鄉傳開了。

當地的六一零第一次上母親那裏本來可能是來了解情況,沒想到母親就替大法和我辯護,六一零的工作人員就把她列入了法輪功學員的名單。此後,每到敏感日,時不時的會有六一零或者其他政府工作人員去騷擾我母親。這樣持續了好多年,開始的時候,母親還跟他們解釋她不是法輪功學員,不過後來她也懶的解釋了,當地六一零依然不依不饒的來騷擾她。

直到有一次,市裏的六一零辦洗腦班,當地就把我母親送過去了,負責洗腦的人發現她並不懂法輪功,大法書上的內容也不知道。市裏的六一零告訴當地六一零後,才沒有再來騷擾了。

姐姐因修煉大法被綁架,邪黨惡徒竟然跑到母親那兒抄家,後來母親一聽到警車,心裏都發抖。姐姐被關的時候,母親每天以淚洗面。那些年,母親擔驚受怕,吃了很多苦。

母親心裏明白大法好,初一、十五會給師父的法像上香。她對大法只是很感性的認識,偶爾也看看大法書。

母親從小愛喝酒,只是過去家裏沒有錢,不能經常買酒,但是每當幹活累了,母親總是會買點酒喝,家裏開了小賣部後,喝酒就更頻繁些,有點好菜就免不了喝點,母親酒量好像也不錯,從來沒有醉過。看了大法書後,母親居然把酒也戒了,這讓家裏人都很吃驚。

五年前,母親出現了嚴重的腦血栓症狀,右半身都不能動了,家裏只好把她送進醫院。出院後,我姐姐把她接去護理,離開家裏熱鬧的環境,母親開始看大法書,姐姐陪她煉功,母親的身體恢復了很多。母親回到家裏後,整天還是惦記著地裏種的菜,家裏家外的活,身體雖然比其他人恢復的好,一邊煉功(不能保證每天煉)、一邊還吃著藥。煉功主要是煉動功,第五套功法她就坐在凳子上煉,她說她腿硬盤不了腿。

中共病毒疫情開始後,二零二零年六月份,我就把母親從家裏接過來和我們一起住。搬到我這裏後,沒有活幹了,家裏清靜了,母親煉功看書能夠每天都堅持了。母親看書比較認真,不過看的很慢,開始一天才能看一講,有幾次她告訴我,她看到書上發出紅光。

自從出現腦血栓症狀住過醫院以後,母親每天堅持吃藥,我跟她交流煉功人對吃藥的認識,她堅持說藥總是有效的,母親性格很倔強,我就沒有再強求。去年十一月,母親外出時,剛走了一半的路,突然覺的腳跟疼痛的很厲害,動不了了,我找車把她接回家,躺在床上後就無法下床了,腳一沾地都疼,夜裏上廁所也需要人背。第二天我把她送去醫院檢查,看完拍的片子後,大夫診斷為嚴重的骨質疏鬆,大夫說目前也沒有好的治療方法,建議吃些鈣片。

母親回到家,躺了一會兒,我問她可不可以站地上試一下,如果能站起來就煉會兒功。我扶著她下床,煉了第一、三、四套功法,煉完第四套功的時候,母親說腳已經不疼了。

這一次,母親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從那以後母親煉功就比以前更主動了,藥吃完了之後,就沒有再去開了。我略懂點中醫,我擔心藥物的副作用,買了艾卷,母親出院後,我給母親做過艾灸,目地是想讓母親少吃些藥。給母親做艾灸,幾個穴位都做完,至少要一個小時。後來,我跟母親商量,每天多煉半個小時的動功,就不給她做艾灸了。這樣每天動功一個半小時,靜功一個小時,不過靜功還是坐在凳子上煉。

煉了差不多一個多月的時候,我發現母親右半邊的手腳,比原來又恢復了很多,我經常鼓勵她:你看現在停了藥和艾灸,身體恢復比以前快多了。

前段時間,我發現母親的腿和手都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只是因為有幾年都沒有怎麼運動,她還不習慣用那右手和右腳。

大概兩週前,母親發現腿不像以前那樣硬了,看書的時候,兩個腳心有熱氣往身上冒,母親在沙發上試了一下,居然把腿盤上了。她很高興,雖然是散盤,但是在以前母親是不敢想像的,她的腿受過傷,連下蹲都很困難,所以這些年一直坐在凳子上煉靜功。第一次盤腿,母親就煉完了一個小時,從此以後,她就盤著腿煉功了。

現在,母親每天能看兩講《轉法輪》,每天煉功沒有中斷過,倔強的脾氣也在改變。在母親的臉上已經看不到絲毫病容,臉上身上的皮膚都有了光澤,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很多,走路走的很快,而且能走很長的路了。

在此叩拜師尊慈悲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