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親人在大法中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七日】我從小就體弱,三十多歲時被多種疾病纏身,生命似乎到了盡頭。無望中,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我非常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一、病魔纏身

我三十歲以後,就先後患有大、小病十餘種,最嚴重的是神經衰弱、婦科病、乳腺增生、心臟病、腰椎間盤突出、手腳冰涼等不治之症。神經衰弱讓我經常睡不著覺,第二天,頭昏昏沉沉的疼;心臟病導致我心一難受就要迷昏,要趕緊往頭頂上拍點兒涼水。有時候半夜了,也得趕緊穿上衣服,下樓到外面吹陣涼風緩解,一年得折騰好多次。

生了女兒之後,我天天腰疼。一年四季,雙腿從膝蓋往下冰涼,感覺小腿骨呼呼冒涼氣。夏天蓋著厚厚的棉被也不熱乎,好像被子到處透風,經常在被窩裏冷的縮成一團,有時睡著了就被凍醒了。可是我舊病不去,又添新病,患上了腰椎間盤突出,腰更疼痛的厲害,一會兒都坐不了。腰椎間盤病一犯,腿、胯都酸疼,而且胯是歪的,走路一條腿長,一條腿短。我就天天在家圍著棉被躺著,有時睡著了,會被腰疼醒了。

我家經濟不富裕。為了治病,我天天一把一把的吃藥。有的藥不起作用,大夫就給開一種進口的好藥,告訴不能多吃,吃多了有副作用。而藥一停,化驗單上還是四個加號,就這樣翻來覆去的。

在我三十七、八歲時,病情越來越嚴重,整個身體不是這難受就是那疼的。天天有氣無力的,渾身沒勁,總覺的累,一點兒東西都拿不動,走平路都喘,啥也幹不了。在單位上班,經常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我被病魔折磨的苦不堪言。

二、大姐的神奇故事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我挺著難受去給父親過生日,見到了遠隔千里之外的大姐。晚飯後,四十九歲的大姐說起她的神奇故事,講法輪功在她身上發生的奇蹟。大姐說她自己曾患大流血,看過兩家權威醫院都無法治癒,血色素僅幾克/dl,處在危險之中,只有等死了,親人萬分痛苦,束手無策。

就在生死離別之際,一九九八年三月,大姐的朋友來告訴她:法輪功挺好,是修佛的,讓她去煉功點看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大姐愁苦的說:「我都這樣了,還修甚麼佛啊,我不去。」朋友再三好意相勸:「你去看看吧,死馬當活馬醫,你也不搭啥。人家得癌症的都好了,說不定你也能好呢!」大姐愛面子,推辭不過,很不情願的跟著去了。

到了煉功點,她就覺的身體很舒服。在師父的講法錄像中,大姐看到了師父的慈悲和威嚴。好像冥冥中這就是她在等待的。大姐聽師父講法,越聽越愛聽。她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真的就不流血了,其它病症也都神奇的消失了。

當時由於我受無神論毒害,不懂得甚麼是佛、道、神,我也不相信大姐說的神奇故事,哼哼哈哈的也不搭言。但當我看到大姐紅潤光澤的臉和健康的身體,心裏還是嘀咕:看大姐煉法輪功煉的氣色多好啊!看我這還是一瘸一拐,活的有氣無力的。

三、僅幾天,身上的病不翼而飛了

給父親過完生日的第二天,我和大姐順路坐在公交車上,她又跟我說了很多,我還是似懂非懂的沒聽進去,也不想聽。可是,當聽到大姐說:「法輪功教人做好人,不爭不鬥。」我的心裏一震,來精神了。我對大姐說:「做好人多好哇!我跟你學煉法輪功。」大姐說安排時間來教我,然後我就到站先下車了。

幾天後,大姐來教我煉功,還帶來了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磁帶和煉功音樂磁帶。前三天,大姐教我煉動功,第四天教我煉靜功。學完靜功動作,我才想起來我坐著,但是腰一點都沒疼。之前,我是連一分鐘都不能坐的呀!從此後,我的腰不疼了。

僅僅幾天,我只是學學煉功動作,身體就出現了奇蹟:我身上的病不翼而飛了,神清氣爽,躺下就睡,臉上的紅潤取代了昔日的枯黃;我也不用吃藥,不再往身體裏灌藥了,就把藥全扔了。

至今二十三年了,我身體健康,再沒吃過一粒藥,給個人和國家節省了多少醫藥費啊。

大姐走時,讓我找個煉功點,和同修一起學法、煉功。我說:「上哪找哇?」大姐說:「師父一九九二年傳法到現在(指一九九八年),各階層、各行業、老人、孩子,很多人都在煉法輪功,全國各地大、小煉功點很多。」我說:「那麼多人煉,我咋不知道有法輪功?你咋不早來說呀!」

又過了幾天,我去六樓同修家還寶書《轉法輪》。當上到三樓時,我突然感覺身體輕盈的像羽毛一樣。我想,咋這麼輕啊,太神奇了!我站在那裏,心裏一陣酸楚,不自覺的流淚了。我想:「師父太了不起了!法輪功太好了!」

之前,我走平路都有氣無力的上喘,從來不知道人真正沒病的感受。而此時,我都感受到了,我沒有語言能形容出那種美好!得法修煉舒心愉悅,是偉大的師父讓我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四、同事讚頌法輪功真神了

我修煉了之後,渾身像有使不完的勁兒。上班時,不再用同事替我抬盆了;我做好人,也不挑輕活幹了。當同事問我:「能不能抬動洗衣膏盆?」我說:「能。」她很驚訝的說:「姐,這幾天看你有精神頭了,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你真能抬動盆了?你病好了、腰不疼了,咋好的?」我高興的說:「我煉法輪功煉好了!」

姐妹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紛紛議論,並讚頌說:「煉法輪功病煉好了,法輪功真神了!」我又補充道:「法輪功還教人做好人!」這個同事說:「法輪功挺好,退休我也煉。」那個同事說:「某姐,你不也有病嗎?你煉唄!」同事們成了活傳媒,都見證了我修煉法輪功病煉好了的這一奇蹟。

同事X,當時才四十歲。她患腰椎間盤病,疼的她走路像個老太太,腰彎的呈九十度,往前挪步,啥活都幹不了。在醫院做過穿刺治療,也無濟於事。不能正常上班,就沒有工資。她既痛苦,又憂愁。她聽說我煉法輪功病好了,就來問我。我告訴她:「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神奇故事數不勝數,你煉吧!」

之後,她就去了煉功點跟大家一起學法、煉功。很快,她的腰不疼也不彎了,能正常走路了,其它症狀也得到改善了。她感慨的說:「不煉不知道啊,法輪功真好啊!怎樣才能感謝大法師父啊!」

五、修煉真、善、忍 身心變化

我從法理上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關係,人如何重德行善及「病」的因果關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心性得到提高後,思想境界得到了昇華。

師父說:「我們要求就在物質利益面前,你去把它怎麼看淡,所以我們這一門修出來是最紮實的。」[1]我放下了利益之心,放下了對錢的貪心,別人都拿我不拿的妒嫉心。

一次,單位保管員讓我拿一桶(20斤裝)餐洗劑,我說:「不要。」她以為我怕花錢,補充說:「不要錢,白給的。」我說:「不要錢也不要。」她說:「人家都拿了,不拿白不拿,你拿吧,剩這幾桶你隨便挑。」我仍堅持不要。她說我傻了,我說:「我不能佔公家的便宜。」

還有,單位自來水管線經常長流水,浪費水源。我修煉後,看見水管淌水,就主動關好閘門,這是我以前做不到的。

修煉前,我和單位同事W的關係挺好。不知道啥原因,她不跟我說話了。看她不說,我也不說了,我倆形成了僵局。工作接觸中,誰也不搭理誰。和我要好的同事J從中調解,但我要面子,和W誰都不先開口,都怕「屈尊」低人一等。

師父說:「我們怎麼對待這個問題?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我們首先應該冷靜,不應該和他同樣去對待。」[1]「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是個常人嗎?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1]

我想我修煉了,應該姿態高。修煉大法之前,我又能比W強多少呢?我要為別人著想,放下面子心、怨恨心、爭鬥心,搞好同事關係。我放下人心,主動跟W說話,化解矛盾,是大法善解了我倆的冤怨。

六、法輪功創造的醫學奇蹟

我父親是上世紀二十年代出生的,一生深受邪黨偉、光、正假歷史和無神論的毒害、欺騙。儘管父親不是邪黨黨員,一跟他講邪黨的偽歷史,他就暴跳如雷,不讓講,說:「我親眼所見,你們懂啥?」

父親去世的前兩年,被醫生診斷為肺大泡,肺子潰爛成絲袋狀,上不來氣,離不開氧氣。住院、出院來回折騰。儘管氧氣流量提升很高,但也無濟於事,幾次險些憋死過去;後來又渾身骨頭、肉疼痛難忍,折騰的死去活來。痛的他在病床上翻滾喊叫,晚上叫聲更大,影響別的病房人休息。醫生說無藥可解疼痛,大夥也束手無策。父親自己說遭不起罪,幾次要拔掉氧氣了斷生命。

我和姐對住院的父親說:「大夥只能看著你折騰,誰也不能幫你疼。只有法輪大法能幫你,你試試看,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以前讓他念,他推說:「難受,沒有心思念。」這次,父親同意念了,我們也給他念。

果然,神跡出現了,父親的渾身疼痛得到了緩解,也能上來氣了。大夫都說:「這老爺子生命力真強。」在場的家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有時,父親還讓我給他念九字真言聽,他說聽了心裏舒服。父親還同意實名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父親渾身不疼痛了,也不用老吸氧氣了。出院回家近半年後,在無痛苦中離世,享年九十四歲。

舅舅今年八十二歲。二零一九年的秋天,舅舅跟我說了發生在他身上的一件奇事。二零一九年的夏天,舅舅和舅媽坐火車回老家農村。在車上,舅舅突然大口吐血。當時在車上能用的辦法都試了,也止不住血,還是吐。周圍的人都嚇呆了,趕忙把他送到老家縣醫院。能採用的醫療技術仍然止不住血,舅舅還是不停的吐。

舅舅說當時不能在老家呆了,趕快坐車返回現住地。途中,他想起了我曾經告訴他在危難時,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能化險為夷。他就開始不停的念,念著念著,血止住了,不吐了,平安到家。舅舅說:「法輪大法真神奇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