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人說:還是法輪大法好啊 你就好好煉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八日】我是一個偏遠農村的普通家庭婦女,在2009年,由於我個性要強,總想把日子過得比別人好一點,人家不種的地我種,就是想多得點糧食,多賣點錢,大小園子種了六個,還有大地種的糧食。那一年整整一年沒學法,沒煉功,起早貪黑,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幹活上,累得筋疲力盡,最後導致發燒咳嗽兩個多月。

開始沒在意,最後實在幹不動了,躺下起不來,連炕也燒不了了。平時丈夫在外打工不回來,我也沒告訴他我的情況,丈夫聽親戚說我有病了,回來看我整宿咳個不停,埋怨我有病不看,我怕他對大法產生誤解,就跟他去了吉大醫院。大夫問我咳嗽多長時間了,我回答兩個月。大夫說:「你說兩個月我不信,你說兩年我信。」可見我的氣管和肺部情況多嚴重。

全身檢查沒發現問題,最後做了氣管鏡,結論不確定。又到長春市二院做一次氣管鏡,五個專家會診,最後得出結論是「肺癌」。家人們不知所措,大夫說:「回家吧,能吃啥就吃點啥。」家裏雙方姐妹們背地裏偷偷地哭,而我一點也不知情,誰也不敢做主讓我出院,只說等結果。

那時的我,吃不下飯,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鼻子不通氣,用嘴呼吸,眼睛浮腫,瘦得皮包骨,整個人脫了相。有個親戚看我,私下說我頂多能活兩個月。我在醫院也住夠了,打針難受,吃藥就吐。我對姐姐說:「我不等結果了,它就是癌症我也不怕,回家繼續學法煉功,師父一定會管我的。」因為我聽說過這樣的例子:有個人到醫院檢查是癌症,一想沒指望了,啥也別想了,一心一意學大法吧,病好了。

就這樣我回家了。因為丈夫還得去掙錢,沒時間照顧我。兩個孩子都上學,我就帶著兩個孩子回娘家了。

同修知道了我的情況,都來看我,幫我在法上提高,給我送來了mp3,讓我學法煉功,我也反思自己導致這場魔難的原因:沒有按大法的標準去做,不學法不煉功,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利益心重,這好,不但沒多得,一年的收成都花光了不說,還欠了債。矛盾來時,不找自己,指責埋怨別人。在這期間,我知道自己錯了,改變了不少以前固有的觀念和錯誤認識,用法來衡量自己,加上同修的關心和鼓勵,我的身體漸漸好轉了。

一開始煉功的時候,第四套功法煉不了,上不來氣,蹲下起不來。姐姐同修經常打電話督促我煉功,有時怕她問,不想煉也得煉。現在想想真得謝謝她。最讓我感動的是,在臘月二十三小年的那一天,兩個同修頂著大雪,騎摩托車一路打聽找到我娘家。媽媽也非常感激的說:「大法弟子真是一家人哪,比親戚都親。」我也在心裏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學法煉功,不然真對不起師父的救命之恩和同修的這份真情。

修煉半年多,鼻子通氣了,呼吸順暢了,也能吃飯了,也能出去蹓躂了。這樣我就回了自己家。因為孩子在母親家上學不方便,母親歲數也大了,還要起早給孩子做飯,我也實在不忍心。村裏人看我回來了,高興的說:「還是法輪大法好啊,你就好好煉吧!」顯然大家都知道我出事了,學大法病開始好了。

有一次,鄰居二哥在他工作單位院子裏看見我在街上走,就跟同事說:「誰說法輪大法不好?你看某某媳婦,比原來還好。」

還有一個笑話:鄰村有個人來我家找我丈夫辦事,我自己在家,他疑惑地問:「你是某某媳婦嗎?」我笑著說:「是啊,你是不是以為我早就死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因為全大隊十多個村屯的鄉親們都知道我得的是啥病,都斷定我好不了了。開始家人給我吃偏方,我喝了,後來悟到,大法弟子沒有病,一切都是業力所致,吃苦遭罪是還業債,我就不喝了。姐姐和弟弟知道後很生氣,我耐心的跟他們說:「你們放心吧,我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

媽媽也說他們:「她有師父管,你們怕啥?」媽媽就因為相信師父的這一念,身體一直很健康,能吃能喝,八十多歲了,還能推小車去市場賣東西呢!

還有一件事:小女兒在中考的時候,有一道數學題不會做了,等她把別的題都做完了,就趴在桌子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讓她想起來這道題怎麼做吧!一會兒,她就知道怎麼做了。回來高興地跟我說:「媽媽,師父給我開智開慧了。」成績出來她是全班第一名。

有一年,丈夫半夜喝完酒騎摩托車出去摔倒了,到醫院檢查是鎖骨粉碎性骨折。我告訴他:「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會管你的。」第二天手術後一宿沒疼,大夫給的止疼藥一片沒吃。而對面床的人疼得一宿沒睡,止疼藥吃了三片也沒用。我知道是師父在管著他,因為我這些年學大法受迫害,他也承受了不少痛苦和壓力。

一人學法,全家受益。感恩師尊佛光普照我的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