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恩澤我與我的親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煉的並不是很精進,可是師尊一直看護著弟子,眷顧弟子的家人。弟子哪怕有一點點在法上提高了,師父都會給予弟子太多太多的恩賜。受邪黨的毒害,我不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可是師父對弟子無量的慈悲與恩賞,弟子無以為報,只有寫下自己、家人、親友沐浴大法的恩澤,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願世人都能知道大法的真相,得到大法的福報。

一、改變了的我

修煉前,我是大病沒有,小病不少,而且脾氣暴躁,一不如意就打孩子,罵人。跟姊妹兄弟吵,就是父母說我都不行。就這樣爭爭鬥鬥,無知中不知造了多少業。那時胃不好,不能多吃一口,只要覺的吃飽了,馬上要停下,要是覺的飯扔了可惜,吃下去多少就得吐出來多少;膝蓋關節炎,冬天只要一下雪,就得穿棉褲,不然的話,就覺的膝蓋被錐子扎一樣疼,「嗖嗖」往外冒涼氣,夜裏膝蓋以下是焐不熱的;因為生小孩在冬天,下大雪,窗戶避風不好,頸椎被風掃了,所以大夏天不能枕枕席,不能著涼,只要著涼了,頸椎裏就像有螞蟻爬的一樣難受;便秘,有時去廁所都得蹲一兩個小時;不知甚麼原因,臉上長了許多扁平疣,女兒數了數有七十幾個。

看著我的臉,家人都著急,連同事都幫我想辦法。母親聽人說,用芝麻花擦可以治扁平疣,就帶著我的女兒到處給我找芝麻花。一次因為大便用勁大,扁平疣都變成了紅色,整個臉都花了;眩暈病要犯了,天旋地轉不能睜眼,睡在床上,那床就像陀螺一樣,床前放個盆,有時吐的都不知是甚麼東西,而且說犯就犯;至於感冒就是家常便飯。這些毛病死不了人,可是折騰人。

修煉法輪功後,看了大法書,覺的師父講的真好,我以前很多不明白的事情都明白了,知道怎麼樣做人了。煉功動作還沒怎麼學會,師父就幫我清理了身體。記得當時是暑假前我開始學了動功,假期裏去外地聽課。例假剛過又來了,不過淌的都是像瀝青一樣的東西。聽了七天課,也淌了七天的髒髒的黑色粘液。可是我一點不難受,相反還覺的身體很輕鬆,很興奮,我知道是師父給弟子清理身體。

暑假開學了,同事發現我臉上的扁平疣不見了。我就跟她們講了我上面的經歷。同事們也連連稱奇。後來就出現便血,每次出血量還不少,放寒假了,我準備去妹妹家玩幾天,心裏擔心妹妹看見會大驚小怪。結果到了妹妹家第二天,便血戛然而止。從那以後,困擾我多年的便秘好了。我心裏那個高興啊,跟家人說,跟朋友說,跟同事說:法輪功太好了。

至於關節炎、頸椎問題、胃病、眩暈,甚麼時候好的,我都不知道。當時只知道高興,後來才知道師父替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

重要的是,我慢慢的脾氣變好了,雖然有時還會吼孩子,但過後自己不是頭上撞了包,就是下樓摔倒,開始還不悟,後來悟到是師父在管著自己,心裏是又高興又慚愧。高興的是我有師父了,我看不見他,可他看著我,不讓我做壞事;慚愧的是弟子悟性太差,讓師父操心。

二、相信大法 親友得福報

二零一四年,我有了外孫女,滿月的那天到我家來,我抱著她,跪在師父的法像前對她說:「寶貝,你看看,這是我們的師父。」

那時候,我還上班,很忙。外孫女很乖,晚上吃飽了,一覺睡到天亮,不哭不鬧。有時我做資料,就把她放在盤著的腿上裝訂資料。一次她發燒,出現驚厥的現象。我是第一次見到小孩子出現這種情況,她眼直直的看著我,嘴裏流出粘液,一下子就癱軟在我的懷裏。我心裏很緊張,也不知怎麼辦。我就抱著她,閉上眼睛一遍又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兒在邊上發正念。

也就是兩三分鐘的時間,就聽「嘚」一聲,我睜眼一看,外孫女站起來了,笑嘻嘻的看著我,就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女兒也鬆開了結印說:「我看師父穿著白色的衣服把寶寶抱回來了。」這是我第一次在無望的情況下,見證了大法的神跡。

後來小外孫問世了,他也會發燒,我和女兒就給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一會兒他頭上就出汗,燒就退了。有時燒會反覆起來,我們就一遍一遍的念,很快就好了。

現在,外孫女上小學,外孫上幼兒園。每次我給師父敬香,小外孫都會跪下來,雙手合十,頭觸地,嘴裏還念:「謝謝師父,謝謝大法!」看他的樣子我就想笑。兩個孩子長得健康、聰明、可愛。見到的人無論認識不認識,都誇孩子長得真好。

幾年前江蘇地區流行一種病,得病的都是五十多歲的男子,死亡率很高,拍片子基本上就定為肺癌。表姐夫就得了這種病,他開始咳嗽,以為感冒。後來咳嗽越來越嚴重,伴隨著氣喘。周圍認識的人當中有好幾個得病,有的已經走了。他很恐怖,因為他的小女兒才上小學一二年級,他哭著對我姐說:「琪琪我帶不大了。」夫妻倆相對哭泣。因為表姐和表姐夫已經三退了(退黨團隊),我帶上真相小冊子到了他家,對表姐夫說:「你不要怕。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表姐告訴我,表姐夫天天念,夜裏睡不著就跪著念。後來做了手術,做了穿刺,經鑑定不是肺癌。他們那個高興啊。等他出院回來說,同病房的人和他得一樣病,年齡比他小,沒治好人走了。表姐雖然不修煉,可是悟性挺好,她說:「都是大師(指大法師父)保祐的!」

表姐夫出院不久,表姐騎電瓶車帶著表姐夫,在路上被一輛麵包車從路北撞到路南。倆口子都從車上跌下來,表姐嚇壞了,因為表姐夫手術還不到一個月。爬起來一看,表姐夫除腳脖子蹭破了點皮,其它都很好。表姐心裏直喊:「謝謝大師!謝謝大師!」

司機聽說人才做手術時間不長,要給表姐錢,表姐說:「人也沒事,要錢做甚麼?」司機要留下電話,表姐都沒要。表姐告訴我:「我現在只要一上電瓶車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