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與我兒子全新的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是個老弟子了,可是虛度了很多時光,修煉不精進,想起來特別後悔。我是因為兒子才走進大法修煉的,妹妹比我先得法,我悟性差,那時不相信,還說些不好聽的話,現在想起來都無地自容了。

1、大法給了我兒子全新的人生

兒子從小就有病,後來越來越嚴重,看了好幾家醫院也沒治好,都說是大三陽乙肝,沒有好辦法,終身攜帶。孩子一犯病時就流血塊,每次都流很多,很嚇人,不間斷的打針吃藥,病未見好轉,耳朵還打聾了。當時心裏那種滋味沒有語言形容。孩子當時的學習特別好,耳朵一聾嚴重影響了學習,只能坐在最前排,看老師的口型來領會講課的內容,這樣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和別的同學玩,因為他聽不見別人說甚麼,沒辦法產生互動,只是睜著兩隻大眼睛呆呆地看著。人家就叫他「大傻子」,我聽到以後心裏特別難受,心揪著的疼。

後來妹妹和我說:叫他學大法吧,只有走這條路可行。於是,妹妹帶著我們娘倆去了大法煉功點看師父講法錄影,後來我也跟著煉功,沒過幾天,師父就給孩子淨化身體。剛開始也悟不懂,表現還和以前一樣發燒,我就帶他趕緊上醫院,到醫院一試體溫三十九度多,每天打吊瓶,好幾天燒也不退,心裏這個急呀,不知如何是好了。後來同修說是師父給消業呢,這才把心放了放,稍微緩了緩勁,半信半疑的。那天輸完液已經很晚了,我給孩子蓋好被子,自己也累的想躺一會兒,因為每次發燒我幾乎一夜不睡,三個小時要吃一次藥。可是這天晚上躺下我就睡著了,一覺醒來天亮了,這可把我嚇壞了,孩子怎麼樣了?心提著,手顫抖的去摸孩子,孩子燒退了,正常了,被子都被汗濕透了,我提到嗓子眼的心「咵」一下子放下了。從那時起孩子的病徹底好了,再也沒犯過。

我和丈夫總惦記孩子的耳朵,晚上孩子睡著了,我倆就試著喊他,總不見反應了,每天照舊。幾天過去了,這一天晚上我依舊在他一側小心翼翼的喊:老兒子、老兒子……每天這樣喊都成習慣了,也沒多想。他突然說:幹甚麼呀媽?這可把我倆嚇了一跳,於是丈夫又趕緊喊一聲:老兒子、老兒子……孩子迷迷糊糊的說:「大晚上的,你們倆叫我幹甚麼呀?」我倆四目相對,淚水奪眶而出,是感恩?是幸福?是委屈?全部交織在一起,盡情的流。孩子的耳朵也好了。

2、大法讓我脫胎換骨了

在修煉前,我在火車站賣水果,盡騙人,稱是八兩的,說話大嗓門,說打就鬧,沒有女人的溫雅賢淑,簡直像潑婦一樣。舉個例子:因為賣水果缺斤短兩,有找回來的顧客,我一看到就炸了:你膽可夠肥的,竟敢來找我,想砸我的生意,看我怎麼整你,不夠?我是足斤足兩的,做買賣從不虧心,你拿回去吃了,覺著不合你口味了,來找茬是吧?好,姑奶奶我奉陪到底。為了掙錢,蠻橫無理,爭來鬥去,把自己搞的一身病。

每次孩子病好後,我就躺下了,不是這個藥就是那個藥,都成藥簍子。有一個關係好的人跟我爸說:「我看你家大姑娘比你都得早走。」我那時黑黃著臉,顯的也特別老相。爸媽怕我哪天真沒了,總是哭。再比如:結婚頭天晚上聽到未來的公公說我家的不是,我就風風火火的找去了,一進門叉著腰拍著家具(家具剛漆過還沒乾)連喊帶叫,大鬧一場。後來家具乾了,留下了一排手印,時刻見證著我修煉前的不可理喻。

修煉大法後,我整個人都變了,按照師父的要求,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對任何人都要做到真誠、善良、忍讓、寬容,對公婆也極盡孝道,對錢財也不吝嗇,給他們買衣服從來都是從頭換到腳,公婆也逢人便說我對他們有多好。家裏家外也不佔便宜了,我說話也變的和氣,滿臉笑容,相貌也變了,變的比以前年輕了很多,再也沒吃過一粒藥。認識我的人都無法理解,「她怎麼變成這樣了?」和以前簡直判若兩人。

是大法徹底改變了我,讓我脫胎換骨了。

3、眼珠長出來了

這事已經過去好幾年了,可是我依然記憶猶新。有一天,不修煉的妹妹和我視頻,她驚叫一聲:「大姐,你的眼睛怎麼了?」「不知道啊。」她說我的眼睛瞎了,把她嚇哭了。因為這個事,她犯病住院了。等我到鏡子前一看,可不是嗎?眼睛向裏塌陷,眼皮發青、發黑,從那以後看東西一天比一天模糊,而且看的物體越來越小。

開始時我心裏特別害怕,負面思維總冒出來,我使勁克制,加強學法。後來就想:我甚麼事都沒有,因為我有無所不能的師父,我要做好三件事,不能耽誤救人,救人是我的使命,我就聽師父的話,其它甚麼也不想。

丈夫和兒子都急壞了,叫我上醫院。我說:「我沒事,也沒病,我的身體是超常的,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一定不會有事的。」他們見我這樣堅定,就不說甚麼了。我也不照鏡子,也不看眼睛,就聽師父的話,該幹甚麼幹甚麼,不受影響的做三件事。

不知甚麼時候,我的眼珠長出來了,一切恢復了正常。妹妹又給我視頻,驚喜的說:「大姐,你的眼珠又長出來了。」

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兒子上班身上總是帶著真相護身符,丈夫在我回老家時,也天天給師父敬香。謝謝師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