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的比喻使我茅塞頓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三日】一天晚上我去A同修家,得知A同修正準備去旅遊,說想出去散散心,我聽了心裏很不是滋味。我說:大法弟子都在抓緊時間證實法,講真相救人,時間這麼緊,你怎麼還有心思去玩呢?同修說:二零二八年,還早著呢?

談話間又聽同修說再買一套房子,要好好裝修裝修。我說:你這套房不是挺好嗎?怎麼還買?他說:省著那些錢幹甚麼?說不定甚麼時候被中共割了韭菜。我說:師父給予我們修煉的時間可是有限的,那是用金錢買不來的。你能保證在修煉結束時,能把執著心全部去掉嗎?

同修後來的狡辯使我動氣了,所以說話態度有些生硬,我看同修並沒有改變自己打算的意思,便告辭回家了。

出了他家的門,我心裏難受極了,同時升起了不願再理他的心。我想起了師父,一個偉大的創世主為了度化迷失在物慾橫流中的芸芸眾生,自己選擇在一個平民百姓家中轉生,過著一般人的清苦日子。師父的吃、穿、住、行好像都在啟示我們甚麼。

我覺的師父來世度人,全方位的安排都是為了方便啟悟、度化眾生,在言傳身教中給弟子做出榜樣,在潛移默化中引導弟子回歸正道。在常人眼中可能看不到甚麼,但在弟子眼中,哪怕師父平平常常的一舉一動,都在演繹著一個超凡脫俗的覺者風采。初期師父傳法時,有許多弟子看到師父的吃住、穿著那麼簡樸,心中疑惑不解,認為這麼有名的大氣功師,怎麼一點派頭都沒有?其實還是站在物質的角度去看了,認為住所高雅、穿著高檔、行動車接車送、媒體名流前呼後擁,這樣才是和名人配套的外部裝備。而我們的師父恰恰不看重這些。

一個無量高德的大覺者,本來沒有苦吃,只是為了方便救度眾生、度化弟子才來吃苦的。師父在費盡苦心度我們回家,教我們放下對世間的一切執著,可是我們還想在這裏過好日子。師父用巨大的承受給弟子和世人延續來的寶貴時間,如果不知珍惜,反而想在這裏過舒適安逸的生活,我們如何對的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回到家不久,接到B同修的電話,我便忍不住訴說了自己心中的不快。B同修說:你不覺的自己哪裏做的不對嗎?我說:我哪裏不對?難道我還要說一些讓他高興的話嗎?我想了想又說:生氣、動心是不對的。同修說:「我給你打個比方:比如說有個人,他和誰都合不來,只跟一個朋友合的來,相處很融洽,那個人的境界一定很高……」聽到這,我突然打斷了他的話。說:好了,好了,你不要說了,我明白了,謝謝你,先不聊了,我要把這個感悟記下來,有時間讓你看。於是掛斷了電話。

同修的那個比喻,讓我想起了剛剛聽的憶師恩中無比幸運的弟子們和師父在一起的場面。想起師父面對激動不已的弟子,圍著師父簽字、握手、把師父拉來拉去照相,人多時輪流照相師父要站一兩個小時。能為師父著想的另一些同修,對纏著師父不放的同修產生了一些不滿情緒,埋怨他們不懂事,只顧自己高興,不顧師父累不累。可是再看師父,仍不氣、不惱、不煩,依然那樣笑瞇瞇的和藹可親。這是一種怎樣的胸懷?師父不考慮自己的苦和累,完全為弟子著想,明知弟子這種行為都是執著心的表現,但還是不厭其煩的滿足弟子們的心願。

由此我悟到了,我當時的心態就和在師父身邊因埋怨而生起了怨氣的同修一樣,和師父的心態相比,就知道自己錯在哪裏了。就是不慈悲、不寬容,容不下那些有執著心的人。這些不好的心一出來,大腦就被負面思維佔領了主導地位,從而生出了黑色物質,這就是同修之間造成間隔的開始,如長此下去還容易形成自以為了不起、看不起他人的心,這不正是我們需要改進提高的地方嗎?

師父具足大智慧,暫時滿足弟子的執著是為了保護弟子那顆向善、求道的心,在日後的學法修煉中,他們逐漸的會意識到自己的執著,從而去掉它,提高上來。

通過對這件事反思自己,讓我茅塞頓開,我認識到提醒同修是沒錯的,但是同修不聽,自己動了氣就錯了。從根本上來說我們不是來修別人的,是來修自己的,同修不接受自己的意見也沒有關係,不必動心,也不要對同修產生不好的印象,在其它方面可能同修比自己修的還好呢。就讓他順其自然好了,真修弟子都有師父在管,也許是師父利用同修的執著來碰撞我,讓我向內找呢。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讓我明白了這層道理,近兩年來老是突破不了對家人同修的看不上,認為他不按法的要求做,跟他生氣,現在也迎刃而解了。

悟到後,身心通透、輕鬆祥和,那種美妙的感受無以言表,只有內心默默的感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