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法理 我內心長久的堅冰化解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一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在以前的過心性關中,或者在矛盾中,在心性受到衝擊的煎熬中,不管有多麼艱難,由於自己認識上的偏執,我從沒有求過師父幫我,總覺的自己的難關就得自己來過,總覺的求師父幫助好像不是自己修出來的。有的關難雖然很大,甚至剜心透骨,但都是自己扛著,每次關過的都很艱辛,總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近日在學師尊的講法《大紀元新唐人媒體法會講法》,看到師尊講:「向正面走、正面認識,同時求得神的幫助,或者是心裏堅定自己的正信,那就是修煉。」[1]我悟到,在修煉中是可以求得師尊的幫助的啊!在過關中很艱難時求得師尊的幫助是堅信師尊、堅信大法的正念體現,因為我們就是在師尊的看護下修煉,沒有師尊的保護我們是走不過來的。

我與父母的關係總是不好,他們做事的方式很多都是不合常規的,總是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而且還從不吸取教訓,遇到的麻煩他們又解決不了,總是找我來解決,有時我也解決不了。他們不認為是他們自己的另類決定造成的麻煩,過後麻煩來了還怨恨別人,讓家裏其他人都跟著承受不痛快。每次都是我爸決定事情怎麼做,我媽從來不加考慮的附和,即使到最後事情明顯表露出行不通了,我給他指出來讓他趕快停止或改變方式,我爸還是堅持他的那套做法,這時我就會說話語氣不好,聲音很高,非得強迫他按我說的去做,而這個時候,我媽就會不分青紅皂白的站在我爸的一邊對我橫加指責,胡攪蠻纏,使事情變的更加不可收拾。本來我還沒有那麼大的氣,可是只要我媽一插言,我就非常生氣,而且就會完全針對她發脾氣,她卻覺的很委屈,說一些倚老賣老的不講理的話。每次面對她這樣的表現,我就更生氣。

我爸這個人自私、剛愎,對錢看的很重。他從來沒聽過別人的意見,不管別人說的對不對,他總是瞧不起別人,不管別人做的好不好,他都會有輕蔑的言語評論。而我媽這個人從來沒有自己獨立的思想和人格,也是對錢看的很重,重到只認錢不認人。還虛假不誠實,而且不分是非、善惡,我爸咋說咋做她都袒護,明明知道我爸說的、做的不對,她還是不加思考的昧著良心站在我爸一邊縱容他,致使我爸這麼多年來說話做事更加不為別人著想,更加自私、剛愎自用,誰的意見也不聽。

如今他們都是八十歲的人了,我得法以後,第一時間就想把這麼好的大法介紹給他們,很早我就把錄有師尊講法的mp3給了他們,讓他們多聽師尊講法對他們有好處,還可以讓他們改掉那些壞習慣。可是他們聽了以後根本沒有甚麼變化,那些頑固的思維和僵化的做法還比以前變本加厲了。我對此心裏很不是滋味。

我很痛苦自己在父母面前總是走不出矛盾的爭端,為甚麼我不能做到在父母面前不動心呢?這個狀態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了,每次去父母家幾乎都會犯衝突,每次去心情都不好,而這並不是我想要的結果啊!但是我回到家裏每次內心都會煎熬幾天,心口堵的厲害,心裏很痛苦,找自己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總是找不到那個根本的東西,下次去還會照樣。

前兩天又因為我爸做的事引起了矛盾。事情是這樣的:現在中國大陸,從二零一九年也就是前年開始中共邪黨就不讓老百姓燒煤取暖了,大搞「煤改氣」運動,把老百姓家裏的火爐子都給拆走,把煤也給拉走,但是給補助,多少錢買的煤就給多少錢補助。前年我媽家就把新買的兩噸煤給拉走了,爐子也給拆了,安了燃氣爐,燒燃氣取暖。去年也是一樣,中共邪黨的地方人員挨家挨戶收煤,不允許家裏藏煤,更不允許燒煤取暖,不允許煙囪冒煙。在這種形勢下,可是去年我爸又買了一噸煤藏起來了,我去年就阻止他:別買了,也不讓燒煤了,留著也沒用。可他就不聽執意買。

今年冬天馬上到了,中共邪黨又開始了入戶收煤運動。而且今年不給錢補助了,如果發現誰家裏有私藏煤的直接沒收。這雖然是中共邪黨的流氓搶劫本性體現,但是我爸明明知道了不讓燒煤,爐子也給拆了,已經安上了燃氣爐,煤也沒用了,他還堅持買了一噸在家裏藏著,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如果被邪黨人員發現了給沒收了一分錢也不給,那不是相當於自己把錢扔了嗎?而他遇到麻煩了又解決不了,吃不好睡不好,怨這個怨那個,對錢看的那麼重,還亂花錢。我真是反感他做事的方式,又改變不了他。因為這個事,我媽還是站在我爸的一邊找藉口狡辯,維護他錯誤的決定,說不通了就開始對我不講理了。這次我也沒好氣的給頂了回去,告訴她以後別那麼是非不分的插言袒護我爸了。

晚上睡覺前,我開始求師尊,請求師尊幫我把心中的那個執著的物質拿掉吧,我想到了師尊的講法,師尊說:「向正面走、正面認識,同時求得神的幫助,或者是心裏堅定自己的正信,那就是修煉。」[1]師尊時時在看護著我們的修煉啊,之前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過求師尊幫助我呢?是執著障礙了我,讓我在遇到過不去的心性關中想不到來求得師尊的幫助,讓我白白的錯過了這麼多提高的機會。遇到問題了求得師尊的幫助是修煉人正念的體現,我終於知道了修煉的真機!

當我求了師尊的幫助,也就不到兩個小時吧,我心裏就豁然了,想到父母的表現也不憤憤的了,理清了真我與假我,也理清了父母的先天本性和後天形成的變異思想觀念。我的生氣、不滿、怨恨等等都是假我的體現,而父母的那些自私、變異思想觀念、頑固做事方式等等也是後天形成的變異敗壞東西,不是他們的真本性。而人的本性是符合真、善、忍的,只是被後天的污染掩蓋了而已。

我內心還有對邪黨的痛恨、怕心、恐懼心,因為深知中共邪黨對老百姓甚麼喪盡天良的事都做的出來的,這不,冬天馬上就到了,中共邪黨又要限制、干擾老百姓取暖的方式,真是沒有人性的魔鬼表現。我就擔心我的父母會受到中共邪黨的騷擾,在親情的帶動下,總想改變父母的做事方式,以逃避中共邪黨的騷擾。這是對親情的執著。我發現就是我的親情被舊勢力利用來干擾、破壞我修煉提高的,同時加強了我還沒修掉的各種執著心,比如生氣的心,不聽我的建議就怨恨的心,自以為是的心,愛管閒事的心,強勢的心,顯示心,爭鬥心等等,每一顆心都是一堵牆,這麼多心擋在那裏,真的是寸步難行啊!而且我還找到了一個很不好的私心,就是我讓父母聽師尊的講法錄音是想讓他們改掉不好的壞思想、變成一個好人的同時,我再面對他們也就不會讓我心情不好了。其實父母今生能夠聽到師尊的講法也是師尊有序的安排,我只是起個搭橋的作用把師尊的大法介紹給了他們,這也是我助師救人的使命啊,我怎麼能夠有為私為我的念頭想讓他們如何如何呢?因為我有這個不純的念頭存在,所以他們聽法這麼多年了也沒甚麼變化,其實都是我這裏的問題沒解決造成的。以後我知道咋做了,修好自己,時時找自己的問題,把自己這顆心修純淨了才能改變環境!才能讓世人看到師尊和大法的超常美好!

在師尊的加持幫助下,壓在我內心長久的對父母不滿的那塊堅冰終於化掉了,連日來堵在心口的那個敗壞物質也消失了,我的心裏感到非常輕鬆自如,在找到了那些執著心的同時瞬間抓住它們,針對它們發正念統統解體掉它們。也知道了怎麼對待父母了,內心沒有了對他們的怨恨和不滿,明白了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誰也改變不了誰,作為修煉人,只能在大法中修煉改變自己才能使事情向好的方向轉變。

遇到問題想到求師尊幫助,同時向內找自己,就是走過難關、修煉提高的關鍵和法寶!

現階段的一點體會,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紀元新唐人媒體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