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矛盾中修心、在講真相救人中去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磕磕絆絆走過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回首往事真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有過不去關的痛苦、也有心性提高後的輕鬆和喜悅,是信師信法的這顆心伴隨著我走到今天。把我近年來修煉心性提高後的體會寫出來和大家交流。

一、突破發正念倒掌犯睏的不正確狀態

我在零五年結束了三年非法勞教回到家,由於在黑窩的環境裏正念發的少,自身的空間場就不乾淨,充斥了很多不好的因素。學法、發正念時就有干擾,主意識不強。學法時,思想不靜不入心;發正念時,往那一坐,睏意就上來了,迷迷糊糊的還覺的挺好,對周圍的環境無意識,更不知道自己倒掌。後來同修看我發正念不對,告訴我發正念倒掌,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總想改,無論怎麼加強主意識也改變不了。後來同修說「那你就睜著眼睛發」,自己也試過,可是眼睛睜著睜著就不自覺的閉上了,困的眼睛睜不開,心裏還不願意睜。

由於正念發的不好,解體不了邪惡,招來兩次迫害,一次被非法關押半個月、一次被非法判刑一年。教訓是慘痛的。我就開始重視發正念,每天睡覺前必須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時間一小時左右,清理完自己小宇宙內的空間場、接下來清理小宇宙外的空間場,然後發完半夜十二點正念再睡覺,一直堅持到現在。

現在我發正念有明顯改善,除特殊情況下,如:太累了、或學法少狀態不好的情況下,一般發正念時頭腦都是清醒的,不倒掌了。相對來講干擾也少多了。

二、在家庭矛盾中修心

我娘家四個人修煉,母親不大會修,做不到實修,就知道大法好,又不接觸同修。二零一六年父親去世,我們姐妹三人輪流陪伴母親,一個是生活上照顧她,最主要的是陪她學法,想讓她快點提高上來。快到冬天了,母親說:「你搬過來住吧,冬天來回跑挺冷的,這樣咱們交一份取暖費就可以了,我一人住那大房子也挺空的。」我也沒多想,因我是單身,只帶一個孩子,只要妹妹弟弟不反對就行。這樣,我就帶著孩子搬過去住了。這樣陪伴母親就方便多了,也省的妹妹來回跑,減輕了她們的負擔。

可是,搬過去容易,生活在一起就難了。母親那年齡的人是從邪黨造成的最貧困時期過來的,生活的簡樸、處處節省、形成的觀念根深蒂固,再加上兩代人的觀念上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生活中就出現了摩擦。母親看不慣我這,看不慣我那,買東西多了說我不會過日子,幹家務也用她的觀念來要求我咋做,不符合她的觀念,就叨叨。浪費水、電的,幹活快了慢了,動靜大了小了的,上哪去回來晚了等等。我聽了心裏很不舒服,嘴上不說啥,心裏卻過不去,很生氣。時間長了心裏產生了怨、氣恨、委屈、看不上她的心,後悔搬過來住,沒有自由。

我經常跟妹妹絮叨發牢騷,小妹同修也勸我:「你別把媽當自己的媽,就當同修,就當提高心性的好機會,修自己。」我一聽也對,如果站在人的情的基點上看問題,心裏就不平衡,如果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問題,這不正是提高心性,去執著心的好機會嗎?同修是一面鏡子,應該照自己,我怎麼能向外看呢!於是我就向內找,找到怨恨心、不平衡心、氣恨心、委屈心、看不上她的心。當我找到這些心、去掉這些心的時候,再看母親也不煩了,也不怨了,生活自然順心了。

去掉了執著心,心情感覺很輕鬆。去這些心的過程也是個反反復復的過程。當我心性提高上來時,母親也變了,不怎麼叨叨了,偶爾說幾句,我也不往心裏去,也不攪心了,反而母親卻說我心性守的好,自己不行。真是柳暗花明。

還有一件事,大妹同修說一句沒頭沒尾的話,說我在老人這佔便宜。當時聽了沒往心裏去,也沒生氣,守住了心性;過後就不行了,那個心、那個物質就受不了了,老往外翻,心裏生氣,不平衡,明明我在這裏替你們照顧老人,你卻說我在這佔便宜,心裏不平衡。更讓我生氣的是,我想讓大妹同修和我一起回農村老家一趟,想進一步講真相救親人。她不配合,她說對老家人有意見,寧可在這救別人,也不去救他們。有一天,大妹同修說想往我家放點東西,因我家的房子閒著的。我就說過幾天天涼了想回家住幾天,大妹同修當時就火了,說:「我不往你家放東西你不回家住,我一放東西你就回家住。」我就說:「我對你有意見,對你有怨。」她不說啥了。回到家向內找,是甚麼心促成我今天這個態度?

向內找,找到了怨恨心、不平衡心、爭鬥心、妒嫉心、看不上她的心。有些心在母親身上感覺已經去掉了怎麼又出現了,真是像剝洋蔥一樣,剝一層還有一層。再接著繼續找,大妹為甚麼說我佔便宜,是我的甚麼心促成她這麼說我呢?找找,找到了,當初來母親家時就有一顆心,不佔母親的,錢該花就花,家裏缺啥就買啥,從心裏不想佔老人的,因為我是修煉人嘛!其實潛意識中也有怕弟弟、妹妹說我佔老人的,真是怕啥來啥。我悟到,這哪是妹妹說我呀!是我有這顆心,通過這種形式把它暴露出來,讓我去掉它。也許我找對了,符合了法,師父把不好的物質給拿掉了。一瞬間覺的妹妹挺可憐,是發自內心的,也許是慈悲心吧!雖然持續時間很短,但心裏對妹妹不怨了,她說的那句話連想都不願去想了。過後見到大妹同修說:「你說我在媽家佔便宜,也許是我的心促成的,我找到了。」話音剛落,她就說:「我說了嗎?我沒說呀!你佔不佔與我有甚麼關係,又沒佔我的。」真怪,心找到了,事情就變了。我一聽恍然大悟,原來是假相,何必當真呢?我真正體悟到,修煉人遇到甚麼事情都是奔自己的心來的,沒有那顆心,絕不會有那件事。真得好好謝謝母親和妹妹給我提供一次去執著心、提高心性的機會。我最大的感受是放下執著心,修煉真的很簡單,只管修煉自己這顆心,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三、在講真相救人中去怕心

正法已到尾聲,大法弟子都在抓緊救人,每天都出去能多救一個是一個。我和同修配合到市場、大街上和周邊農村去講真相,這麼多年一直在神的路上,兌現著自己的誓約,去掉了很多執著心。可最近我經歷兩次去怕心的事情。

一是前幾天到同事家,我們關係比較好,以前多次給她講過真相,也三退了,可她丈夫和孩子都沒退。上次給她留下了真相資料並讓她一定給她丈夫和孩子看,讓他們都三退,別給中共當陪葬。我心一直惦記著這件事,就又去了她家,見面嘮了幾句家常,就轉向正題。我說:「上次給你的資料給你丈夫和孩子看了嗎?」她說:「他們不信。」我說:「不信不行啊!你不給他們看他們怎麼得救呀!我又帶來兩本資料,他們回來你拿給他們看看吧!」她把資料接過去了,不反對。

我又少坐一會就告辭了。剛出門,在推車子那一瞬間,思想中突然冒出一個不正念頭來,「為了眾生再一次……」這個不正的念頭剛一閃,我就抓住它了。然後我就打出一念,為了眾生也不能被迫害,這個不正念頭不是我,我沒去想,它是負面思維,就好像出去救人就被迫害似的。這個負面思維是哪來的呢?它背後是甚麼心?一找就找到了,是怕心。回來一路上我就不斷的否定這種不正的念頭,清除怕心,解體怕的物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是在奉師命救人,誰也別想動我。我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

回到家一想這事,心裏就堵的慌,很攪心,就好像那件事情要發生似的,我就一遍一遍的反反復復的用正念排斥。到睡覺時想發一會正念,一想白天的事時,心裏啥感覺都沒有了,也不怕了,心也不難受了,心裏很輕鬆。我悟到,是師父看我有正念,就幫我把那不好的物質給拿掉了。感恩師父、謝謝師父。

另一件事,我和同修到周邊農村講真相,同修帶了一百多本小冊子。我們商量咱們先挨家挨戶發吧!那天是星期天,天氣又不太熱,外面蹓躂的人很多,發的時候就有人站那看著我們發,有的人看見發到他們家院子裏的資料,也出來看我們發。這時我心裏有點不穩,跟同修說:「今天人太多,能發多少發多少吧,咱們走吧,他們都在看咱們呢!」同修馬上說:「你快把你那想法收回,他們看他們的,我們做我們的,碰到了就親自送給他們。」我一聽自己覺的很汗顏,一樣的修煉人,同是師父的弟子,我怎麼這麼差勁呢?向內找,原來又是怕心在作怪,於是我就調整調整心態,繼續和同修把剩下的資料發完,過程中心態也很穩,這次怕心出來,沒有上次那麼重,不攪心了,那個怕的物質越來越少了。回來的路上勸退一個人,就順利的回家了。

個人體會,層次有限,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