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迫害 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由於對法認識不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以後,我多次被非法勞教迫害。每次回家後,我都能很快的投入到當地講真相、救人的行列中。

一、否定迫害 勸退警察

二零一七年初的一天,突然傳來敲門聲,聲音又大、又急促。我問:「誰呀?」門外的人答道:「派出所的。」我一聽,知道是警察來了。我趕緊放下手中正在熨燙的真相幣,跑進屋告訴丈夫(同修):「警察來了!」我當時腿抖的很厲害。

我和丈夫走到師尊的法像前,雙手合十,對師父說:「求求師父,別讓他們再犯罪了,不能讓他們進來。」這時,我感到踏實了許多,腿也不抖了。

我們打開門鎖,走到門外並隨手關上大門。我們與兩個警察相對站著,一個警察胸前帶著「執法記錄儀」。看我們出來了,警察舉起搜查證說:「我們奉命搜查你家,讓我們進去。」

這時,我想起師父的法:「法徒受魔難 毀的是眾生」[1]。我要救他們。我上前,一把按下他舉起的手說:「我們是有信仰的,我們有師父管。你們不能管,你們管,就是犯罪了。周永康、王立軍等人就是奉江澤民的命,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他們遭到報應,進了監獄。我們不願意讓你們也遭報,再殃及你們的家人。不讓你們進來,是為你們好。」

警察說:「要真為我們好,就讓我們進去看看。」我丈夫嚴肅的說:「讓你們邁進一步,你們的罪就犯定了。」我們還勸他們對法輪功的問題要迴避。中共為甚麼保不了那些為它賣命的高官呢?因為迫害佛法的人,從來沒有好下場。

我們大約講真相半個小時,警察給所長打電話,講了發生的情況。就聽電話那邊說:「你們回來吧!」

在師父的保護下,一場魔難被化解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二、放下觀念 善待老妹

我老妹住在北京市區,得法比我早,在大法中受益很多。但十多年前,她邪悟了,不學法、不煉功,不相信明慧網。後來,她患上了嚴重的心臟病,做了三個支架。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救她。但與她交流卻無效。我對她生出了怨恨心,恨她沒良心、背叛師父。有一次,她竟罵大法,我氣急了,一把抓住她,讓她給師父法像跪下。後來在煉功時,我心裏還會翻騰這事。我悟到,這是姐妹情帶動的。

一次,一個聲音打入了我的腦中:「她的命在師父手裏。」我知道是師父點化我,師父在管著妹妹,我不能再用人心對待了。

二零二零年第一波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過後,老妹夫打來電話說,他們要過來看看我們,呆幾天。我說:「太好了!正想你們呢。」得知他們上路了,我和丈夫就開始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靈。

我們請師父加持。我也決心改變自己的觀念,徹底去掉怨和恨,用法中修出的慈悲和善念對待他們,真正使他們得到救度。

我對老妹說:「師父還管著你。不然,你就沒有今天了。」她特別驚訝,也特別感動。給她放真相電影,她也認真的看了。講起四﹒二五萬人上訪的事,她很興奮。一九九九年四﹒二五當天,她在現場,是見證者。她說她也看到了法輪在空中旋轉。

他們走的時候,妹妹說:「我知道師父在管我。」這是第一次聽她叫「師父」。我知道,是我放下了觀念,她轉變了。

三、再去觀念 家庭和諧

丈夫平時話很少,無論是常人還是修煉人,都說他老實。可是我與他之間各種矛盾很多,認為他對我不好,只是對別人好。

有一次,我們一起幹家務活,他說這樣幹,我說不對,應該那樣幹才對,互不相讓。眼看矛盾要激化了,突然師父的一句法打到了我的腦中,並且我大聲說了出來:「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3]。師父的法制止了我們的爭吵。

我們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他們每到節假日,就會帶孫子、外孫女回來。聊天中,我聽到丈夫揭我的短,使孩子對我都有了看法。孩子把生活費給他,不給我,我心裏不平衡。這不就是妒嫉心嗎?

我悟到,人的理是反的。丈夫對我不好,用修煉的理看是對我好。孩子不給我錢,是去我執著錢的心、妒嫉心。認識到這些後,孩子也給我錢了。

有一次,我們吃的是麵條。吃完的時候,我看到丈夫碗中的湯剩下了,就問他:「你咋不把湯喝了呢?」他說:「鹹。」我就給他講師父傳法時,在飯店吃麵條的故事。丈夫起身走過來,端起湯碗就往我嘴裏灌。我一愣,但馬上想,一定是自己錯了,否則他不會這樣的。我用師父的法對照他的言行,而不是對照自己,這哪是修煉呀!修煉是修自己,而向外看是符合了舊勢力的理,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無條件向內找,才是師父教給我們的法理。想到這兒,我一口氣把湯喝了下去。

現在,我們做事都用法對照自己,多了理解,少了自我,沒有了常人式的矛盾。做真相資料時,屋內充滿了祥和、慈悲的能量。我想這樣的真相資料一定更能消去世人頭腦中的邪惡因素,使更多的人得到大法的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生生為此生〉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