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魔難中錘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四日】那是二零一四年春季的一天,同修正在給我的電腦安裝新系統。不料丈夫回來了,他大聲吼著,將同修趕了出去。還吼著:不讓你與法輪功的人來往,你總是不聽。第二天他叫來兒子、女兒,三個人對我一頓謾罵、威脅、恐嚇。第三天,他說:給你三條路,你看著辦吧!第一條:必須放棄修煉法輪功。第二條:不聽把你送到精神病醫院去。第三條,前兩條不行的話,你就自生自滅。當時我的心一下子就受不了了,怨恨心一股腦全翻出來。

在人念與神念的碰撞中,終於我的正念和神念佔了上風,我趕快向內找,是甚麼人心讓舊勢力抓到了把柄,強加了眼前的迫害!我從小母親去世,父親再娶,我只好呆在兩個兄嫂家中。沒媽的孩子是根草,插到哪裏都多餘。自己成家了,千方百計維護小家庭的利益不受傷害;追求夫唱婦隨,過得舒服、幸福、美滿,成了我唯一的美夢。事與願違,丈夫有了外遇,今天又抓到藉口,逼我自殺!修煉入門時的動機也是尋求在大法中得到好處、福份。這一下全成了泡影!真是刺到了我心靈的最深處,剜心透骨的痛啊!

這時,師父的法不斷的打到我腦子裏。「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1]。眼前的家庭迫害,不就是直衝我放不下的情來的嗎?不就是直衝我還沒有割捨的七情六慾來的嗎?衝著我的根本執著來的嗎?我為甚麼還抱著情不放呢?甚至傷害一點失去一點還痛苦的撕心裂肺呢?十幾年來像是每天都在學法、修心,因為沒有遇到刺激到心靈的關、難,所以許多人心並沒有看淡、放下、修去,而是隱藏的更深,變的更狡猾。這次的關、難中,這些人心──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為情而活著的心,所有的有求之心,求在常人中過得好、過得舒服的心,求在大法修煉中沒有魔難,舒舒服服的修,總是用人世間反理對待魔難;遇到麻煩、魔難就往外推的心,一切人心全跳出來,暴露無遺。

歷史上很多人修不成,就是因為他放不下人。我修不上去,根本原因是沒有從人中跳出來。在人這個大染缸、大糞坑裏洗來洗去,永遠也不會洗乾淨。怎能將為小家庭的利益而活著的心,昇華到為自己對應、代表的宇宙及宇宙中的無量眾生,都同化宇宙大法,從而得救進入新宇宙而修煉、而活著!哪個是你的丈夫,哪個是你的兒女,在利益受到衝擊時,一轉眼,你就變成了他們的敵人。情也是修煉人不易衝破的一張網。

大法的許多法理一遍遍沖刷著我的心靈,使我猛然清醒:我(主元神)沒有上述人心和執著,它們都不是我,我絕不要它們,讓這些人心死!拔出這些人心後面的「私」根,滅掉!讓這些人心背後的舊勢力死!我坐在河邊,整整發了兩個小時正念,身體卸掉了一座大山,從來沒有的輕鬆、愉快。我心中呼喊著:常人中甚麼都放下、放下、放得無一漏。常人中我甚麼都沒有,甚麼都不要。我只要大法、只要大法!這聲音在穹宇中迴盪!久久迴盪!

師父講:「最根本上講你們還要在破除舊勢力迫害的過程中建立起偉大的威德,回歸到你們的最高位置,這就不是一般境界的圓滿問題,也不是通常圓滿所能達到的。」[2]舊勢力強加給大法弟子的迫害,師父不承認,弟子當然也不承認,並要反迫害。

我給丈夫回應了三條:第一:我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志如金剛、堅如磐石,誰也別想動搖我。如果你們怕株連,那就離婚,我已經寫好離婚協議。第二:我沒有精神病,有醫院證明一份。誰要強送我去精神病院,誰就在犯罪,誰就會遭報應。第三:我要用法律保護我的生存權。我要找律師將我的遺囑、沒有精神病的醫院證明、訴狀由他保管。一旦他知道我被家人迫害,或送精神病院或生命意外傷亡,馬上起訴到法院。導致家破人亡是丈夫的罪惡,將他繩之以法。

聽到這三條,丈夫、女兒、兒子傻眼了,趕快說:算了算了,也不離婚了。就煉你的功去吧!但為了安全,不要與外界聯繫、往來。一場突如其來的家庭迫害就這樣煙消雲散。

沒過半年一場魔難又悄然而至。當時正值同修們都用手機講真相、救人。我花了五千元人民幣買了十多部手機,送給經濟條件差的同修救人用。自己帶著四部手機,用手機講真相救人,效果很好。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上旬的一天,就在我做晚飯時,丈夫從我住的房間裏搜出了我用的兩部手機,這一下又不行了,叫來兒子、女兒到我家,又是一頓批鬥、謾罵。每天丈夫跟我半步不離,不讓我出門去救人。他一會兒躺在沙發上哭,一會兒又叫喊說:我捨不得這個家,真捨不得。隔了幾天,又叫來孩子們,說他寫了遺書,罵很難聽的話,激我跟他吵架,我忍、我讓,沒上他的當。十二月二十三日下午,他一邊不停的罵我,一邊接了好幾個打來的電話。快五點鐘了,我說咱們做飯吧!他說:我不吃飯,我要走了。我問:你上哪去?他說:我在本地(我們搬家後的新城市)找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我要離家出走,也拿走家裏的全部存摺(我家存摺由他保管)。我說:「你一定要走,就走吧!那點錢你花完了怎麼辦?」他說我每月有五千多的退休金,夠兩個人生活用。我說:「你都七十歲的人了,那些年輕女人都是奔著錢來的,沒錢了一定會拋棄你。」他說:「那時我就跳河吧,心甘情願。」我說:「那就祝你能幸福!但你這樣走了,我怎麼給孩子們交待。你還是告訴他們一聲吧!」他就去了女兒家。兩個多小時後他回來了,說今晚再住一夜,明天走。第二天中午了,他還沒有走,他說不走了。我也沒問為甚麼。

他要離家出走,應該也不是一件小事,可我的心平靜的讓我都驚奇。我沒有上次的心理刺激;更沒有剜心透骨的悲哀;也沒有為存摺而爭執,他的去留好像根本與我無關。原來經過在法中的不斷錘煉,特別是上次的事,我真的放下人,從人中跳出來,從情中跳出來的,修煉路上往前跨進了一大步!在登梯的修煉中又攀登上了一個大台階吧!我整個人像一個空殼一樣,常人中甚麼都不放在心上,整天樂呵呵的,仍舊保持每天4、5小時的學法,其餘可利用的時間、精力百分之百的主動的投入到做三件事上。

一晃又是六年。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上午,我心急火燎的給在美國讀研究生的外孫女打電話:聽說美國、英國,武漢肺炎爆發,囑咐她誠念九字真言,能遇難呈祥,是救命的靈丹妙藥。話還沒說完,電話就斷了。原來她一下子怕心就起來了,很快打電話給她母親說:我打的電話會造成警察錄音;給她帶來麻煩,不讓她乘飛機回國;給她今年畢業後在國內找工作帶來不少麻煩。女兒下班後,沒吃晚飯直奔我家,暴跳如雷,聲明與我斷絕母女關係,永遠不再登我的門。這時我丈夫更是不問青紅皂白,破口大罵,並幾次氣憤的手顫抖著要卡我的脖子,說我早就想要卡死你!氣氛十分緊張。開始時,我解釋了幾句,女兒頂的更厲害。矛盾來的這麼突然、尖銳。我不能往前頂、往前搶,首先要穩住自己,以慈悲祥和的心態對待眼前這一切,不被他倆過激的情緒、尖刻的語言、衝動的行為所帶動。趕快後退一步,不和他們一樣去爭去鬥,一定要用善來融化他們心中幹傻事的想法、行為。向內找,情太重了,沒有考慮這件事情別人能不能接受,一急起來就甚麼都忘了。

修煉二十多年了個人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但作為一個新宇宙的生命,一個完全為他的生命,可不能讓眾生犯罪呀!趕快勸丈夫不要這麼衝動、瘋狂、心血沖頭,鬧出人命來,明天會是甚麼後果?你想想吧,你們倆會被公安局抓去,謀殺妻子是要抵命的,家破人亡!這可比孫女、女兒想像的我那一句話引來的後果嚴重幾百倍。你當過公安局的頭,難道就忘了執法犯法的後果嗎?不停的勸他,消消氣、消消氣,慈悲的告訴他,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才能有好的未來!女兒聽我不停的勸告,都是為他們著想,火氣沒那麼大了,情緒穩定了許多,清醒了也害怕了,趕快拉住他爸的胳膊,說:就這麼點事為甚麼要卡死我媽呢!你要再動我媽一指頭,我們也絕不饒你!丈夫還是不依不饒,怒火三丈。丈夫已被邪惡鑽了空子,不能控制自己,完全失去理智,怎麼辦?情急之下,我趕快閉上眼睛,心裏發正念:求師父救救我,求師父幫我清除丈夫背後已經控制他的邪惡生命與因素。

我發正念十幾分鐘後,丈夫的囂張氣燄像放了氣的皮球,有氣無力的說今天不殺你了,睡覺吧!女兒臨走反覆告誡他爸:你若動我媽一根汗毛,明天我就跟你沒完。這時已經折騰到了午夜。我卻怎麼也睡不著,心裏翻江倒海。這場風波因何而起?

就這麼不到一分鐘的電話,為甚麼引起了這麼大的風波?我反覆問自己,到底錯在哪裏?錯在哪裏啊?翻開《理性》新經文,反覆學習。師父講的很明確:「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3]「神要開始鏟除它了,為其站隊的都會被淘汰。不信就拭目以待。」[3]

外孫女已做了三退,從小就很支持我修大法,是不會染上肺炎的。我為甚麼要打電話?修煉這麼多年了,自己也明白,修煉最根本是要修出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不疑。同化大法不僅僅是背了多少法悟出多少理,最根本是要按師父的要求做。師父怎麼說就怎麼做,師父要甚麼就做甚麼,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在同化法。幾十秒鐘的電話,暴露出了我多年修煉中一個最大的漏,一個最大的問題:不相信師父的法,不按照師父的法理要求做。一急了就把法的要求、標準忘得一乾二淨,把常人中的事擺到主要位置,也是自心生魔,會一掉到底,多危險啊!

武漢肺炎在美國、英國爆發。外孫子在美國,孫子在英國,怕心一下子就起來了。怕他倆一旦染上肺炎,遠離在他鄉,他們無人照顧,怎麼辦 ?心裏七上八下,著急上火,整天被情魔弄得顛三倒四,忘乎所以,「怕」、「情」、「私」 佔領了整個大腦。雖然他們出國前也曾告訴過他們,遇到災難,誠念九字吉言,怕他們忘記了。這次打電話,還是想利用大法給親人消災避難。有求之心佔了上風,出發點為情、為私,而不是證實大法,錯上加錯!

回憶晚上女兒要跟我斷絕母女關係,丈夫要卡死我。奇怪之餘,猛然悟出,他們為甚麼那麼著急,那麼恨我?都到了宇宙正法的最後時期了,他們的主元神還沒有得救,怎麼能不著急,恨我?女兒雖然做了三退,但真相還是沒給講透。丈夫呢,我一講真相、勸他三退就堵我的嘴、翻臉。根本就不聽,到現在還沒三退。我一定要趁此機會,查缺補漏,講透真相,救了他們。

第二天一早他問我,給外孫女打電話說了甚麼?我說:紐約的疫情那麼嚴重,趕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救命,是災難中能得救的靈丹妙藥。話沒說完,她就把電話掛斷了。他說:女兒來時那麼激動,我還以為你做了很大的壞事。我說你那麼衝動,忘乎所以。他說,我太過分了,對不起。我看他情緒穩定,第一次誠懇要求與他交談,他沒有拒絕。我講了二十二年修大法,身體、脾氣、心性各方面的巨大變化,他說:我都看在眼裏,記在心上。我又講了法輪功是甚麼?江鬼為甚麼鎮壓、迫害,共產黨的假、惡、鬥……

我講了兩個小時,他一直靜靜的聽著。最後他說: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如果不遭迫害,你知道我也看過《轉法輪》,也準備和你一起煉的嗎?江澤民壞透頂;共產黨一手暴政、一手欺騙,電視等一切宣傳工具都是愚弄老百姓,維護它的獨裁統治。

我第一次聽他這麼說,驚呆了,原來他還有良知、善念;還能分辨是非、對錯、善惡。我問他:那你為甚麼對我的信仰不但不支持,還幫著江鬼,充當打手?他說:我怕,二十二年來我沒有一天不是提心吊膽熬過來的。你一旦被他們抓去,我馬上就會被開除公職;兩個孩子就會失去工作;孫子就會被剝奪上學、升學的機會。我只有演白臉,不斷的給你施壓,好讓你冷靜、理智一些,千萬別出事啊!共產黨幹的壞事,我們都知道,還逼著我們幹,你知道嗎,我們頭上懸著屠刀,跪著為了一碗飯而苟且偷生,當人家的狗腿子、替罪羊。不扮演白臉、紅臉兩幅面孔,哪天怎麼失掉小命都不知道。暴政,殘忍的狠哪!

他的每句話都在融化著我像冰山一樣的怨恨。內心開始感激他二十年來,睜隻眼、閉隻眼,能讓我去做三件事;感激他也曾無數次的幫我排除邪惡的騷擾。感激他給我提供了無數次家庭魔難的修煉環境。他出去了一會兒,又進來,緊緊抓住我的雙手,大聲說:我要當法輪功的「護法神」!我是法輪功的「護法神」!

整個人類,每個人都在修煉的大環境中熔煉著,他今天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激動使我倆眼淚刷刷的流淌。我倆會心的笑了,二十多年來從未有過的最開心的笑!兒子、女兒是我在二零一八年寫長信(因在家中丈夫不讓提「法輪功」三個字) 講真相勸退的。四月九日發生的事,說明並沒有給他們講清、講透真相,趕快趁此機會,給講透真相。現在他們每次離開時,都會說:「媽,快去忙你的大事去吧,不打擾了。」

看著他們得救後,高興的背影,我從心底謝謝家人,從心底謝謝師父將計就計,利用家庭的這個煉丹爐,煉就了大法徒能吃苦中之苦,要有大忍之心的基本素質,放到新宇宙的哪兒都會閃閃發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