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要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一日】在二零一六年去北京帶孫子,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號那天,兒子和兒媳生氣,兒媳要帶著孩子回娘家,孫子那幾天有點小毛病不想吃飯,我讓兒媳把藥拿上她不拿。從五樓我追到二樓一腳踩空,掉到了一樓,腳腕骨折了,還是情重害了我。當時把我痛的心在抖,疼痛難忍,真是一言難盡,只有求師父救我,從一樓爬到五樓,兒子問我有事嗎,我說沒事。

這是晚上八點多,到了晚上十點多,把我痛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丈夫也是修煉人,回老家了,屋裏就我一個人。師父點我,突然一念:煉功。煉兩個小時功,汗水、淚水濕透我全身,腳站都站不了,一點動不了,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怎麼堅持下來的,沒有師父的加持肯定不行,再次謝謝師父為弟子的承受。

明慧網是學員的交流平台,《明慧週刊》每期我必看,看著同修過心性關、病業關,對我平時的修煉起到很大的幫助。到了三個月腳趾痛,人們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一百天到了,我的腿單盤都不行,心想沒養好吧,腳拐了,也天天做飯,一天三頓,一想我是修煉人,那不是常人想法嗎?順其自然吧。

一年多吧,我終於能雙盤了。整個過程沒動吃藥的心,女兒買來雲南白藥說外用的,我也沒用,我想外用也是藥,沒用也好了,因為我是修煉人,我有師父。那要常人可想而知,那年我六十二歲了,不是年輕人,也不是中年人。謝謝師父對弟子的慈悲保護。

我的關還沒完,在二零一九年十月份,我被狗咬了,小狗不大,把我腿咬的很深,說來也怪,穿的兩層褲子哪條也沒壞,就是腿直流血,弟弟家狗平時我也餵它,那天它像紅眼一樣叫,肯定是我有甚麼問題,到現在我也不知為甚麼咬我。弟弟家裏客人多,十多個人,誰也按不住傷口,血還在流,弟弟的小舅子叫我到醫院打針,我說沒事,心想我是煉功人,丈夫買來創可貼,貼一會不流血了,我把它撕了下來。妹妹知道了,叫去她那烤紅光,說能烤兩寸深,哥哥叫我到醫院打針,我說不用,他說;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是神?我心裏想,我就是神。到了夜裏三點起來煉功,一會屋裏真叫臭,我問丈夫:「這是甚麼味兒?」他說沒有。煉完功一看傷口流出了像煤水一樣的膿水,六~七天了還是那樣,天天流著又黑又臭的膿水,皮膚那塊上面還亮,腿還腫的很粗,走路還有點拐,見到人還要裝作沒事樣,怕人說一些不利於大法的閒話。

狗咬的地方一直不能恢復,這回動念了,想著到醫院把那咬傷的爛肉挖出來,好的快點,和同修切磋,同修說:「那你打針嗎?」剛說完沒有兩分鐘,同修送來了週刊,針對我的事,「有個學員頭上長個大包,直流膿,同修該幹嘛幹嘛。」比起同修我這點算啥,二十多年了這回怎麼動心了。正念來了,一切有師有法,該幹嘛幹嘛!天天流黑水,流完黑水又流淡紅膿水,這樣有三個多月,一粒藥沒吃好了。到現在十個月了,被咬的那塊邊上還有點紫還落個黑疤。

千言萬語說不完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和承受,弟子會更精進,在矛盾中要修自己,多救人。在疫情期間,我們這裏有遊客,多貼真相,發放真相材料,用真相幣,叫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把護身符送給有緣人。

一點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