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牙痛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小事,也是我的一段修煉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也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那天凌晨,突然一陣劇烈的疼痛,把我從睡夢中疼醒,是我的一顆牙齒把我疼醒了,我再也無法入睡,這時,時鐘顯示是二點二十五分。

既然睡不著了,就起床煉功吧。於是,我開始煉功。可是牙齒的疼痛依舊一波一波的襲來,絲毫沒有停止或減輕。

師父說:「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

我開始向內找:這牙痛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呢?應該是自己沒修口吧?如果不是這個原因,怎麼會在口中發生問題呢?我的思想中冒出:「我平時很少說話啊,修口修的還可以呀!」我的思想在翻騰:修口只體現在說話多與少嗎?不對吧?說的是甚麼,說話時動的是甚麼人心,這才是關鍵問題。

我繼續向深處找,向深處挖不修口的深層原因是甚麼?我這深挖下去,真的找到了自己的一些人心:和同修說話時,夸夸其談,口若懸河,這就是歡喜心和顯示心;對同修說一些風涼話,諷刺、挖苦人的話,就是妒嫉心、爭鬥心、瞧不起別人的心等;背後對別人說三道四,憤憤不平,牢騷滿腹,更體現出了怨恨心,執著自我,有時還和家人吵起來,甚至罵人,那就是魔性大爆發了。

自己居然有這麼多骯髒的人心,趕緊修掉吧,不要再被它們控制自己了。可是難道就這些嗎?我繼續找下去,這牙痛還點化我甚麼呢?

這時,有一念閃過:我太懶惰了,想求安逸。我早晨經常不按時參加集體晨煉,自己另找時間煉,但有時事情多就沒時間煉了。我悟到,這次牙痛是師父把我叫醒,讓我按時參加晨煉。

感恩師父對我的慈悲看護。

我雖然這樣煉著功,但是疼痛依舊沒有減輕的跡象。牙痛的我喘著粗氣,眼淚都要流出來了。這時,我的思想中又有一念閃過:「不要追求使牙不疼了的結果。」對呀,我不能追求這個結果。要無所求而自得,有求之心也得去呀。這樣,動功我煉了九十分鐘,靜功煉了一百分鐘。

雖然牙疼痛依舊,但是我不那麼鬧心了,坦然一些了。六點發正念之前,有一念閃過:「我不能消極承受,是我應該消的業,我自己來承擔。」於是,我從五點五十五分發正念到七點十分。

此時,疼痛有了一點緩解,我打了一個盹兒。似睡非睡中,有人來敲門,我開門一看,是一位老年阿姨來找我,我問她:「有甚麼事?」她說:「沒有甚麼要緊的事。」

我把她送走後,關上門,順嘴說了一句:「沒有甚麼事來找我幹嘛?」剛說完,我心裏咯登一下:「我怎麼又抱怨了?這個阿姨不是在幫我提高來的嗎?這不是在考驗我的悟性嗎?看我能不能把那些骯髒的心修去嗎?」我似乎明白了一些該怎麼樣實修了。

上午十點二十分,牙齒不疼了,只有一點脹脹的。

這次經歷讓我切身體悟到:在修煉中一定要向內找,把師父賜給我們的這個法寶充份的運用起來,踏踏實實的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修煉中的事情沒有小事,出現的任何思想和行為,都要用大法來衡量,來審視自己。大法修煉是修自己,不是修別人的。

我要牢記師父說的:「直指人心法上修」[2]。我悟到,只要下定決心,修煉真的不難。特別是身體出現問題的時候,就要深挖人心了,一定要趕快提高心性了,而且還要承受那麼一點點的苦痛。不要求結果,只在過程中堅定的實修,去掉人心。

我要高高興興的承受痛苦,我要高高興興的還業債,我要高高興興的被大法清洗乾淨,我要高高興興的跟隨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修煉形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