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感恩師尊一路相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我今年二十八歲,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回首自己的修煉之路,總是磕磕絆絆,卻蒙師父不棄,一路相護。現在將一些經歷寫出,以表達我對師父的無比感恩之心,並證實大法與師父的偉大。

一、緣至得法病業消

小時候,我身體不好,臉色發青,時不時的就會發燒,隔三差五就去醫院打吊針,有時打到兩隻手都找不到血管了。醫院的醫生護士都認得我,每次去打針都說:「又來啦!」家裏人常開玩笑叫我「水豆腐」,覺的我體質太弱了。那時候因為經常生病,甚麼情況下吃甚麼藥降火,吃甚麼藥消炎我都不需要問,自己就輕車熟路去拿來吃了,這些藥在家裏也是常備著的。

那時,我在外婆家住,父母在外地工作。外婆信仰基督教,從小我跟在她身邊也是耳濡目染,但是受無神論的影響我並不上心,覺的與我無關。

二零零四年,我和表姐來到父母工作的地方讀書,有一天父母把我和表姐叫到書房,很認真的問我們想不想修煉法輪功,沒有任何鋪墊,我們也不清楚法輪功是甚麼,只知道是一種功法,但是我們倆都毫不猶豫的回答「煉」。從那天起,我和表姐開始跟父母學煉功動作,晚上四個人一起學法。漸漸明白了法輪功是真正的修煉,是要重德,要做到真、善、忍的,而大法當時是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要講真相,救世人的。於是,我和表姐也開始參與發正念,跟同學講真相。

慢慢的我很少發燒生病,出現發燒的症狀時,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呢,很快就好了。當時決定來父母身邊讀書時,外公擔心我身體不好,買了很多藥讓我一起帶來備用,但是還沒等開封呢,我就走入大法修煉了,那些藥一直放到了過期都沒開封過,至今我都沒再吃過一粒藥了。

後來很多人都說我的臉白裏透紅的,還有人問我是不是有塗胭脂,哪裏看的出我沒修煉前只是個臉色發青的「水豆腐」,是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我才能夠體會到甚麼是真正的健康,再也不用擔心吃甚麼會「上火」,吃甚麼會體寒,更不需要去醫院了。

二、魔難中婆羅花開

我上初中的時候,父親因為製作真相資料被惡警抓走非法勞教,家裏的氛圍變的有些緊張。母親一人扛起了整個家,面對著家人的不理解,又要兼顧工作還有我和表姐的生活學業,還要找時間看望父親。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冷靜後,我們三人恢復了修煉的環境,依然一起學法、煉功,也更重視發正念。

一天,我和表姐下樓經過我平時騎去上學的自行車時,發現車後座上綁的繩子上有一串白色的東西,定睛一看,竟然是優曇婆羅花,十幾株開在一排。之前在明慧網上有看過關於婆羅花的文章和圖片,聽說是三千年一開的佛花,一直覺的很神奇,有種神話變成現實的感覺。我們把開有婆羅花的那截繩子剪下來放到一個眼鏡盒裏用透明膠帶固定保存起來,那是我們第一次看到婆羅花。

從那次起,那段時間我們家常常能看到婆羅花,有時在植物的葉子上,有時在大廳的防盜網上,有時在房間的防盜網上,有時在衣架上。我們把衣架開有婆羅花的一截也剪下放入眼鏡盒裏保存,十多年過去了,至今衣架上那二十多株婆羅花仍然開放著。

那段時間,我們看不到明慧網的消息,跟其他同修也很少聯繫,三個人就像獨修一樣,外面發生了甚麼即看不到,也聽不到,只有大法書,婆羅花開就像師父在告訴我們「別怕,有師父在!」對我們是一種極大的鼓舞,讓我們堅信我們的堅守是正確的!

三、高考超水平發揮

高中的時候學業緊張,安逸心重,很少煉功,學法也懈怠了,四個整點發正念也很少做到。那時我的理科成績很不好,但是為了不背政治和歷史,不讓自己的思想裝進邪黨的那些歪理邪說,我還是選擇了理科。那時候我的數學很少及格,理綜(理科綜合的簡稱)成績也比較低,父母有點擔心我能不能考到二本,我想著:考的上二本我就讀,考不上就去技術學校學一門技術,並沒有很焦慮。

那時候,晚自習回到家洗漱完畢十二點多我還是會學一會兒法,有時候學的不是很入心,但哪天落下了就會有種負罪感,就這樣堅持著。

高考那天語文作文我沒寫完結尾,這種情況很少有,但是我也沒有再去想這個問題,繼續準備其它科目。這年的數學也比較難,很多數學好的同學考完都有點焦慮,我都能保持平靜的心態考完每一科。考試成績公布那天我反而遲遲不敢去查,結果是父母先去查了,分數超過了一本線,數學及格了,理綜也是超出平時的分數很多,英語130多分(滿分150分),連作文沒寫完的語文都有120多分,這些分數都超出了我平時的分數,可以說都是超水平發揮,我們全家都知道這是大法賦予的智慧。

四、失而復得的工作

我學的是金融專業,我所在的小城市銀行和公務員算是大家比較首選的職業,我母親是銀行的普通職員。大四上學期我報了好幾家銀行,進入最終面試的是我母親所在的這家,但是結果沒有麵試成功,而我的大學舍友們都已經面試通過了,雖然有些失落,我也不去想了,繼續準備投簡歷到其它單位。

大四下學期已經沒有課程要上,主要是在家完成畢業論文並且找工作,時間比較充裕,當時《洪吟四》剛發表出來,我便開始抄寫。準備去學校論文答辯前,我抄寫完了,那幾天下午總有一個固定電話打過來,一開始我沒接到,第二次以為是營銷電話我也沒接,後來是因為午睡時迷迷糊糊被電話吵醒順手接了,結果是之前面試失敗的那家銀行打過來的,說之前錄取的一個學生考研考上了去讀研了,他們要多補錄一個人,如果我同意他們的補錄就可以直接簽合同了。我和父母商量後同意了補錄,但一開始跟他們說的時候大家都覺的挺驚訝,畢竟這件事過去也有幾個月了,都以為結果就那樣了。後來我們悟到這失而復得的過程也是在看我們的心如何擺正,也是師父恩賜的福份。

一路走來,我們一直沐浴在佛恩之中,儘管遇到了一些魔難,也都走過來了。也有過很不精進的時候,但是心裏總是有一根線牽著,沒有讓自己脫離大法,那是學過大法後明白的一面告訴自己,這就是自己要找的,不能放下,也放不下了。而師父的點化與看護也讓弟子感受到了師恩浩蕩!

弟子唯有精進實修多救人以報師恩!也希望世人能夠真正去了解甚麼是法輪功,明白真相,得救度,不要錯過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