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夢醒 緣歸大法

——寫在得法一週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一九九八年七月,母親因疾病纏身,在鄰居的熱心幫助下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也因而聽聞佛法。那年我六歲,聽母親說,當時母親每天早上去當地百貨大樓門前參加集體煉功,晚上帶我參加學法小組的集體學法交流。我總是在一旁安安靜靜的一邊聽一邊玩兒,很安靜,從來不會去打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原來平靜祥和的日子被徹底打破了。所有媒體和宣傳工具一邊倒的污衊大法,母親和其他大法弟子一下失去了堂堂正正修煉的環境。此後,警察多次來我家騷擾,親戚朋友出於對邪黨的害怕,也善意的勸母親,在家「偷著煉」。但是母親沒有退縮,而是勇敢的站出來,走向了北京,走上了堂堂正正證實法的路(這是多年以後我才明白的,當時只知道我媽媽不能在我身邊照顧我了,並不知道為甚麼)。而後母親被非法關進勞教所。

與母親分開的日子裏,我好像變了許多,變的膽小,變的麻木,變的自私。每每有人問起是否思念母親,我總是嘴硬,說「不想」。母親回家後,我與母親產生了隔閡,埋怨她當時不該拋下我,總是因為一些小事發脾氣。母親因為覺的對我有虧欠就一直遷就著我。就這樣,我慢慢地長大了。

我按部就班的上學、工作、結婚、生子,同常人一樣在工作生活中追求著名利和世間享樂,想要輕鬆體面的工作、知冷知熱的伴侶、聽話懂事的孩子,但是我的生活並不如願。不知為甚麼我這樣努力的生活,仍然事事都難如意。因為對利益的強烈執著,我幾乎沒有休息日,比別人多做很多工作。由於工作原因導致聲帶過度疲勞不能發聲,打針吃藥花了很多錢,去外地專門找名醫診治也沒根除這個頑疾。而後又因為教學事故摔壞了腰椎,需要臥床靜養,不得不放棄了這份工作。後來遇見了我的先生,他看起來禮貌謙和,本以為他可以體貼待我,包容我偶爾的任性。沒想到這也是一片癡心妄想。他脾氣急躁,動輒發火,有時甚至歇斯底里,根本不會包容體貼,即使做錯了事都不許對其批評,還振振有詞。我對於幸福美滿家庭的幻想又一次破滅了。

婚後一年,我們的女兒出生了,我再次燃起了對生活的希望,想要全身心投入其中。卻不知女兒自出生就十分難帶,常常整夜哭鬧。我的先生因工作原因常常出差,我一人面對這樣那樣的情況不知所措,無人依靠。這身體與心理的雙重折磨似乎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眼前的一切讓我陷入深深的絕望。我原是一個內向的人,有任何情緒都會壓抑在心底,若有天超出自己的容納量,就會徹底崩潰,走向極端。我時而大哭,時而大喊,那種望不到邊的絕望讓我覺的生活沒有任何的意義。

二零一九年八月的一天,母親告訴我她做了一個可怕的夢,夢中她回頭看我,卻發現夢裏的我不再是我了。不知為何,我那顆迷失的心被撼動,突然明白:我該學法了!

雖然從來沒複習過,大部份《洪吟》的內容我仍能不假思索的背誦,這是又一件很神奇的事。原來師尊一直都在看護著我,保護著我。我立刻從消極的情緒裏走了出來,每天在照顧孩子、打理家務之餘抽空讀師尊的著作《轉法輪》(多年前看過,但是從來沒往心裏去)。

通讀《轉法輪》,我終於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義:「當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為了做人,就是讓你返回去。」[1]幾天後,我突然感到後腰陣陣發熱,當天晚上腰就不痛了。這真是久違的感覺啊!兩週後我的嗓子開始痛,像刀割一般,就連咽口水都很難受。我明白這都是師尊在為弟子清理身體呢,這個狀態持續了一週,我的嗓子再也沒有痛過。

二零二零年一月末,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肆虐,一切工作全部停滯,全家七口人都被隔離在我家這個小房子裏,這樣度過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先生一家不支持我修煉,因此兩個月沒有及時學法煉功,我自己感覺到心性一落千丈,與先生發生意見不合的時候,就想爭個誰對誰錯,甚至語言裏夾帶著諷刺挖苦。當時根本沒有想起來作為一個修煉人,應該無條件的找自己。事後明白了,也體會到了不間斷學法的重要性。

到了三月末,疫情出現緩和,先生和公婆陸陸續續離開了我家。我心想終於可以繼續學法了,一定要把錯過的加倍補償。這時師尊點化我,我預見有很緊急的事情將要發生,於是趕緊打包行李,準備帶著孩子跟母親回老家住一陣子。這時我想起了同小區的幾個同齡孩子的媽媽,平時生活中都對我很照顧,我想要把我內心真實的想法告訴她們。雖然我沒有經驗,但是我心生善念,師尊便給予了我智慧,我邁出了講真相、證實法的第一步。臨走前一天下午,一口氣勸退了三個家庭。

回老家後一週,中國大陸武漢肺炎疫情開始出現反復,我家所在的城市又出現本土病例。到老家以後,生活重新建立了規律,按時起床、休息。每天與母親一起學法,交流心得。在交流中,兩個人通過分析自己和對方對某事的看法想法,彼此都得到了明顯的提高。(在我指出母親哪裏哪裏做的不好的時候,師尊不止一次點化我:指出別人錯誤的時候別忘了找自己,幫別人就是幫自己。)

這幾個月中,真正開始了實修,而不是原來停留在理論基礎上。女兒的脾氣很急躁,經常因為小事哭鬧不止,通常我都能放平心態。但她有時實在無理取鬧的時候,或者做錯事多次告誡無果的時候,我就會忍不住了,大聲訓斥她或示意要打她。其實那已經就是動了氣了。後學法時讀到:「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1]立刻明白了教育孩子要用大忍之心,我要利用好給我提高心性的機會。此後,女兒再無理取鬧,就能保持祥和的心態了。

六月初的一天,我觀看了新境界影視基地的電影《為你而來》,三個多小時,我淚流滿面的看完後,心中久久不能平靜。眾神為助師正法,不畏下世險惡,毅然隨師尊降臨人世。在迫害中,大法弟子證實大法,當「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在天安門拉開的時候,當大法弟子喊出「法輪大法好」的時候,我才終於明白了母親當年走出來的原因,明白了這背後需要多大的勇氣,這意味著將要失去家庭、金錢、自由甚至生命!我的靈魂受到了震撼,這不是常人執著於情而流下的傷心或者感動的淚水,是來自靈魂深處的洗滌。

今天就是得法一週年了,回顧這一年走過的路,跨過的關。心中不免感慨,若早得大法那該多好啊?是不是人生就不會有這麼多的……後讀到:「緣已結 法在修 多看書 圓滿近」[2]。明白了我要安心修煉,踏踏實實走好每一步。

千年輪迴,紅塵夢醒,緣歸大法,慧者心清。千言萬語道不盡感恩,深深叩拜慈悲偉大的師尊,同時願所有大法弟子都能珍惜這萬古機緣,精進勿怠。個人體會,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安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