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工作者:有緣在大法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七十多歲的美術工作者。下面這首詩是我在二零零八年住院時,也就是得法的那一天的真實寫照:

神奇出院

臥床醫院痛非常
護士大夫無主張
誠念法輪大法
萬疾消除出病房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

下面敘述的就是這個故事。

一、因果有緣

那是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我,一個年過花甲的退休老頭,得了一種莫名其妙的病,每天低燒不止,乏力,口無味;體重由原來的一百六十八斤減少到一百三十五斤,天天去村衛生室看病打針也不見好,查不出病因;隨後腰痛、腿痛、坐骨神經痛,而且日復加重,起居困難,坐臥不安。

沒辦法去市醫院診斷,結果為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坐骨神經痛等疾病。後只好住進本廠醫院,由我兩個二十多歲的學生輪班守護。醫生對我說:此病很頑固,吃藥打針無效,手術開刀很可能致殘,你的下半輩子人生要在病床上度過,畫畫是不可能的了。此話像晴空霹靂,把我驚倒!天呀!老天怎麼會對我這樣呢?

得法後學習師父的著作,師尊在一九九六年悉尼法會上答弟子問時講道:「因為今天的人類社會,人都是業滾業滾到這一步的,業力已經相當大了。」[1]現在想來:我遭這個罪,不正是這個業滾業已相當大了的緣故嗎?

二、雪中送炭

就在我極度痛苦時,兩位使者,就是曾經受到邪黨殘酷迫害的大法弟子,他倆口為了避難,從北至南,來到我廠落戶,男的酷愛藝術,與我情趣相投,稱為兄弟;一年多,他倆未敢暴露身份。我在患病期間,他倆回老家省親去了。

這時他倆歸廠,出現在我面前,老弟見我臥床不起,高聲對我說:哥,我回來了,你會好的!我驚喜萬分。他俯身對我說:哥,你趕快從心裏把中共黨、團、隊退掉,誠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九字真言,保你病好,這是宇宙大法。你若不信就不好,半信半好,全信全好,一定的。

這時我猛然想到:這不就是社會上被打壓的法輪功嗎? 雖然當時我對大法不了解,但出於自己的本能和良知:我覺的真、善、忍當然是好,我和我的父輩就是這樣的人……於是我不假思索地說:老弟,我信,我全信;黨、團、隊我退、全退,一心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頓時,一股暖流通透全身,豁然開朗。

在人生的轉折點上,我邁出了第一步。

三、大法神威

躺在床上的我,一邊默念九字真言,一邊品評他回家帶來的畫作,半小時過去了。

老弟說:哥,你上個廁所吧?我說:行,我正想上廁所哩。在一旁守護我的學生趕忙來拉我,老弟說:不用,老師自己能坐起來。果然我坐起來了。學生要幫我穿鞋,老弟說:不用,老師自己會穿。這時我真自己彎腰撿鞋、穿鞋,都很順暢。學生要扶我上廁所,弟說:不用,老師自己能走。真的,我闊步挺胸,行走自如,一切正常。

回到病房,我高興地叫起來:不痛了!不痛了!真的不痛了!全屋的人都為我鼓掌,我那相依為命的老伴見狀,更是熱淚盈眶。

感謝大法!感謝師尊!神奇!神奇!

此時,曾經相信了一輩子的無神論、一輩子受黨文化薰染的我又作何感想呢?我愚昧,我無知,我悔恨自己被邪黨洗腦,要不是親身經歷的事,我還繼續蒙在鼓裏呢。

四、淨化本體

師尊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2]

他們離開後,我高興地在院子裏走來走去,心想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誰知到晚上九點多鐘的時候,突然拉起肚子來,拉了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頻,一次比一次稀,後來稀的沒有了,只有濃和血。我尋思:為甚麼會拉呢?我沒吃不衛生的東西呀?飯菜都是老伴親手做的,是怎麼回事呢?

這一拉非同小可,這一夜把值班醫師、護士、連院長都忙壞了,也同時把我的學生害苦了。服藥、打針、吊滴,全不見效,我身體也實在支撐不住了。醫生說:那你就躺著在床上拉吧。直到早上四點多,不拉了,停住了,奇蹟也同時發生了:我的臉色紅潤,精神煥發,換成了另外一個人。

上午九點多,老弟倆口又來醫院看我,見我紅光滿面,高興地問:哥,好了吧?我把腰不痛和昨晚拉肚子的事說與他們聽後,他倆高興地豎起大拇指:好,是好事!大好事!師父已管你了,他把你身上的業力摘掉了,收你當弟子了。於是他們把人為甚麼會生病、生病就是還業等因緣關係的道理說了起來……

第二天,我出院了;我把醫生開給我的藥物全扔了。在師尊的導引下,我從此走上了改變人生的大法修煉之路!

五、幸福美好

我的老伴由於目睹此事的始末, 從那開始,她也一同和我走進大法修煉。我倆一起學法煉功,一起加深對法的理解,也慢慢明白從做一個好人開始昇華到返本歸真的道理,努力清除思想中的私心雜念和各種執著心,心性都在不斷提高。以真、善、忍為尺度,檢查自己,指導自己。

期間,我倆身體也曾出現過幾次大的反覆,都是師父一次又一次幫我們消業,一次又一次為我們淨化身體。從那起,我們都遠離了藥物與醫院。家庭美滿 ,生活幸福,神奇事也時有發生,下面僅舉幾例:

(一)老伴修煉前,疾病纏身,常年病床,肺、肝、心等內臟疾病均在北京大醫院治療無效,血液、骨質毛病也多,看上去像八十歲的人。修煉後的現在,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敢穿張家界天門山的天門洞,人家說她只有六十歲。

(二)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三年間,我家的門上、窗上、牆上、櫃上、玻璃上以及植物上,都開有千年不遇的優曇婆羅花。

(三)二零一七年,我家修房時,民工不慎從七米高的頂樓掉到地面水泥梯上,安然無恙。當時圍觀的人很驚訝:那麼高掉下來,怎麼會不傷呢?只覺的奇怪!都說:真是神佛保祐!奇蹟!奇蹟!這是大法師父護佑。

(四)有一次,我手拿著開啟的手動切割機,站在兩米高的木梯上為一座大型室外雕塑打磨時,不慎腳下踩空,後仰著地,只覺「轟」的一聲,頭撞在水泥地板上,切割機還呼呼在轉。可頭未破,血沒流!多神啊!這是師父在保護我。

故事到此:感謝大法,叩謝師恩!返本歸真,精進不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