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獲新生 多救人兌現誓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九日】一九九八年我退休後,閒來沒事,頭腦中老是出現很多不好的信息。懷念那些過世的同學,覺的人生無常,很是無奈,整天胡思亂想、心裏惆悵。有一天,老伴說:「你去煉法輪功吧,我們單位有個老教授在煉,他叫我煉,我沒時間,我等退休後再說吧。」當時,我沒聽說過法輪功,所以,也沒在意。

又過了一些天,有一天早晨,我起床後,突然想出去轉轉(我沒有晨練的習慣),走到對面的一條街上,看到有一群人在煉甚麼。我走過去,看到牆上掛著法輪功簡介。我看起來,越看越覺的好。法輪功、「大道至簡至易」[1],這不就是老伴說的那個功法嗎?就這樣我毅然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

學法後,困擾我多年的疾病:胃痛、神經性頭疼、頸椎疼、坐骨神經痛、心臟難受等等多種疾病,特別是胃痛,每到換季時胃就痛,涼的、硬的好多東西都不敢吃,不到半年時間,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飛了。無病一身輕,真是脫胎換骨,完全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臉上有了血色,甚麼都能吃了。我經常說:師父給了我一個金胃,我是一個健康的人了!

從此,我精力充沛,有使不完的勁。小孫子上幼兒園之前,我經常背著或抱著他去發資料,從一樓上到七樓,一點也不覺的累。這都是大法超常威力的體現,真是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就想,師父給我這麼一個好身體,我一定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多救人。

一、講真相救眾生

從一九九八年八月份得法到現在,整整二十二年了。回顧這二十二年的修煉歷程,真是說不完、道不盡。

我走入大法修煉不到一年的時間,中共邪黨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鎮壓。法輪功學員們被非法關入洗腦班、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勞教,被強制轉化。好多學員不知怎麼辦,心裏想不明白怎麼會是這樣?有的學員坐在地板上哭了一星期,各種情況都有。

我當時只有一念:「誰不煉,我也煉!」所以,我照樣看書、學法、煉功,也沒有受到外界的甚麼干擾。那段時間,我們有三個同修一起學法,除了做飯、吃飯,就是學法,一天三講。有時困,困也學,突破它。那個時候我的元神幾乎天天出去,當時,雖然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我沒有害怕。隨著不斷學法,我明白了是師父在鼓勵我。那段時間的長時間學法,為我以後講真相救人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中共的謊言宣傳毒害著世人,我們悟到應該走出去救人了。開始是發資料。當時我們是手抄自己編寫的真相資料,或發或貼。後來有了打印機,我們小組就開了朵小花。再後來我自己也開了朵小花。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間,我和一位同修天天帶上一大包資料到各小區去送福,雖然當時各小區門口把的很嚴,我們求師父加持,如入無人之境,真是天女散花。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救度眾生越來越緊迫,我們開始了面對面講真相,一直堅持到現在,已經好多年了。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講真相即是救人的過程,也是實修自己的過程。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會遇到各種人。有舉報的、有給我照像的、還有打人的,也有感謝的,甚麼人都會遇到。我逐漸的守住了自己的心性,修去了很多怕心、委屈心、爭鬥心、愛面子的心等各種人心。好多明白真相的世人經常對我們說:「你們真了不起!這麼多年你們一直堅持。」並向我們豎起大拇指:「你們一定會勝利的。」

其實,我知道,真正救人的是師父,這都是師父給鋪好了路,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已。

二、開智開慧

學大法後,師父給我打開了一些智慧,使我學東西沒覺的費勁。對電腦一竅不通的我,學會了給電腦裝系統。我給同修裝電腦、修打印機,這樣就能夠減輕一些技術同修的負擔。

我還參加了手機講真相的項目。用手機講真相需要給手機裝一些軟件。對於我這個當時60多歲的人來說,對於手機只懂得接打個電話,其餘的啥也不懂。當時,有十幾個同修學怎麼使用手機講真相,大家都覺的有難度。我發了一念,我一定要學會,用手機多救人。就是這一念,師父就幫了我,給了我智慧。在好多阻力下,我沒有放棄,十幾個人就我一個人堅持了下來。我把學會的東西打成文字,送給打電話的所有同修,並教給他們使用,我給他們裝好手機軟件,有時還幫他們修手機等。那幾年手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配合整體講真相救人;營救被抓、被非法開庭的同修;救公、檢、法、司的人員等。後來有了智能手機,就省事多了。小小的手機,要裝好手機軟件是個很麻煩的事情,有時用很多時間才能弄好,修去了我很多心:急躁心、怕麻煩的心等等。

從修煉開始到現在,在修煉路上,在實修當中,我真切的體悟到大法的超常。對師父講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2]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三、學好法過關修心

用心學法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只有用心學法,做任何事,才有力量,有智慧。在這一點上我深有體會。通過背法,我突破了學法困的關,加強了主意識。我剛剛走入修煉後,就背了一遍《轉法輪》,後來就一直「背法」,也養成了習慣,一直堅持到現在。背法幫我過了好多次大關、小關、病業關、心性關。

我自修煉以來,遇到過四次車禍。兩次是汽車,兩次是電動自行車,每次撞的都挺厲害。因那時正做手機項目,經常出去。被撞後我的第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我沒事,然後給肇事者講真相。每次被撞後,我都向內找,看看自己是哪有問題,還有哪些心沒去。找對了好的就快,找不對好的就慢。

二零一九年,我又過了兩次大病業關。特別是其中一次是帶狀皰疹,從腰中起了半圈一片片的皰疹,疼痛難忍,有一個星期晚上沒睡覺。晚上疼得受不了了,我就求師父,或起來學法,或幫同修裝電腦,白天照樣出去講真相救人,一天沒落。一個星期後,皰疹就漸漸的開始回落,疼的也能承受的住了,這樣一個月就徹底好了。

二零一九年九月份,我出去講真相,碰到不明真相的警察,我被綁架到派出所,我給警察講真相,當天回家。回到家後,我靜下心來,向內找,學法、背法、開始抄法,從那會開始到二零二零年五月份,我抄完了兩遍《轉法輪》。

同時,我還闖過了家庭關。在今年疫情期間,我老伴患病,他既怕我被邪黨迫害,又怕我給他從外面帶回病毒,極力反對我出去講真相,用各種辦法阻止我,最後一個大男人嗚嗚的哭,我們一起生活了幾十年從沒見過他這樣。但我心裏很明白,這是干擾,不能上當,我沒有動心。只是對他更加關心,從生活上照顧他,我照樣出去講真相。最後他也就不阻止我了,只是每次出去時,他總是囑咐我一句,要注意安全。因為他深知中共的邪惡,我曾被警察幾次抄家,他承受的壓力太大,他太害怕了。

結語

每次過關,無論甚麼關,我都是大量學法。師父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

在今年,突然有一天,我感覺身體特別輕,煉功抱輪時輕鬆得很,說不出的一種美妙。煉功打坐時,腿也不疼了,特別輕鬆,真是妙不可言。我知道,是師父把我的業力給拿下去了。我對師父講的:「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4]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知道,我過的每一關、每一難,都是師父替弟子承受了,替弟子還了債。我經常想:修煉真好,有師父真好。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我無以回報,只有用心學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一、功法特點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