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真相資料中的神奇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修煉前我的身體很糟糕,三十多歲時就得了腦血病,整天的頭疼,疼的我不得不常常用兩手按住頭頂用力往下壓才能緩解一下,好過那麼一會兒,一把手拿下來頭就感到往上鼓著疼,還有常年的身體浮腫,喘氣也費勁,弄的我每天心情煩躁,痛苦不堪。

一九九六年末,我有幸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中來。沒多久,我的身體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真的是無病一身輕了,之前的種種病痛折磨,神奇消失了。「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1]我當時的狀態就和師父《轉法輪》中說的一模一樣,心情也開朗了,那種身心愉悅的感受真是令人難忘。我暗下決心,一定要跟師父修煉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大法弟子遭受了史無前例的打壓迫害,大法弟子們面對這場殘酷鎮壓沒有退縮,採取各種方式走出來向世人講清真相。我當時走出來早一些,主要是發真相資料,有時和同修配合一起出去發,有時自己出去發。剛開始發資料時壓力很大,各個居民小區的門衛屋裏、路邊的車子裏等地方,隨處可見便衣,我就根據不同情況,安排不同的時間出去發。有時利用中午或晚上,學生放學的時間,面對面發給接孩子的家長們,有時晚上去周邊的平房去發。

下面我就說兩個發真相資料中的神奇經歷。

一次,我去倒閉的工廠周圍發資料。這附近住的都是個體戶,很多家都養狗。當我走到一家門口時,這家的大門是開著的,看到院兒裏有一條大狼狗拴著,還有一隻小狗沒拴著,一看到我它們就拼命的叫。當我把資料放好剛離開幾步,那只小狗就追過來叫,我沒在意往前走著,這時我耳邊突然聽到了後面粗粗的喘息聲,同時兩隻大爪子重重的搭在我的後背上,我下意識的一側身,那只大狼狗一下子躥了過去。原來是那只大狼狗掙脫了鎖鏈奔我來了,這時它又回過頭來,還要往我身上撲。我大聲喝道:「你回去。」只見那只剛才還兇巴巴的大狼狗乖乖的掉頭就跑了,那只小狗也跟了回去。我站在那兒心裏有些後怕,腦子裏閃出了師父的話:「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2],大法弟子在正念的作用下,萬物都要歸正的。

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想那兩隻狗為甚麼朝我叫的那麼兇?一定是我哪裏有問題了。這時我想起了最近我越來越看不上老伴,甚至恨他不爭氣,這麼好的大法就是不好好修,怨恨心、氣恨心、指責心、妒嫉心、爭鬥心都出來了,總想改變他,卻不想改變自己。老伴的表現不就是我的一面鏡子嗎?我這麼多的執著心不去又比人家好多少呢?老伴這不是在幫我提高嗎?帶著這麼多心做救人的事,怪不得連狗都朝我叫呢。想到這兒,我真感到無地自容愧對師父。

還有一次晚上,我騎自行車去農村發真相資料。快到村子下公路時,車子快速的往下衝去,我看不太清路況,就感到坡度很大,突然覺的撞上甚麼了,我的自行車一下子起空了,落下時好像從高處掉下來似的,雖然著地時屁股都蹾的很疼,可我卻沒摔倒,穩穩的還坐在車座上。

等發完資料回來時,我推著車子吃力的爬這個坡,我看到路邊有一塊大石頭在那兒。原來我來時是撞到了這個大石頭上了,那麼大的慣性往下撞,我卻安然無恙。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真是不堪設想啊。

回想二十多年的修煉之路,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過程中有苦、有甜、有淚水、有汗水,有那麼多刻骨銘心的記憶。其實,這過程中透著師尊的無限慈悲與一路保護,弟子無以回報,唯有精進,一定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