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刻都很關鍵、很珍貴 不能懈怠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下面把我修煉二十一年來所走的路、所經歷的一切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感恩師尊一路保護!

一、走入大法修煉 各種病去無蹤

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帶著病走進大法來的。之前,我有高血壓,頭整天暈暈沉沉的,嚴重時後腦勺像是一個容器裝著水,身體動這水也就左右晃動。有冠心病:心痛、心率過速,像小鐘錶一樣偷停、休克、心跳速度每分鐘一百次左右。有膽囊炎:經常嘔吐,肉、蛋、豆腐、花生、菠菜等都不能吃,吃了就反應開始吐,疼的右側身體不能向下躺著。有腎結石:腰疼的彎下起不來、起來彎不下,就拿掃帚掃地都能使腰疼突然發作。有風濕性結節紅斑:十五歲那年得的病,兩條腿對稱著長著大大小小的包塊紅腫發熱不能碰,萬一碰著了那真疼啊,腿一年四季浮腫。還有祖傳氣管炎。我二十一歲時單位一男職工就管我叫齁吧。還有子宮肌瘤:大流血、小腹總是涼疼的,最後醫生說不能再打針吃藥了(止血藥),去做手術吧,否則很危險的。一九九八年三月八日,我做了子宮切除,醫生把切下來的子宮給我丈夫看說:長滿了,要再拖下去恐怕不知道甚麼後果了。

一九九八年六月十號左右,姐姐給我帶來了《轉法輪》。師尊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1]我明白了,悟到那就是修煉,那就按照師尊對大法弟子要求標準去修煉,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衡量自己。

在這二十一年的修煉過程中,在師尊慈悲的一路保護下,一路走過來出現過無數次神跡,使我一身病業都逐漸消失。在這二十一年的修煉中從未去過醫院、從未看過醫生,從未吃過藥、從未打過針。

現在我的親朋、同事看到我都說比上班時還年輕。

二、在修煉中跟上正法進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我們大法弟子就應講真相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是最正的、是救人的大法,師尊說開小花,於是我就買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做各種真相資料,刻各種資料的光盤,不但做資料而且去街上發、講真相,還大法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堅定的維護大法,發《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各種資料及翻牆軟件等。

面對面講真相甚麼樣階層的人都能碰到,有一次我去外地參加婚禮,在公交車上坐在身邊的人。長得高大、面相看起來很兇,我發現他手腕上戴著佛珠手鏈,我問:老弟您好!看外表你很威嚴但內心很善良。他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說:你怎麼知道?我看一眼他的手鏈說:你有信神的底線,這時代真是難能可貴呀!你像有甚麼心事。他笑了,說:大姐你也善良。我說你去哪?他說:我去北京,朋友五年前和我借了四十萬元錢說急用,結果五年了不但錢沒還,連電話也不通了,很上火。我說別上火,沒用,人世間的人不知道人與人之間前世的因果關係。如果這次沒找到他,你想,可能前世你欠他的了,如果沒欠他的他可能給你大德了。他說大姐你說得我心裏亮堂多了。我問你是做甚麼工作的?他說特警,我笑了說:你看我像幹甚麼的?我沒等他回答我,我就說我是修大法的,就是法輪大法,修真、善、忍的。你迫害大法弟子了嗎?他說沒有。我說那好,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他笑了說信仰是自由的我沒退,我說你現在在心裏退了吧,在心裏退了就行,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他說好我三樣都退,心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遇難呈祥,逢凶化吉,告訴你的家人、親朋好友讓他們也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記住了,大姐。我馬上下車了,大姐緣份哪!再見!

有一次在街裏給一個男青年講真相,他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說不用知道,我就想讓你這好孩子、長得這麼帥的好孩子知道真相,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白真相就能有美好未來。他說:我是警察,你再說我打電話了。我說那哪能呢,那不是幹壞事了麼?他不聽,進了商鋪,我也跟進去了。我說我真心的為你好哇,孩子,把黨、團、隊退了你會保平安的,會有個美好未來,他想了想說:那就給我退了吧,謝謝姨。笑著走了。

在街裏,一天看到一位老者坐在長條椅上,我走過去坐在他身邊位置上說:大哥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了嗎?話音剛落他「噌」的一下站了起來說:你可消停吧,你可消停吧!我說我消停了你沒明白真相你將來咋辦?都消停了沒明真相的人咋辦,那時這社會可就不消停了,那些惡人和沒明真相的人可就徹底消停了。他問怎麼了?我說死了唄!大哥呀,我看你也帶有善良的樣子,我才跟你說,你家是不是有在公安部門上班的子女呀?他也是在江澤民邪黨淫威下無奈,回去告訴孩子們明真相就有福報,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有美好的未來!他嗯了一聲走了。

這樣例子太多太多了,十幾年的講真相救人,人人都能有很多故事。我們三、四個同修一起到農村挨家挨戶的講真相勸三退,同時送去精美的真相台曆、掛曆、平安葫蘆、對聯等。東北的冬天可真冷啊,我不知摔了多少跟頭,同修攙扶著我,在那光光的滑滑的冰面上前行著,穿的皮棉靴子底子都凍折了,可我深知這點小小的苦算不了甚麼,我們是有神聖的使命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神聖的誓約的。

我們剛去農村講真相、勸三退是坐公交車,只能在公路邊下車,距離各村屯很遠但從沒抱怨,剛開始是我們兩人,後來三人,再後來四個人。農村人大多都樸實、善良,甚麼話都和我們說。有個夫妻倆,丈夫有了外遇,把妻子肚子拉一刀,挺嚇人的大傷口。我們告訴她三退後整天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丈夫會有好轉的,她非常相信,淚流滿面的說那該多好啊,謝謝你們,我們告訴她要感謝大法師父。

三、二十一年修煉中遇到的關難

二零一八年,由於常人中的事情我沒守住心性,動了人心,有了漏被邪惡鑽了空子,使我在新年前後兩個月出現病業反應:發高燒、強烈的咳嗽、吐血、呼吸困難、說不出話、躺不下只能靠床坐著,全身疼痛,那真是「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2]。我知道生生世世造的業都得還,但舊勢力鑽我有漏的空子我是不允許的,我有偉大慈悲的師父,有大法歸正我,你舊勢力邪魔爛鬼低靈敗物你們不配迫害我,我心裏不斷發正念,我沒讓同修幫我發正念,也不讓家人進我的房間。我靜靜的閉目自省,哪裏做的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和師尊懺悔自己,找出一大堆和名、利、情有關的各種執著,有一天突然感到一股熱流從頭頂貫穿全身,有兩次這種現象,之後身體感到無比的輕鬆,我想:是師尊幫我灌頂了,替我承受了業力,感恩的淚水流了下來,身體被師父歸正了,快走出去收救眾生吧,我和同修每天都是上午出去講真相勸三退,下午在家學法。

今年大約3─4月份的一天,我突然像腦血栓的狀態出現了,右手右腳不聽使喚,口水一個勁的流,我沒有怕心,想:只要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就沒有闖不過去的關難。我不斷的發正念,否定舊勢力對我的安排,舊勢力的本身我也不承認,我有漏你舊勢力也不配管我,我不承認你舊勢力,我修煉的好壞只有師父能管,其它任何生命都不配管我,我不斷的反覆的發正念不讓思想有空,全是正念,不斷的煉動功(沖灌),神跡出現了,正好是一週的時間身體完全歸正了。如果不加強正念,稍微心不正、思想不正那就可想而知了,必須堅信師尊、堅信大法沒有過不去的關和難,但首先把自己當作真正修煉人。我發自內心的、用人世間最美好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慈悲偉大的師尊的感恩。

四、在這危險的歷史關頭救人

在這千萬年的輪迴、億萬年的等待,盼到了今朝,我們在大法修煉中錘煉自己,師尊造就著新宇宙純淨無私的神,我們在這最危險的歷史關頭,在這世間無比亂象中不被干擾,儘管聽到看到有同修被綁架、騷擾、抄家收走大法資料、大法書籍、給同修錄像等現象,也沒帶動我的心、沒被干擾,我們心繫眾生克服種種困難仍然奔波在農村的集市上,救著有緣人,我們每去一個集市都不斷發正念清除所到之處的一切干擾,我們把邪惡看小,把自己看大,儘管各鄉鎮也接到上邊邪令,由鄉鎮傳達到各村屯以致每家每戶──抓到大法弟子有獎,太邪惡了,城裏也是如此一級一級的往下傳一直傳到物業。

「你們不是來改變歷史的,是在歷史的最危險中救人的,如講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靈丹妙藥、救人的辦法。人心的改變就會使事情向正面轉向。中共在垂死掙扎,為了害人把社會搞的很亂。大法弟子不要隨著亂象浮動,守住根本,才能看清亂象。」[3]我們每天都按集市走,去講真相救眾生,我們有時三個同修去,有時四個同修去,每天都能救一百人左右,我也感到現在的每刻真的很關鍵、很珍貴,我不能懈怠,要更加努力精進,修好自己,不負師恩,不負眾生的期待!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