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身心受益 同事聽勸多三退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八日】我今年五十六歲,女,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十六日正式走入修煉的。

那天我去了煉功點,聽師尊在廣州講法的第二講。聽到師尊講開天目時說:「只要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天目人人給開。」[1]我就感到我的天目處發緊,第二天早上又感到小腹處有東西在不停的旋轉。我真是太興奮了,師父給我下法輪了,師父說的都是真的!煉功點的同修很快教會了我五套功法,我每天都認真的學法煉功。

大法使我改變了,做事能為別人著想,不再自私,以前患有嚴重的肺結核,又黑又瘦,現在變的又白又胖,氣色很好。認識我的人都說:你比以前好看了,身體看上去非常健康。我就告訴她這是我煉法輪功的緣故。

修大法後心裏每天就是高興,走路都想跑著走。我以前上班是五班倒,每次半夜下班很害怕,現在不怕了,師父就在我身邊,法輪閃著彩色的光芒,一閃一閃的一直送我到家。

剛得法時,每天煉第二套功法時,大法輪在手臂間不停旋轉,正轉九圈,反轉九圈。煉第五套功法時,第一個加持動作,我感覺到能量流從左手經過頭再到右手,再從右手經過頭到左手,有時感覺到能量流從頭再分別同時衝向左手,右手。能量流很強,像通電一樣。

我的身體好了,能跑能跳了,我真的好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團開始公開迫害大法,我每天都在流淚,這麼好的法,為甚麼要這樣對待?

我單位領導害怕給他帶來麻煩,找我談話,意思是讓我放棄修煉。我告訴他,我的身體是因為修大法好的,大法是讓人做好人的,我告訴他可以向上級反映,法輪功是好的,是正法!最後單位領導還是想方設法把我弄去物業公司去做打掃衛生的活兒,我心裏想:一切由師父安排吧。

到了那裏我才知道那裏都是還有兩年就退休的各個分廠下來的職工,我以前是倒班的,平時根本見不到這些人,現在有緣在一起工作,真是師父的精心安排!

我是我廠第一個因煉法輪功遭迫害的,那次被關在看守所十七天。這樣我在全廠就出了名了,好多不認識我的人一聽到我的名字都知道是我煉法輪功的,因各個班組在班前、班後會上都要念我因煉法輪功被抓的那份所謂的「文件」,但他們並不認識我,都很好奇,向我的同事打聽,哪個是我,同事跟我說:「你現在是名人了!」

既然出名了,我也就不用掩蓋了,誰跟我在一起,我就告訴他們法輪功使我身體健康,要不清掃這活根本幹不了。

我因修大法,變的善良,樸實,任勞任怨,讓幹甚麼就幹甚麼,從不挑剔。每天還是那麼快樂,幹完活回到班組裏,和同事相處很融洽。當然也有背後說我壞話的,不過不長時間這些人都調到市裏去了,說是借調。在我退休時,他們又調回來了。我想都是師父的巧妙安排。有時工間休息時我就給他們講故事,講神傳文化,講輪迴故事,他們都很愛聽。有時有人會說:「你坐在桌子上煉功給我們看看唄!」我就給他們演示第五套功法。他們看了說:「很美,很祥和。」

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要講真相救人,我就給班組裏每個人都講了三退保平安。有的說,「我退,我對共產黨不感興趣。」有的說:「我退,給我孩子也退了吧。」有個同事是從深圳回來的,我跟她講了真相,告訴她三退的重要,她沒有明確表態。過兩天我又給她講三退保平安,她說:「啊?怎麼還沒有給我退呀!」我真為她們得救而高興。

有個叫坤的同事,一天我問她:「你是團員嗎?」她說是,我說:「你發自內心退出來,保命保平安吧。你不退出,可你入黨團隊時你發誓要為共產黨奮鬥一生,為它獻出生命,可「天滅中共」是天意,到那時你不得為它丟掉性命嗎?」她沒有回答我。我當時不知怎的一下子眼淚就流下來了,她看到後,馬上大聲說:「我退,我退!名字就叫阿坤吧!」

幹活時,我們每人有固定的地面,面積很大。我和波姐的地面挨著。這個波姐對班裏的人誰也不服,就認為她最會幹活,誰也不如她,有時莫名其妙的跟班裏的人罵仗。有一天,有個同事偷偷的跟我說:「波背後說你壞話了。」我只是笑笑,心想,我是修「真善忍」的,哪能跟她一樣?幹完活時,我就把波姐的拖布清洗乾淨,幾乎每次總是這樣,很尊敬她。波姐要退休了,有一天她摟著我的肩膀說:「我要退休了,班裏讓我想念的就是你。你脾氣真好。」我說:「波姐,我是煉法輪功才變好的。」我接著問:「波姐你入過共青團嗎?」她說入過。我說:「你聲明退出來吧,退出共產黨的黨團隊保命!你發誓為它獻出生命,這誓管一輩子的,這可不好。」她高興的說:「好,我退!」

有個叫梅的臨時工,她很愛聽我講故事。一次我給她講神傳文化方面的事情,她很認真看著我,突然說:「蓮姐,我怎麼看你像菩薩啊!」她也同意退隊了

還有個叫桃的,也是臨時工。有一天她腰痛的很厲害,說她是腰椎間盤突出,每次犯病都得臥床兩、三個月。我給了她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讓她念上面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她不識字,沒有上過學,因學校離家太遠了,又是女孩,父母不叫她去上學。我就教她念,她學的很認真。那天是星期五。等到週一,她迫不及待的告訴我:「我好了!」她說回家時忘了怎麼念了,就讓她丈夫教她。她說:「我記住了,我天天念。」

一到邪黨敏感日,廠公安處的人就打電話找我。一天班長又接到廠公安人員的電話,她就告訴對方:「蓮花這個人很好,煉法輪功是人家的信仰。」事後班長從來沒有跟我說過。是其他同事告訴我的。

我要退休了,主任請我們吃飯。我們班每次有同事退休時,主任都會請大家吃飯。在飯桌上主任就會說:「每個人都得喝酒,蓮花除外。」他知道我煉法輪功不喝酒,也就從來不難為我。飯後,主任到我身邊坐下,跟我聊天,告訴我他去過香港,香港大法弟子告訴他「三退」保平安的事,他問我:「你說我退不退?」我說:「必須得退!這真的是為保平安,為你及你全家負責!我給你起個別名,就叫某某退了吧?」他說:「好!」

剛得法後的一天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拿著封頁後面帶有蓮花的《轉法輪》,走到一個學校,很興奮的敲一個教室的門,說:「師父,請給我開開門。」門開了,我興奮的走到我的座位坐下。這時師父從講台走下來,慈祥的看著我說:「你怎麼才來呀?」我怯生生的站起來,低著頭說:「老師,我原來有病,得了肺結核。現在修大法好了!」師父瞅瞅我笑了!

千萬年的等待,等到了今天。有慈悲偉大的師父救度我們,看護我們,讓我們在末世中返本歸真修上去,我們太幸運了!我這一路走來,時好時壞,慈悲的師父從沒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只有精進,再精進,多救人!

弟子在這裏給師尊叩首!師父您辛苦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