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 在被迫害中堅修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在修煉法輪大法前,我雖然入了惡黨,但我是一個有神論者,一心想皈依佛教,家裏請了觀音菩薩像,燒燒香、磕磕頭,念念經,祈求大慈大悲的菩薩保祐。看經書看不懂,看那些佛教故事,會悲傷自己生不逢時,做夢都希望自己能碰到神佛度人。記的有一次,廟裏舉行盛大的儀式,很隆重,我在現場突然悲傷難控,心裏難受空虛,想這種儀式有甚麼用,這些是形式,實質到底是甚麼,很茫然。

一、修大法我絕處逢生

我從小愁眉苦臉、惶恐不安,總是擔心這,擔心那,怕這怕那的。生活在大城市,父母都工作,家庭的生活條件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並不苦,但是心苦,苦到甚麼成度只有自己知道。

從小體弱多病、弱不禁風,從頭到腳說不出的不舒服,自己期望能活過三十歲就好。三十歲是活過來了,順理成章的結婚。沒想到生子遇到了困難,習慣性流產,到第三胎,一查出有孕就住進單位保健站保胎,躺在床上,一切由人伺候,就這樣還是不行,懷孕八十三天,出現流產症狀,幾乎像例假來時那樣的出血,幾天以後才好轉,那時我根本顧不上甚麼優生優育,多少人說這樣出血孩子不會健康甚至肢體不會健全,勸我放棄,我還是堅持保住孩子。

懷孕時,我的血指標,甚麼血色素、紅細胞的,反正都不達標,心臟雜音,小腿肌肉萎縮,吃藥打針,打針的部位都是針眼,打進去藥水吸收不了,結了硬塊,有時真擔心一針打到哪根神經,腿就不會走路了。那些硬塊經過幾年才慢慢的變軟。吃了那麼多的藥,打了那麼多的針,應該可以了吧,沒想到懷孕七個月時,又出現流產現象,我簡直崩潰了,孩子提早兩個多月來到這個世界,弱小的孩子不會吃東西,醫院發了病危通知單,暖箱裏呆了一個月。最後好在孩子活下來了,而且沒有甚麼缺陷。

隨著歲月的流逝,我的身體越來越差,那些不好的徵兆越來越多,本來喜歡看醫學書的我,對照對照,就知道自己不妙,單位普查,查出子宮肌瘤,整個婦科系統都有大大小小的問題;直腸有毛病,腋下淋巴腫大,大便出血。那時我不敢去看病,硬扛著,抱著混一天是一天的想法。乳腺、直腸、子宮頸,都可能病變,癌症病魔離我不遠。我病歪歪的,下班回到家得先躺一會,頭、腳像灌了鉛似的,整天昏昏沉沉,我在苦苦的支撐著。

一九九五年的秋天,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的生命有了轉機。

第一天看師父的講法,結束後從教室裏出來,我的肚子痛的不得不蹲下,不過一下就好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為我淨化身體呢,謝謝師父!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我睡覺的難題解決了,我不苛求寢具的安逸,不講究睡覺的方向,睡眠質量前所未有的好,人精神起來了,神清氣爽。原來大熱天捂的嚴嚴實實,不能吹電風扇的我不怕風了。本來家裏一開空調我就團團轉的躲,現在也不怕了。連日光燈變壓器的聲音都認為是噪音,聽了頭痛的我,再嘈雜我都能安睡了。「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看此書自修的一樣可以達到應有的狀態。」[1]師父講的這種情況,在我身上真實的展現出來了,修煉二十幾年來,一直保持著這個狀態。

得法前,我也聽到民間說甚麼:吃虧是福,不是冤家不聚頭,人是來還債的,六道輪迴等等,但這些說法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我的迷惑,我雖然相信,但不知其真正的涵義。聽了師父開示的法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都有了答案。

師父開示的天機,圓容博大,深邃玄奧。我無數次的哭過,我哪來這麼大的福份,又何能何德,能修煉宇宙大法,能得到師父的親傳。我珍惜,我欣喜,我慶幸,我也能夠修煉返回去,這神聖的機緣真真實實的降臨在我身上。我的心有了著落,生命有了意義。

我這個苦撐著已近絕路的人,沐浴在師父的佛法中,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師恩浩蕩,佛法無邊。弟子叩拜師父!

大法太好了,洪揚大法成了我自覺的行動。親朋好友、同學同事,我要把這天大的好事告訴他們,以至於我的姪女問我的兒子(那時他們十歲多一點):姑姑怎麼不會說別的話了?是呀,因為我只想說大法好。我請了很多大法書,讓有緣人看,我希望人人都像我一樣,能夠得到大法師父的救度,能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的母親、婆母,都曾經修煉過法輪大法,後來因為中共迫害而沒能堅持。

那時候,我每天天不亮就去煉功,然後上班,下班回來,燒飯做家務,晚上去參加集體學法,忙的不亦樂乎,生活非常充實。我還帶著孩子積極參加各種洪法活動,休息日在超市前或小區綠地煉功洪揚大法,還到市郊的縣城去洪揚大法,樂此不疲。從九五年得法到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之前,幸福伴隨著我。

二、迫害中堅定修煉大法

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摔摔打打、跌跌撞撞,在師父的看護下,我跟著正法洪勢一路走了過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我到市政府去反映情況,當晚就被帶到派出所非法審問到半夜。

二零零零年新年,十幾位同修在我家新買的空房裏交流切磋,有人被跟蹤,招致多人被綁架到派出所,我與另一位同修被非法拘留。單位將我開除黨籍,我寫了一封公開信告訴大家:修煉法輪大法對社會、對國家、對家庭、對人有百利而無一害,在單位發了五十份。為此,我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黑牢裏,由於自己法理上認識不清,想師父要我們遵守各自國家的法律法規,我到監獄裏了,是不是沒有符合師父的要求?是不是違法了?就這個不正的念頭,讓邪惡鑽了空子,我寫了「認罪書」。

我是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的,他們認為我認罪了,就是轉化了,要寫甚麼三書、五書的,我說,只要世界上有神,那大法師父講的就是最對、最高深的。後來才越來越明白,修煉做好人有甚麼罪啊!但是自己法理不清,犯了褻瀆師父褻瀆大法的大罪,給自己留下了污點。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繼續修煉的機會。謝謝師父!

二零零六年,我廣傳《九評》,又被非法判刑七年,這七年,我沒有認罪,吃了不少苦,用高標準嚴格的講我還應該做的更好。在黑牢裏,吃不飽,沒水喝的時候,我背誦師父的詩詞:「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2]。惡警用丈夫、兒子的工作、試圖威逼我轉化時,我背誦師父的法:「人各有命啊!」[1]我知道我說了不算,邪惡說了更不算,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控下。

十年黑牢生活,不知道師父為弟子操了多少心,為弟子承受了多少。但是我知道,沒有師父的看護,沒有師父為弟子做主,一百個我都可能已經消失了。千言萬語訴不盡弟子的感恩,師父辛苦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隔區的國保警察,切斷了我家電源,我開門查看時,國保警察沖到我家綁架了我,我絕不配合,不跟他們走,他們抬著我下樓,我當眾揭露邪惡,大聲告訴圍觀的民眾:法輪大法好!一路上我不停的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無論是到派出所還是看守所,我一刻不停的喊了幾個小時。腳被弄出血,他們拖著我,我的頭髮被一綹一綹的揪下來。

二零一七年秋天,我在一個公園綠地講真相,被便衣誣告。我拒絕上警車,給來抓捕的警察講真相、勸善,給圍觀的民眾講真相。這一次,邪黨惡徒又非法拘留了我。

嚴酷的迫害動搖不了真修弟子堅修大法的心,無論形勢發生甚麼變化,我會一如既往的堅定修煉大法,跟著師父回家。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