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師父(譯文)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

師父好!
親愛的同修們好!

二零一九年五月紐約法會上師父提到明慧後,我感到明慧是一個重要的項目,我應該幫忙。

翻譯和編輯明慧文章對我的修煉有很大的幫助。看這麼多的文章,有助於我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我的忍和我的善。兩種都是我需要培養的美德。


保護

我從很小就感到有人保護我。

三歲左右我跟表兄弟們在一個穀倉的三樓玩捉迷藏。他們離開穀倉去別的地方玩的時候沒有告訴我。我找來找去,沒想到三樓只蓋了一半,我跑著跑著就掉了下去,摔在了一樓的水泥地上。

表兄弟們獨自回家後,我媽見我沒有跟他們在一起,急忙跑出去找我。我躺在水泥地上一動不動。

她把我抱起來原地踱步,我就醒了,毫髮無損,沒有骨折,沒有劃傷。

多年來,我母親一直向所有人講,那天是天使保護了我。所以我從小到大都成長在有人保護我的意識中,偶爾還會試探一下真假。

在我五、六歲的時候,有一天,我想了個主意,跑著橫穿家門口的馬路好幾次,看看會發生甚麼。車子是要停下來?還是繞道避開我?來來回回跑了好幾趟後,被母親看到了,出來阻止。她向我解釋說,我不應該試探自己得到甚麼程度的保護,而是應該感恩。

我的一生中,我多次見證了有人保護我。


修煉法輪大法

三十來歲的時候,我會在小卡片上寫下正面的、給人動力的念頭;有空時, 如等公交車去上班或坐公交車時,默讀它們。其中的一個念頭是,我渴求有一個活生生的師父來指引我的道路。

當我遇到大法,看到師父的形像時,我知道了,這就是我等待的師父。

我是二零零一年得法的,那時我生命中的能量很弱:癌症、離婚、賣別墅、買公寓,短短幾個月經歷了這一切。

我曾患過多年的失眠,還有焦慮、關節疼痛等諸多健康問題。患了癌症並經歷了那麼多壓力和疲憊後,精力已經所剩無幾。

從第一次上法輪大法班開始,我就開始每天在家煉功。雖然我不太掌握動作,但我既用心又堅毅。兩週後,失眠已成為舊事。我真的很驚訝,這件事鼓勵我每週堅持去社區中心(參加集體學法煉功)。

大約兩個月以後,我與幾個同修一次從臨城參加大法活動後開車回家,剎那間感到好像一套千斤盔甲被人從我的肩膀拿走,不可思議的感到一身輕。這就是我擺脫焦慮的時刻。

修煉法輪大法六個月後,我姐姐提起了一個我以前慣用的醫治關節疼痛的藥物。這讓我意識到我已經三、四個月沒有購買這種藥了,但是卻哪裏也不痛。

而且,在開始修煉後,我很快就恢復了令人羨慕的精力。


謝謝師父為我安排的生活

我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孩子,家裏很重視幽默和答辯能力。我就是這樣長大的,我父親對我很自豪。隨後,生活中,我身邊的人們也鼓勵我繼續開玩笑。

一開始修煉我就開始修口。同修們也許沒有覺得我有多大進步,但是了解我的人們都發現我變了。

開始修煉後,辦公室的同事們發現我變了。他們習慣於我這裏開個玩笑、那裏接個話,但是我已經不這麼做了。有些人告訴我他們更喜歡我以前那樣。我聽到很高興,因為這意味著我提高了,儘管同修們看不出兩樣。

師父說:「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1]

一般情況我很精進,但有時候我會過不去關。比如背誦新《論語》,儘管我很快的背會了舊版的《論語》。有時我想,是不是因為在發表的第一階段時我過多的抱怨新《論語》譯文被修改了很多次?我好幾次開始背《論語》。每當我差不多背下來第一段時,我就放棄幾天,然後就退步很多。我很慚愧。這就像一個黏黏的物質覆蓋著我不讓我背誦。這只是一個例子,我做的不好的還不只這一點。

我會不停的淨化自己,打開我的思想和心靈,讓我的意念更強大,兌現我的使命。

這是我在所在層次的一點理解,若有不當之處,請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