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幫我渡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我是二零一四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的。當時身體不好,大病沒有,小病不斷,甚麼心律不齊,胃不好,尿道炎,肩周炎,闌尾炎,乳腺增生等。一上火就犯尿道炎、闌尾炎,不是打針,就是吃藥,每個月都犯一兩次,最後我丈夫都學會給我打針了。我那時天天不是這疼,就是那難受的,反正沒幾天好日子過。後來乳腺增生,又轉變成乳腺癌。

得乳腺癌之後,姐姐知道了,來我家勸我學法輪大法,到我家後一看我丈夫急的夠嗆,上瀋陽做第二次確診,回來後就安排做手術。姐姐一看也沒敢說不讓做手術,就告訴我手術之前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照姐姐說的上手術台之前我就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手術很成功。醫生來告訴我,疼的挺不住就找他們,可我一點沒疼,第二天就下地自己洗漱了。別人覺的挺吃驚,問我能行嗎?我說沒事,我丈夫也說這大法太神奇了,心裏默念就有效果了,要按正常剛手術完能不疼嗎?真是太神了。

手術後不到一百天,我就去跟我姐學五套功法了,當時胳膊還不能抬太高,姐說能抬多高算多高,慢慢來。通過學法煉功後,我這些病在不知不覺中全都好了。

記得學法不長時間,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以前有過病的症狀又都從新來一遍,一個一個往下消。在過尿道炎這一關的時候,三天才好。當時丈夫都急了,看我疼的難受的樣子說:別挺了,不行就打針吧。我說沒事,這是消業,會好的。到第三天好了,以後再沒犯。這使他也相信大法真的太超常了,太神奇了,不是一般功法所能比的。

三年前,丈夫因病去世了。當時兒媳又有孕在身,我只好和他們一起住,幫他們幹家務,看孩子;後來兒媳生完孩子,我就更沒時間,又看老大,還得伺候月子,照顧老二,還有家務活一堆,一天忙的沒時間看書,心性也守不住,兒媳說不好聽的或給我臉色看,我就受不了,一開始還忍,時間長了最後強忍都忍不了了,有時忍不住時也跟她吵,吵過之後冷靜下來自己也向內找,我怎麼這個樣子,這哪像煉功人啊?為甚麼兒媳婦臉色不好看說話不入耳,你就不愛聽,心裏就難受?這不是怨恨心、爭鬥心、委屈心、面子心,還有妒嫉心?我就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提高心性的邪惡因素,清除一切阻礙我做三件事的邪惡因素,清除爭鬥心、怨恨心、委屈心、面子心、妒嫉心、憤憤不平的心。再遇到過不去的關,就背師父的法。

每當學《精進要旨》〈真修〉這段法時,我都覺的師父是在說我:「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

寫到這時心裏很難受,覺的對不起師父。師父時時刻刻都慈悲的保護我們,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又把宇宙大法捧給了弟子,指給弟子一條通天的大道,我要珍惜這萬古機緣,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加快腳步跟上正法進程。

個人體會,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