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我和家人於危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一日】我今年七十歲,一九九九年二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因當時身體多病,如左腦栓塞、高血壓、心臟病、腎小球腎炎、靜脈炎等多種疾病,通過學法煉功,很快都好了,我的心情非常激動。

師父說:「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1]師父不僅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兒子和老伴。

患肝癌中晚期,師父再次救了我!

二零零二年,肝部特別難受,家裏人帶我去醫院,找了個認識的醫生做了彩超檢查,醫生說是肝硬化二期,讓住院治療。當時家裏經濟很艱難,高利息借了七萬元錢,給小兒子買了輛出租車,根本沒錢住院。

我和家裏人說:「我不害怕,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我就把我的命交給師父安排吧,我不住院,回家學法煉功!」

回家以後,我也沒把自己當病人,也沒把它當成病,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一年後,我覺得甚麼活都能幹了,就到醫院檢查,又做了一個彩超。那個大夫問我:「老太太,你吃了甚麼靈丹妙藥了?你這瘤子怎麼沒了呢?」因當初有照片作證,他說:「你這病是肝癌中晚期,當時沒告訴你實情,就說是肝硬化。」當時我不信,又讓老伴兒去問大夫,老伴兒回來說大夫說的是實話。

就這樣,我的中晚期肝癌,在我沒吃一片藥,只是通過學法煉功,就完全好了。我非常感恩師父,知道是師父又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師父救了我小兒子的命

二零一零年九月,我三十六歲的小兒子在北京佑安醫院檢查出得了肝癌,當時真是無法表達我的心情,心想:咋這麼倒霉,孩子得了這病呢?

孩子回來後,我就對他說:「兒子,別怕!咱就信師父,信大法!你和我學煉法輪功,咱就有師父管,沒事的!」兒子知道我修煉大法後的獲益,就把北京醫院開的藥都扔了,開始和我學法煉功。

一直學煉了八個月後,兒子開始消業,拉肚子,身體也消瘦。這時,兒媳婦和老丈人就害怕,不讓兒子學了,非要去北京住院,住院了,大夫就下了病危通知書。

當時女兒給我來電話告訴我時,我說:「別怕,有師父在,沒有事!」然後,我就和老伴兒給師父法像上香,磕頭,求師父救救我兒子!

神奇的是,兒子在醫院住了一個月就回來了,現在已經八個年頭過去了,甚麼病也沒有了。是師父救了我兒子的命,謝謝恩師。

半昏迷十七天,師父喚醒了我

我和兒子從北京回來後,我的人心上來了,上火了,一下子就倒下了,躺了十七天。在這十七天裏,我就迷糊了,好像甚麼都不知道了一樣,不能學法,不能煉功了,連站起來都很費勁兒,處於半昏迷狀態。

然而,第十七天,突然,我一下清醒了,想起了師父。我就說:師父快救救我!求助師父快救救我!第十八天我就徹底清醒了。

這期間,我外甥女來了,說:「我姨都這樣了,咋不去醫院啊?」我說:「我沒病!」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這一關我又闖過去了。

師父救我出沼池

二零一四年秋季,天剛冷,晚上在學法小組學法結束後,我就出去掛(往高樹上撇)大法真相條幅,沒注意,就掉進一個舊廁所的大坑裏了,掉下去,感覺沒有底,就在大糞上面飄著。

我馬上就喊:「師父快救我!」喊了幾聲,也上不來,後來,我就喊師父的名字,因為我記得師父在講法中說過:「煉功中發現有甚麼可怕的你可以喊我的名字,不過你不喊它也傷不著你。喊名字本身也是對大法和師父信與不信的問題。」[2]喊完以後,我就覺得腳下有個東西,一踩就沒了,又一踩,我就上來了。

後來我問鄰居那是甚麼地方,鄰居說,那是一個廢舊了的廁所大坑,那是兩、三米的沼池啊,車掉裏都出不來。

現在想起來,我還有點後怕,要不是師父救我上來了,那就淹死了都沒有人知道,找屍體都找不到啊。謝謝師父再次救了弟子!師父辛苦了!

師父使我的眼睛重見光明

二零一六年十月份,我左眼睛突然眼前一片蜘蛛網似的,不一會兒,就甚麼都看不見了。本來我的右眼睛就患有先天性白內障,只能看見光亮,後來學法煉功後,能分出顏色了。如今左眼又看不見了,這可咋辦啊?

開始忘了求師父,幾天後,反應過來:「不對呀,我得求師父救我呀!只有師父才能救我呀,我有無所不能的偉大的師父啊!」

我的情況也沒告訴孩子,我就自己摸索著做飯(因老伴兒去北京,沒在家)。我一直求師父救我。

我看不了《轉法輪》了,我就聽師父講法錄音,三件事也沒耽誤,讓同修領著我出去救人,她講真相,我就發正念,遇到有緣人,我就自己講。

後來,眼睛看不見,太難,我就去了北京的女兒家。女兒帶我去北京同仁醫院檢查,教授說:「你左眼視力沒有,甚麼也看不到,只看見一層厚厚的東西,右眼視力是0.05。左眼必須手術,但是得排號兩、三個月,才能做手術。」我當時說:「不等排到號手術,我的眼睛就甚麼都能看到了!」

女兒讓我留在北京等排號手術,我說:「我不等,我要回去學法煉功,師父能管我!不等排到號,我的眼睛就能好!」就是這堅定的信師信法這一念,我就回家了,又投入到講真相救人的隊伍中。

如今,我的眼睛也沒手術,能看書學法了,我每天上午學法,下午風雨不誤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在師父的保護下,我終於闖過來了。

我煉功,我老伴兒也受益

現在我老伴兒也非常支持我修煉,有時還給世人講大法真相,晚上給我讀師父的各地講法,還幫助同修做一些對修煉方面有益的事情。他也在大法中獲益了。

去年過大年前,他騎自行車,被後面的摩托車給撞了,自行車都撞壞了,但是他甚麼事也沒有,就破一點皮。那騎摩托車的小伙子嚇壞了,問:「老爺子,怎麼樣?」我老伴兒說:「沒事兒,你走吧,」回來和我說這事,我說這是師父保護你了啊!

還有一次,他的手指被電刨子把筋割斷了。他一個小時念一千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就好了。

他現在非常相信大法,他今年七十一歲,甚麼病都沒有。

所有這一切,歸根到底一句話,「一人煉功全家受益」[3]。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