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父兩次延續我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六歲,是一名修煉法輪功時間不長的新學員。得法前我患有哮喘病,經常咳嗽,二零一七年三月,我咳嗽的日夜不能入睡,孩子們很孝順,把我送進了市醫院住院治療。

住院一星期之後,咳嗽未停,不見好轉。這時醫院對我從新進行了全面拍片檢查,發現肝上有一塊惡性腫瘤。醫生沒有跟我講,只是將病情告訴了孩子們,並叮囑孩子們:回家後老人想吃甚麼就給甚麼,弄點好的給老人吃。孩子們也都瞞著我,不讓我知道實情。當我咳嗽好一點時就出院了。

我老伴今年七十二歲,她是修大法的。三個已出嫁的女兒,也都修煉法輪功,她們對我說:您老就跟媽媽一起煉功吧!

我答應了她們。從此以後,每天凌晨三點半我就起床跟老伴學煉功;白天用毛筆抄寫《轉法輪》,晚上再加班加點抄法。這樣,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才抄完,又經過幾天的核對修改,正式完成手抄《轉法輪》。

二零一七年十月,我又出現哮喘咳嗽症狀,大女婿不放心,再次把我送進了市醫院。在病床上,我掛著氧氣瓶子,貼著膠布,那樣子挺嚇人的。大女婿用手機拍下了我的照片,傳給了所有的子女。孩子們一下子都回來了,沉浸在一種緊張氣氛中。

醫生再次對我進行了檢查拍片,檢查結果使大夫大吃一驚,問我:你吃過甚麼偏方?我說沒有。大夫說,那你肝上的腫瘤怎麼沒有了呢?並用疑問的眼光看著我。這我才知道上次我被檢查出了肝癌,孩子們都瞞著我。大家都趕回來是準備給我辦喪事的。

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給我淨化了身體,將惡性腫瘤清理掉了,延長壽命了!在這裏,我向師父叩頭,謝恩!

按理說師父給我延長了生命,我今後應該好好修煉,報答師父。可是病好了之後,人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的觀念和那些不好的習慣很難改掉。每天在參加集體學法之後,我回家就看電視,修煉不精進。

二零一九年黃曆正月初一,我和兒子、孫子一同到老家掃墓,看到祖輩墓前的一塊空地,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動了一念,百年之後我就安葬在這裏。一念之差就帶來了不好的後果,險些為此傷了命。

二月二十八日晚,我感覺身體不太舒服,凌晨三點半沒起來煉功。早上七點左右,老伴見我呼吸聲不對,又發現我小便失禁。她沒有慌張,立即求師父救我。老伴大聲呼叫我的名字,喊了一陣子我才緩過氣來。大女婿得信後叫來了救護車把我送進了市醫院。在醫院裏我一直昏睡不醒,醫生把我送進了重症室進行日夜觀察。

在重症室我昏睡了一天一夜,矇眬中有這麼一個印象:孩子們怎麼把我送到杭州西湖這個地方,是晚上坐飛機來的。正在疑惑之時,突然感覺自己思維清晰,念力集中,是師父讓我的主元神重新回到我的身上,我清醒過來了。

醒來時已是第二天早上八點左右,當時我感覺到自己精力充沛。我已是幾天沒進食的人了,按理說根本沒有力氣說話,可是我卻用非常大的聲音對我身旁的大夫說:「我沒有病!你們為甚麼讓我住在這裏?我要出去!一刻都不想在這兒呆了!」我在重病室大吵大鬧,把大夫吵得沒有辦法。我大女婿找來了主治大夫王醫師。他看到我精神確實非常好,在我的強烈要求下,就同意讓我轉出重症室,到普通病房觀察治療。

從重症室出來後,醫生又給我做了全面檢查,發現一切正常。更神奇的是,原來我曾經有的「高血壓症狀」也沒有了。中午時分,我大女婿想請主治王醫師吃個中飯以表感謝之意,在跟原來那個科室打電話時卻無人接聽,那個科室居然是個「空」的。相鄰的一個科室也有個王大夫,我們以為他就是主治王醫師,打電話找他時,他卻說:我上午沒參加重病室會診呀?大女婿感到驚奇:這個王醫師怎麼沒有了呢?

這次從清醒到回家,我在醫院裏只住了三天。感謝師父慈悲,又一次延續我的生命!在這裏,我們全家再次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感恩法輪大法!我要告訴所有世人,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