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修煉法輪大法前後的身心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一名五十五歲的女教師。下面我把我從修煉法輪大法前生活上的暗無天日到修煉後的枯木逢春,這一身心上的變化寫出來,與大家分享,希望那些和我以前一樣迷途的羔羊迷途知返,珍惜這萬古機緣。

從二零零六年得法到現在,《轉法輪》這本寶書我已經看了好幾百遍了,我再也離不開這部使我和所有大法弟子及一些明真相的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的宇宙大法了!我現在一直在背《轉法輪》,每天學法時就是背法,已經背了十幾遍了;有時睡覺剛醒來時,腦子就出來一段法。

一、暗無天日

我前夫原是一個鄉鎮中學的校長,受當今社會大染缸的污染,在二零零二年,他出軌了,以各種工作為藉口和兩名二十六、七歲的年輕女教師搞婚外戀(因許多人都能看出來他和兩名年輕女教師的關係),經過了無數次吵鬧和大動干戈,每次都是兩敗俱傷,身心備受摧殘,一直發展到冷戰很長時間後,我搬出來租個房子,讓父母來和我共同生活兩年後,兩次起訴他後才離了婚。雖然在別人眼裏我是個堅強、樂觀的人,大多時間表面上表現的還是樂呵呵的。有個老師曾和我說:「你的承受能力真強!」但我內心卻悲苦的很,覺的活的毫無意義,有生不如死的悲哀感覺。

我的身體健康狀況更是每況愈下:長期失眠,造成了嚴重的神經衰弱,每晚吃兩片安定,也只能睡兩三個小時的覺。第二天上班腦子總是昏昏沉沉,哈欠連天。各種疾病纏身,使一米六二的我體重下降到九十幾斤,眼窩兒深陷,本來圓圓的臉龐兩腮就像刀削一樣癟了下去,臉色像是生了鐵鏽一樣的發黃,暗淡而無光澤。坐月子落下的老寒腿,膝關節疼痛,每逢陰天下雨時比天氣預報還靈──提前就疼痛加劇。夏天想穿裙子,裏邊還得套條薄秋褲;每年快入冬時比別人早一個月穿棉褲,五月才敢脫掉;嚴重畏寒,夏天晚飯後出去坐街,別的婦女穿脫袖背心不冷,我穿七分襖身上還冷得直起雞皮疙瘩(中醫說是陽虛)。還有長期上火牙疼,牙齦起膿包;長期胃痛、胃脹,腸胃鳴叫,直至連喝稀粥也脹得難以忍受,更別說吃雪糕等各種生冷食物了。

儘管開了一大堆藥吃後也無濟於事;經常隨時隨地休克:週末學校操場看雜技時、辦公室給老師們做示範課前、辦身份證在派出所門口、家裏等等。每次醒來後都是一身冷汗,到醫院檢查說是營養不良、低血糖、低血壓,心臟供血不足。還有頸椎病、痔瘡、頭疼、鼻炎長期伴隨著我,常備藥不少:甚麼人參歸脾丸、補脾益腸丸、復方阿膠等等每天一把一把的吃,江湖上賣的各種藥和所謂的營養品都買過吃過,貴重的藥酒泡過喝過。當時兩個人的醫療卡也不夠我買藥,還得一、二千左右的現金買藥吃。在辦公室裏各種藥盒子擠滿了抽屜,老師們也都知道我是有名的藥罐子。

原來一直皮膚粗糙並過敏,毛孔粗大,臉上常像飛皮兒點心一樣起皮兒。我那時即使是再陽光燦爛的天氣,我也覺的是暗無天日。

二、枯木逢春

二零零六年六月的一天晚上,我有事去教過的一個學生家,看到她家桌子上放著一本厚厚的書,我便奔過去拿了起來。她笑著問我:「老師,你是不是想看《轉法輪》?」我當時礙於情面,回答說:「看看也未嘗不可。」當時好像是由於生活無聊,平時愛看一些有故事情節的小說,與故事中的角色同喜同樂,來打發精神空虛而無聊時光,所以無論到哪裏,都找書看。沒想到這一愛看書的習慣,讓我的生活從以前的暗無天日中看到了光明,枯木逢春。

在剛看《轉法輪》的當天晚上,躺下一會兒就睡著了,睡得那個香啊!長期的神經衰弱、失眠消失了!看完第一遍《轉法輪》以後去還書時,這位同修說:「老師,你看你臉色多好看。」我還以為她瞎吹捧的說呢,回家照鏡子一看,驚喜地發現臉色確實呈粉紅色,有了血色了,和以前那張鐵鏽黃般、暗淡無光的臉比簡直判若兩人。真是太神奇了!我才只看了一遍書啊!就發生了這樣的變化,而且感覺頭腦特別清醒,不像以前那樣昏昏沉沉了。眼睛也有神了。

七月份該放暑假了,我便借了《轉法輪》和《大圓滿法》及師尊的教功錄象光盤,帶著到外地一個親戚家度假。當時坐火車時也拿著《轉法輪》這本寶書看。越看心裏越靜,越看心裏越祥和,越看心裏越舒服!車廂裏的一切都好像離我很遠。偉大的法把我以前那些憤憤不平的心融化了,心裏輕鬆了,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疙疙瘩瘩的發堵了。而且只要是看法輪大法的書,眼睛也是越看越舒服,根本沒有像以前看常人書那種又痛又脹的感覺。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我們生生世世所吃的苦和受的罪都是自己今生或前世種下的因才得到今天這樣的果。從此,我的心胸開闊了,不再計較以前的那些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了。所以對前夫沒有了以前那種痛恨的心理了,見面總是主動打招呼。

剛開始每天能靜心學三、四講《轉法輪》,真有如飢似渴的感覺。大約學了第三、四遍時,有一天胃疼趴在床上看書(因為自己才開始單獨學,還不懂敬師敬法),驚奇的看到有一字被圈了一圈金色在閃閃發光,便馬上起來端坐著看書了。也知道胃疼是師尊在給我消業。從此,胃再也沒疼過,一直到現在,從冰箱裏拿出來東西就敢吃,雪糕也敢吃了,吃柿子覺的帶冰碴的才好吃呢。

在開始照著《大圓滿法》和師尊的教功錄像學五套功法時,剛學煉動功當時就有很明顯的感覺。因為原來的頸椎病帶的胳膊疼,第一次在煉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中「雙龍下海」的動作時,感到左胳膊有甚麼東西猛的往上竄,後來深入學法後才知道這是師尊在給我通脈。

開學回家後,一天晚上穿著背心和媽媽在院裏站著說話,媽媽笑著問:「二老姑娘今天怎麼了?」我不知其意,媽媽解釋說:「穿背心出來也不怕冷了。」我才知道自己不知啥時和正常人一樣了,不怕冷了。我從內心深處笑了,並自豪地對媽媽說:「我煉大法了!」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各種疾病不翼而飛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感到精力特別充沛,再也不像以前沒事就想躺著了,走路一身輕。

得法後第一次單位組織體檢,我校三十多名教師,平時看著身體都很強壯的老師,不是「三高」,就是血壓高等,只有四名老師(兩名二十幾歲的年輕女教師、一位與我同歲的男教師和我這個曾經休克、腿疼、胃疼、頭疼等多種疾病纏身的藥罐子)體檢表上寫著:未見明顯異常,祝你身體健康!

雖然在二零一零年體檢時醫生就說我子宮已經萎縮了,但到二零一二年又奇蹟般的很正常的來了一次例假。

我現在雖然已是五十五歲的人了,可誰見了都說我和同齡人比較很年輕,皮膚細嫩,白裏透紅。甚至去年初中同學聚會時,有個同學說我比念初中時還嫩呢。前年師範同學聚會時,一名男同學指著我對原來在學校念書時長的很漂亮的兩位女同學說:「人家現在長俊了,你們長差了。」其中的一名女同學笑著問:「你吃了甚麼不老藥?」我當時由於怕他們不理解,沒說是修煉法輪大法給我帶來的福音和福份,後來我在網上給他們發過各種真相和《細雨人生》等說明法輪大法神奇的視頻,他們也知道了我的身心蛻變來自於大法。

得法後無論在單位裏還是社會上都力求自己做個好人,符合真、善、忍這一宇宙特性的人。有的學生家長為了讓我照顧他們自己的孩子送錢或物給我時,我都婉言謝絕並讓他們放心:我會認真教好他們的孩子的;一次網上購物店家要求刷單(假購物)返紅包時,我為了講真相救她,刷一個單子後,她給我十元紅包,我給她退了回去,並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們師父要求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不佔別人的便宜。她說:謝謝!我也想修「真、善、忍」。

在前夫的父親去世時,我讓兒子捎回去五百元錢。孩子奶奶當時就哭著說想我了。我還多次給孩子奶奶買衣服和吃的,有時自己親自去送並看望老人,有時讓兒子捎回去。去年第一次去老人家裏看望她時,老人高興的說:「我閨女回來了!」我們娘倆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老人看到了我身心的巨大變化,很高興,也說大法好。村裏見過我的人都說我漂亮了。

從第一次拿起《轉法輪》這本書到現在,再也沒吃過一粒藥。在這裏我要告訴那些不明真相和被中共謊言欺騙的世人:大法不是不讓人吃藥,而是只要信師信法,同化大法並且按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健康就不用吃藥。

以上是自己得法前後的經歷及體會,希望善良的世人看了後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高德大法;也希望你們找來《轉法輪》這本寶書,不帶任何偏見的看上三遍,看看書中到底都講了些甚麼,保證你會慶幸自己有多麼的幸運,多麼幸福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