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苦等結法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小職員。前不久,有幾個同事驚訝的問我:怎麼身材突然那麼好了,氣色也比以前好多了。我說:煉功煉的啊!同事說:法輪功啊?我笑笑說:是啊!她們哪裏知道我內心的喜悅和對李洪志師父那種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感恩呢!

我慶幸,在這正法最後的時刻還是趕上了末班車。

一、義無反顧嫁給煉法輪功的他

十多年前,年剛三十出頭、離婚多年的我,經熟人介紹,與現在的丈夫重新組建了家庭。第一次見面時,丈夫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中共還在迫害大法,如果怕的話就不用談下去。」

我娘家的人聽說後全都極力反對。說實在話,經過中共惡黨歷次運動迫害,中國大陸民眾都給整怕了。「文革」中,我父親就親眼目睹了家門前河上順流而下漂浮的許多屍體,那都是當時被迫害死的中國百姓,一談起那時的情景都不寒而慄。因此面對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迫害,娘家人他們只想和這些人和事離的遠遠的,多掙點錢養家,過好自己的小日子。

為此,我猶豫了一下。這時,一個最要好的朋友跟我說:「修煉法輪功的人講真善忍,比較善良!」原來她身邊也有煉法輪功的人,她接觸過,了解他們。聽完,我心裏感到很踏實,就義無反顧的和丈夫結婚了。

二、十年多的守候

沒想到,結婚剛幾個月,丈夫就被當地「六一零」(中共惡黨專司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警察綁架了,後來被非法判重刑,關入監獄迫害。

結婚剛幾個月就獨守空房。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魔難,還有娘家親人的數落、揶揄以及毫不講理的家公家婆的驅趕、刁難,我真有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感覺。那種痛苦,沒有經歷的人是無法想像的。

在丈夫遭誣判後的一個晚上,我一個人在家無聊,耐不住朋友相邀,我也學會了打麻將,幾乎天天都有賭友三缺一的叫我去,經常玩到晚上十二點才回家洗澡、洗衣服,每天都很晚才睡覺,以此來麻醉自己。

在那十多年痛苦的等待中,我也不斷問自己,這樣的日子何時是盡頭?問丈夫的同修們,他們都耐心開解我,告訴我邪不壓正,正義終將戰勝邪惡。平時遇到甚麼生活中的難處,丈夫親人中的修煉人都盡力幫我解決,時不時的跟我說一些在大法中悟到的道理,用自己的理解回答我的困惑,鼓勵我理智、勇敢的面對邪惡的迫害。每逢過年和中秋佳節,都有法輪功學員來關心、看望我,他們還自發湊錢買禮物探望丈夫的老父母,安慰老人家好好保重身體,一定要等兒子回來。

等啊等,十年多的等待,終於熬到了丈夫獲得自由的日子。接到丈夫,夫妻團聚的那一刻,我真是悲喜交加,百般滋味在心頭。

三、親見大法神跡

丈夫家族中有好幾個修大法的同修。前幾年,有個親人同修出現病業狀態,雖經醫院治療,但時好時壞的,到後來發展到全身浮腫,雙腿滲水近一年,生活難以自理。

有段時間,我和丈夫住在親人同修家,我幫忙買菜、做飯,有時也被動的陪親人同修讀《轉法輪》。當時,有不少同修來一起學法,鼓勵親人同修渡過難關,但效果不太好。

大家向內找原因,找啊找,甚麼原因造成同修長期的病業不去?是甚麼執著心?一天,不知誰勸親人同修把手機上的微信卸載、刪除掉,也不要再上QQ。此前也有同修勸過,但親人同修捨不得。這次被病痛折磨的沒辦法了,才下決心卸載了軟件。卸載後的第二、三天,親人同修拉了很多顏色很深的血塊,全身浮腫的人兩天一下子就基本恢復正常了,兩條滲了很長時間水的大腿也乾了,還準備著去上班。

親眼目睹了親人同修身上展現的大法的神跡,我深深的體會到法輪大法真的好!並在網上聲明退出了讀書時加入過的少先隊。

住在親人同修家期間,接觸了好多煉功人,好些同修都勸我說:「這麼好的大法,為甚麼不和丈夫一起修煉呢?」我說:「我怕讀書!要我天天晚上待在家裏讀書,我待不了,受不了,覺的很苦!」

四、機緣成熟修大法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繼續過著優哉游哉的日子,經常賭友電話一來,就龍精虎猛的出門瀟洒去了,有時還笑話堅持修大法的丈夫,每天捧著大法書讀啊讀的,有甚麼意思。

雖然還沒走入修煉,但我真的知道大法好!有時打麻將精力耗的太大,回家後就會頭痛,睡不著覺。每當這時,我就念念丈夫教我念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說來也真神,一念這九個字就不會痛了,漸漸的也睡著了。而有時念著念著還沒睡下,思想開起了小差,沒有堅持念,頭就又開始痛起來。

有時出去打麻將前,若還有時間的話,我也會拿起《轉法輪》來讀一遍前面的《論語》,還來得及的話,我也會從第一講開始讀一兩頁《轉法輪》的內容後再出門。因為我感覺讀了《論語》後大腦會靜很多,而頭腦冷靜的話,打麻將時就不會出錯牌,這樣贏的機會也會多一些。當然,我並沒有想用讀大法來幫自己多贏點錢的心。不過,現在走入修煉後,想起這事還是感到很慚愧。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後來,我發覺自己一下子胖了很多,肚子越來越大,身材越來越難看了。為了保持身材的好看,我就想辦法減肥,跟著時下流行的方法,想通過吃酵素減肥。效果是有,但會出現反復,而且費用不菲。有人說,吃酵素減肥要結合運動,才不會反覆。

怎麼辦?運動?散步?我不想去。那我就煉法輪功吧,裏面有動作,也是運動。於是,從二零一八年十月底開始,我讓丈夫教我學煉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

就這樣,我終於走入了大法修煉,那種喜悅真是無以言表!

五、大法給我展神跡

我感到李洪志師父特別慈悲於我,時時看護著我。

丈夫剛教我學會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師父就給我下法輪。那法輪就像有人推著一樣轉,像河裏的漩渦一樣的轉。因為過去學法不多,一開始我不知那是法輪在轉,還以為小腹部位法輪旋轉的狀態是腸痙攣的表現,便上網搜索。而網上說腸痙攣是會疼痛的,但我不疼痛。跟丈夫說起,他才告訴我那是法輪在轉動,叫我認真讀《轉法輪》,就甚麼都知道了。於是我開始用心通讀《轉法輪》,真的明白了很多很多。

一天,當我內心發出「以後就跟李洪志師父修真善忍大法了」這一念的時候,眼淚不自覺的嘩嘩的流下來!而且,師父還幫我打開了天目,我看到了許多不同的眼睛,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有山、有水、有自然界的畫面、有人、有白色的龍在飛來飛去……這些以前丈夫說起過,但當時我沒有親身體會,總笑話他。唉,人都是「眼見為實」的,想想真是可悲。如今,自己親身經歷過來,更加體會到師父為救度我們的慈悲付出。

師父還幫我清理、淨化身體。有時出現象感冒一樣發燒、流鼻涕的狀態,我沒把它當作平常人的病,而是以一個真修者按師父講的法理去對待,很快就過去了。

我的膝蓋以前受過傷,有一次打坐時(我還做不到大法要求達到的雙盤腿,只是散盤,就是雙腿交叉坐著),我在天目中看見師父把我的膝蓋骨像拆汽車零件一樣,拉出來大概一米長,然後又放回去,骨頭放回去的時候特別的疼痛,看的清清楚楚,紅色的肉,白色的骨頭……過後膝蓋就不疼了。

走入大法修煉後,一直令我苦惱無比的雙腳灰指甲好了,體弱盜汗的症狀不見了,偏頭痛好了,乳腺增生好了。修煉前,我每個月來例假就像上刑場受刑一樣,兩個乳房發燙、脹痛的難受,痛的整個胸部、手的骨頭、骨髓裏都疼痛難受。自從修煉後,來例假時乳房再也不會腫脹疼痛的難受了。

還有一個令我非常高興的事,就是修煉後我的體重下降了十多斤。原先虛胖的我結實了,腹部變小、身材變好了,臉上的皺紋也少了很多,皮膚光滑了,白裏透紅的,顯得年輕很多很多。我都快五十歲的人了,同事說我看上去才二十七、八歲,女同事都來問我是怎麼保養身體的,保養的這麼好?因為中共對大法的迫害還在繼續,對比較信得過的同事,我直接就說:「我是煉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對不熟悉或認為不可靠的同事,我只好說:「這是秘密!」

真如師父說的:「性命雙修的功法,從外觀上給人感覺很年輕,看上去這個人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大。那一天有人問我:老師,你看我有多大歲數了?其實呢,她快七十歲了,表面上看才四十多歲。沒有皺紋,臉上光光的,白白的,白裏透紅,這哪像快七十歲的人哪。我們煉法輪大法的人會出現這個情況。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1]

而且,以前我幾乎天天出去跟人家打麻將小賭到晚上十二點,丈夫為此說過我很多,可無濟於事。修煉法輪功後,我不再浪費時間去打麻將,戒掉了賭博的惡習。短短幾個月,師父給了我太多太多神奇的感受,真是一言難盡,我越修越親身體會到大法的好!江澤民這個蠢東西怎麼要對這麼好的大法發動迫害呢?

六、我的期盼

希望還不明白大法真相的世人以及還沒有得法的有緣人,看到我親身經歷的故事後,能思考一下:

為甚麼在中共對法輪功及其修煉人持續二十年殘酷迫害的情況下,還不斷有那麼多有緣人走入大法修煉中來?

為甚麼在中共顛倒黑白謠言抹黑宣傳二十年的情況下,法輪大法還能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為甚麼《轉法輪》等大法書能被翻譯成近四十種語言?

為甚麼法輪功能獲得超過三千多項世界各國和有關組織頒發的褒獎?

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一定會得福報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